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科幻小说 > 深宫报道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孩子早恋能怪老师吗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孩子早恋能怪老师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景煜笑地腼腆,话也说的滴水不漏,他深知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未来的将军夫人,所以把所有的功劳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虽然军中之人都对景煜不错,不过他到底年幼就历经大变,寄予人下,所以一直活得小心翼翼,也才会小小年纪就琢磨出那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景澜听他这么积极地拍安歌马屁,也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淡淡开口道:“安姑娘也是实在人,也没比你大几岁,日后你与她有什么就说什么,不需拐弯抹角的。”

    景煜整个身体绷得更直了,对景澜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副认真的样子,仿佛是在承诺什么军机要事。

    安歌的眼睛在二人之间转了一个来回,最后落到景煜身上,道:“方才我已经与将军商量过了,日后军中无事,你便为我做事,帮着我卖邸报,可好?”

    景煜一脸惊喜,点头道:“好。”

    安歌温言道:“嗯,你在天津卫的差事做的很好,我现在有个差不多的活要指派给你,京城有一家卖珠宝器具的,叫凌琅阁,你上门与他们谈合作。你现在可以先回住处想一想,想好怎么做再来与我商量,三日内给我答复便可。”

    “是。”景煜应下来,便先回去想办法了。

    房中又只剩下安歌和景澜二人,安歌转头与他道:“你在军中是不是很凶?”

    景澜不解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见景煜好像很怕你,你一说话,他便整个人都绷直了回你的话……按理说你与他认识的时候,你们俩还都是孩子,又这么多年的交情,应该不是这样的关系才对。”

    景澜很是无奈:“他每次见我都战战兢兢,然而实际上我待他如同亲弟弟一般,真不知道他怕我什么……大概是他当初亲眼目睹了我屠了一船倭寇,所以怕我吧。”

    安歌想象了一下景澜满身鲜血,目露杀意,一个人屠杀一船倭寇,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样子,也是遍体身寒,点头道:“应该是,我若是亲眼目睹你在战场上的威严,我也要害怕你。”

    景澜轻笑,伸手勾了勾安歌的下巴,一脸痞气地道:“你若是见了我战场上的英姿,你只会更爱我。”

    安歌:“……”

    这人真的是好不要脸……

    后面几日,派出去卖邸报的几个人陆续回来了,每个人卖的数目都不同,不过好的是,算下来都没有亏损,最少也是保本小赚。

    邸报,在任何地方都算新颖的东西,他们就算做的不好,也不会差到哪里。

    这部分钱不多,主要是打通了外地的市场,像天津卫这种卖的多的,日后新刊发的邸报就可以送多些过去。

    再清算一下《京报》这半年来的收入,足足可以拿出白银十万两有余,景澜写了个折子递给皇上上报了此事,还把此事归为皇上和皇后的英明决策。皇上龙心大悦。这笔钱也全都用在了犒赏将士们身上。

    虽然明面上说是皇上和皇后的功劳,但实际上朝中不少人都知道《京报》其实是景

    澜的私产,他愿意拿自己的钱来犒赏将士,还这么乖顺的不居功,叫朝中大臣敬佩。一时间想结交景澜的大臣更多了,只是景澜依然我行我素,谁也不亲近。

    军队安定是国家安定的保障,百姓也才能安居乐业。只是百姓不知情,真的以为都是皇帝的功劳。如今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都能听见百姓夸皇帝英明神武,不少人还把皇帝和皇后的画像当做神一样供奉在家。

    好在景澜也不在意这个……

    要是手握兵权的还在意这些名声,那就完蛋了。

    景家世世代代能在天子眼皮子地下活的好,也是因为有这觉悟。

    景煜办事得力,说服凌琅阁的主人掏了五百两银子买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将由柳平乐主笔,她会将凌琅阁源远流长的来源说个通透,再详尽介绍阁中各色珠宝。

    柳平乐写这种文章一般只需要两日。

    到了日子,安歌等了一天也没有见柳平乐拿文章过来,心里觉得古怪,便打算和宁九一同去柳府找柳平乐。

    二人正要出门,八组的人突然来了,拦着安歌就喊道:“安姑娘,大事不好了!柳家出事了!”

    安歌愣了愣神,赶紧把人代入前厅坐下,着急问道:“出什么事了?”

    那人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今早,左司直郎贺枫唐家的一个庶女贺青青自缢于国子监女学门前,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柳大人家就被封了。八组奔走一日,也弄不清缘由,只听说好像贺家女儿的死是被柳姑娘所害……”

    “怎么可能?!”安歌倒吸一口凉气,紧张道,“知道那贺青青为何自缢吗?”

    那人摇头道:“不知,说是三法司把消息给封锁了,我们能查到的仅此而已。”

    “三法司都出动了?”

    宁九见安歌着急,忙劝道:“姑娘,此时恐怕要亲口问柳姑娘才能找到内情。”

    安歌点点头,八组的那人听了宁九的话,又担忧道:“可我们亲自去柳府外头看了,柳府被很多兵卫围得水泄不通,估计姑娘很难进去……”

    “事情没查清楚,就把柳家给围起来了?三法司凭什么做事如此激进……我看,怕是东厂出手了。”安歌越发担忧,起身道,“九姑,我知道有条密道通往柳府,你陪我走一趟,我一定要见到平乐。”

    宁九应了一声,立即与安歌去寻那密道。

    安歌还记得那个农家院子,很快便与宁九找到了入口,扒开猪圈上面的稻草,再移开石块,二人挨个跳了下去。

    从黑洞洞的密道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二人终于走到了尽头,可尽头的路却是被堵住的。

    安歌知道那边便是柳府祠堂,只是不知道此时祠堂里有没有人在。

    她伸手敲了敲,那边却没有人应声。

    宁九打着火折子找了找,担忧道:“姑娘,这门我们从密道里面打不开,可外头若是没人知道我们在密道里的话,我们也出不去啊。”

    “……我再敲敲,若是实在没

    人听见,我再想别的办法。”

    安歌说完,伸手不停地拍打密道的门,宁九也跟着拍,两个人拍的手都麻了,石门才“刷”的一下打开,外头亮光刺进来,随后是柳夫人带着哭腔的声音:“安姑娘,果然是你,快上来……”

    柳夫人伸手将安歌和宁九从密道拉了上去,二人刚站稳,她便跪了下来,哭道:“安姑娘救命!平乐是被陷害的!”

    安歌连忙将她扶起:“伯母别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平乐呢?”

    “是平乐的一个学生出事了,平乐还在自己的院子里,只是那边有重兵把守,府中上下无人能过去……”

    学生……贺青青?对啊,怪不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这不就是那日那个和男学生谈情说爱的那个女学生吗?

    出事的是她?

    “伯母,贺青青究竟为什么自缢?她自缢和平乐有什么关系?”

    柳夫人哭着道:“我听说是贺青青怀了身孕,后悔自责,羞愧难当,所以自缢。本是她自己的问题,可贺大人非说他的女儿都是被平乐给教坏的,一纸文书告到了大殿之上,说平乐作风放荡,才害死了他的女儿,又弹劾我们家老爷,说他身为朝臣不能以身作则,才教出这种女儿……可这件事和平乐有什么关系啊?”

    “伯母,快别哭了,我们慢慢想办法。”安歌从柳夫人身后丫鬟的手中接了帕子,给柳夫人擦了擦眼泪,接着问道,“门口的侍卫都是皇上派来的还是东厂派来的?皇上下旨处罚柳大人和平乐了吗?”

    柳夫人一愣,摇摇头:“我不知道啊,就知道今日一波人冲进来,把我们的罪责说了一通,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

    “若是皇上下了旨意,八组的人不可能什么消息都查不出来,看来是谭与白私下带人来的。”安歌冷笑一声,“这就好办了,没有皇上的旨意,谭与白只敢先控制住你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

    话音刚落,一个丫鬟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跪倒在众人面前,浑身发抖地说道:“不好了,贺夫人带着一帮人冲了柳府,要打死小姐为她的女儿报仇,此时他们在小姐的院子里打得不可开交……”

    “什么?柳府外头有锦衣卫看守着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让人闯进来?”安歌问完这句话,顿时便自己想明白了。

    经过上次的事,谭与白可能不敢直接对付柳家,但他可以煽动贺家来对付柳家!不然贺家人怎么可能突破重兵把守冲进来?

    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就说是贺家因为丧女之痛而做了蠢事,他倒摘得干干净净!

    柳夫人已经吓得双腿一软昏了过去,安歌也气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丫鬟们手忙脚乱地去扶柳夫人,安歌拉了个人问道:“柳大人呢?”

    丫鬟慌忙回道:“宫里来了人,把柳大人叫去问话了。”

    “来不及等他回来了……”安歌咬牙道,“九姑,你从密道出去,通知将军,其他人想保护自家主子的就跟我一起去平乐的院子,先去拖延时间!”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