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通灵小娇妻:收复神秘老公 > 第459章 番外之墨小宝27

第459章 番外之墨小宝2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封墨第三周目的课程投生于地球二十一世纪一个二线城市的小康之家。

    母亲是美术老师,父亲是某公司高管,他还有个哥哥,一家四口日子和和美美。

    封墨以为这一周目他终于可以安安乐乐地过日子,享受父母哥哥的宠爱了,毕竟这是二十一世纪,是文明时代。

    那年,他七岁,上一年级。

    一年级的课程对他而言简直是侮辱他几百年的人生,实在无聊,他便偷偷逃学溜回了家。

    谁料,却意外撞见他的母亲和男人在房间干某些不和谐的事,那个男人并不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此时应该在外地出差。

    封墨望着房间里的男女,勾出一个清冷的笑意,带了几分讽刺。

    原来这个家也只是表面上的和谐罢了。

    母亲发现了他的存在,惊慌地从房间里穿了衣服出来,因为事情败露,他的母亲看他的脸色既尴尬又恐慌。

    她这个儿子从小就特别聪明,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都明白,要是他把这事告诉说出去,可就不好了。

    明明,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肚子疼,封墨随口说。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慢慢从房间走出来,看封墨的眼神带了几分狠意,母亲赶紧推搡着那个男人出了门。

    送走那个男人后,母亲给他倒了水,然后解释道,刚刚那个是孙叔叔,孙叔叔和妈妈有事商量,就到我们家来了……

    我不会告诉父亲的,封墨很干脆地说道,她说半天,绕这么多弯,不就是想让他保守秘密吗?

    尽管封墨已经保证会保密,但母亲并不相信,每天都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脸色,防备着他,他和父亲说话打电话时都会偷听。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母亲出轨的事终于曝光了,他的父亲开车撞死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被车压成了肉饼,死状凄惨,他的父亲因此被判了死刑。

    他的母亲没有检讨自己的行为,而是以为他没有替她保守秘密,把事情告诉了父亲,所以父亲才会知道她出轨的事,才会撞死了那个男人。

    他解释说,他真的没有告诉父亲,是父亲自己发现的。

    可母亲不相信,打了他一巴掌说你不要解释,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一向温柔美丽的母亲像变了个人,对他非打即骂,他的身上青青紫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封墨第一次知道了虐童是什么样子,气急的时候,那个疯子一样的母亲甚至拿起水果刀划他。

    母亲甚至将他关到房间不让他出门不让他吃饭,也不让哥哥来看他。

    封墨望着自己被刀划出口子的胳膊大腿,除了讽刺还是讽刺,现在这个母亲简直就是个疯子变态神经病!

    他其实可以逃的,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到哪里去。

    除了时光星球,他哪里都不想去。

    那个男人是母亲的初恋,是她深爱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家境不好,外婆反对,所以她才会嫁给家境优越的父亲。

    母亲说,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生,你毁了我的爱情,我的婚姻。

    母亲说,如果不是你,他就不会死,你的父亲也不会死。

    他的母亲变得不可理喻,变得丧心病狂,像个疯子一样一天到晚都在门外骂他,说他没良心,说他小小年纪心思如何歹毒,说他不是人,是个畜生。

    封墨忍无可忍,开口反驳,你要是喜欢那个男人,那你为什么不和父亲离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偷情出轨算什么?你一边贪图父亲的钱,不想放弃现在优越的生活环境,不想放弃婚姻,一边又想抓着你所谓的爱情不放,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我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你不要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说爱情,不要玷污爱情这个词,你不配!

    母亲被他一说,气得在外面砸东西,畜生!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个小畜生!

    那天傍晚,封墨在房间闻到了煤气的味道……

    封墨死于煤气中毒,结束了他第三周目的课程,人性的丑陋不堪在这一周目展现得淋漓尽致,封墨再一次长见识了。

    原来人性里的丑陋和时代、地域毫无关系。

    第四周目,封墨投生于一个普通的人家,父母是工厂的普通工人,他是家里的独子。

    一岁的时候,父母带他出门旅游,途中他们的大巴车冲出了公路,翻到了山沟沟里。

    幸好山沟不算深,封墨被母亲护在身下,母亲又被父亲护在身下,封墨晕眩了一会儿后清醒过来,没受半点伤。

    一车人死的死伤得伤,被困在车里出不来。

    他的父亲受了重伤,母亲胳膊也断了,看到父亲浑身的血,母亲不停地哭,哭得封墨心都烦了!

    这个时候想办法自救才是主要的,哭有什么用。

    “妈,你别哭了!先看看手机还在不在?试着报警!”封墨出声打断了母亲的哭声。

    母亲愣了半天,才发觉是她的一岁的儿子在说话,一时间有些懵。

    “别傻看了,自救要紧!”

    于是,在封墨的指挥下,她的母亲摸到了电话报了警,然后抱着他慢慢从车底下爬了出来。

    封墨仔细观察着车的状况,让母亲帮着把那些受轻伤的人救出来,然后进行急救。

    事情过后,封墨出名了。

    一个一岁的孩子居然吐字清晰,还知道那么多急救知识,和成人的思维无二,简直是一桩奇闻,多少媒体都争相来采访。

    人都有虚荣心,父母逢人就把自家儿子夸得听上有地下无的,面对媒体也几乎是来者不拒,封墨却不堪其扰。

    自从父母得救后,他就装成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一见人就哭,咿咿呀呀说着大人听不懂的外星语,装小孩儿装得很认真。

    封墨这么做,无疑是让父母自己打脸,在人前丢了面子。

    世人总是喜欢说三道四,明嘲暗讽说他父母为了博眼球居然胡说八道,愣把他家的傻儿子说成天才,说他们不要脸。

    父母在外面被人挤兑后心情不好,回到家就拿封墨撒气,戳着他的小脑袋问他怎么突然间就不聪明了,是不是存心和他们作对,故意让他们丢脸等等。

    之后几年,封墨都寡言少语,不喜欢动,就爱睡懒觉。

    上学后,课堂几乎是睡过来的,考试完全看心情,心情不错就随便做做,心情不爽直接交白卷,为此他的父母不知被老师请了多少回。

    每次父母从学校回来都要打他一顿,恨铁不成钢,让他读书长点心,不要再丢他们的脸了。

    封墨无奈,为了耳根清净,耐着性子做那些对他来说幼稚无比的试卷,每次都故意做错几道题,考个中上的分数。

    一开始,父母看到他的进步还是挺开心的,也给了他一段时间的好脸色,可时间久了,他们对他有了更高的要求。

    他考八十分,他们就让他下次考九十分,他考了九十分,他们就让他下次考一百分。

    当他考了一百分的时候,父母就抬出去到处炫耀,封墨对此头痛不已。

    封墨再三跟他这对便宜父母沟通,让他们低调一点,不要那么张扬,但他们从来没听进去过。

    他在父母的眼里,仿佛就是一个面子标签。

    十岁那年,不知时空穿梭机抽什么风,居然让许长风投生到了这个世界,还是借尸还魂那一种。

    时光星球上的学生难得投生到同一个星球,许长风自然要来看看封墨。

    许长风找到封墨后,去他们家看了看,两人一人一罐可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封墨问许长风,他们的课程不是都要从母体开始吗?怎么他也借尸还魂了?难道他也违规了?

    许长风说他没有违规,是他上周目的课程死得比较冤,投生到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肚子里,被流产了。这样就完成一个周目的课程,未免儿戏,然后时空穿梭机自动给他选了一个躯体,借尸还魂。

    许长风问封墨他现在在的这个家庭如何,封墨说了一下情况,很头疼这样的亲子关系,除了这一点,其他的到目前为止都还好,至少这对父母对他还不错,他能体会到家的感觉。

    之后,封墨又说起了曲以凝给他查到的关于他这对父母以前的事,说到了他小时候不堪其扰如何装孩子装傻。

    两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对话被逛街回来的封墨母亲在门外稀里糊涂听了大半。

    什么还魂,什么投生,什么死得冤,什么下一世,说得异常邪门,母亲心惊胆战,冲进来看着他们两个。

    封墨头疼,他们太大意了,竟然没发现他母亲在偷听。封墨让许长风赶紧走,这里他来处理。

    这天晚上,他的父母将他关起来审问。

    你,你不是我儿子!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你来我们家,到底图什么?

    原来你一岁会说话不是偶然,你这些年一直都在撒谎,都在装傻,你到底为什么要撒谎?

    封墨回答他们,爸,妈,我不是故意要撒谎的,我只是不想被太多人关注,我是你们的儿子,真的是。我不告诉你们,也是为你们好,我没有图什么……

    不要说为我们好,我们不相信!

    之后,不管封墨怎么解释,他的父母都不相信他,一口咬定他来这个家另有目的,逼着他交代自己的来历。

    哪怕封墨说,他要是说了自己的来历后他会死,父母也不依不饶,觉得他拿死当借口。

    封墨抵死不说出自己的来历,父母急了,怕了,尽管他确实是他们看着出生看着长大的,但他们还是怕极了,担心他对他们不利,便天天防着他,监视着他。

    他的父母,不相信他。

    封墨不明白,他的来历对他们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他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一手养大的儿子,他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危害到这个家了吗?

    在这个家,他被这对父母像防贼一样防着,他做的饭菜,他们一口不吃,理由是怕他在饭菜里下毒。偶然间,他听到父母在偷偷地商量,要再生个一个孩子。

    弟弟出生后,封墨在这个家就彻底多余了,仿佛一个外人一样。

    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糟糕透顶!

    这天,他那个刚刚学会走路的便宜弟弟跑急了,摔了一跤,封墨去抱他,谁知木器听到弟弟的哭声后赶来,不分青红皂白急就把弟弟抢走护在怀里,然后指责他,问他想干什么,他要是敢动弟弟一根汗毛,他们要他好看。

    封墨已经没有心思和她们争辩了,没有解释什么,兀自回房间呆着。

    多少次,封墨都想冒着违规的危险自杀,然后回到时光星球,这个家他待不下去了。

    可每一次这个念头一起,封墨都努力地告诉自己,再忍忍,再忍忍,他们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也许时间久了,他们想开了也就好了。

    他努力地做事,努力地对他们好,努力地帮他们支撑这个家,为了让一家子生活过得舒适,他写软件赚钱,把钱都如数交给了父母。

    他想努力一下,再努力一下,从内心来说,他真的不想每次都重复前三周目的结局。

    这么一熬,又熬了两年。

    这天,父亲不在家,母亲架着梯子换灯泡,不留声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半天爬不起来。

    封墨听到母亲的叫声赶紧出来,想去给她检查一下,然后扶她。

    可是,他刚伸手,母亲就像疯了一样不停地怪叫着,死活不让他碰。

    封墨伸出去的手僵了,看着母亲对他避如蛇蝎,犹见鬼魅的神情,他凄然地笑了笑,笑得惨淡。

    不管他怎么努力,他们始终无法相信他别无所图。

    母亲那惊恐的眼神令封墨的心冷透了。

    封墨直起身,去厨房拿了水果刀,母亲看他这样,竟以为他想杀自己,不停地叫救命,不停地骂他。

    妈,为什么你始终不肯相信我?我来这个家,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你们。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会安心,才不会提心吊胆?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会相信我?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