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0339章 逝去

第0339章 逝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十多年前,李如柏还是跟随父兄驰骋疆场的英雄好汉。李成梁和李如松已经是大明末年难得的边关良将。二十多年后,父兄早已化作黄土,李如柏也日暮西山成了朝廷废将。

    此番临危受命就任辽东总兵官,可李如柏却已经没了当年沙场争雄的雄心壮志。李家的势力更是雨打风吹,不复当年。

    当努尔哈赤派人送来书信,李如柏就知道对方想要他做什么——李成梁养寇自重,方才成为朝廷不可或缺的辽东栋梁。眼下努尔哈赤的意思也是希望李如柏不要太积极。

    困居金州,权柄散失。

    让盖州卫派兵,抗命不来。

    让复州卫遣将,老弱上阵。

    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眼前这些十七八或二十出头的家生子,这已经是李如柏最后的底牌。

    耗尽了这些,李家就不再是李家了。

    可今天李如柏的李家早就不是当年李成梁的李家,他没有过多的选择。

    “儿郎们,随我拼杀。”李如柏已无退路,唯有拔刀一搏。他虽老迈,可眼光还在。对面的反贼之强,比当年他父兄的亲军还厉害——能密集列队,能无畏冲击,能如臂使指,这就是强军!

    在这等强军面前,逃跑是不可能的。

    越逃死的越快。

    想要活命只能去拼。

    钢刀高举,李如柏仿佛回到过去跟随父兄征战的年月。他也曾年轻气盛,斩将夺旗。此刻他虽须发皆白,却爆发余勇,一骑当先,“今日不生则是,绝无其他。”

    军阵构成,青光泛起。

    李家的家丁也使用长矛,矛头斜指前方,密集如林。家生子和主人的利益相通,士气更加坚韧,不会轻易被打垮。李如柏更是一夹马腹,带着身边最后几名年纪大的家将朝周青峰杀去。

    墙式骑阵正在撞击砍杀那些被驱赶上来的明军军户兵卒,这些饭都吃不饱的可怜虫正是乱世蚁民活生生的写照。他们的生与死,苦和泪,悲或喜,根本没人在乎。他们只是一群被驱赶的牛羊,迟早死在某一方的刀下。

    军户兵卒被驱赶在墙式骑阵正前方,惊慌失措的人们不是被军阵撞击倒地,就是嵌入军阵队列的缝隙,被一把又一把的弯刀砍死。

    阵前冒出道道血雾,地面倒下具具残尸。

    骑兵连就好比地狱杀出来的修罗,无情的收割人间的性命。而在砍倒上百名军户兵卒后,前进的地面布满尸骸,墙式冲锋的速度不得不减慢。

    李如柏带人杀了上来,他的军阵修为比周青峰还高,玩出来的技巧更加熟练。两百名长矛家丁先是整齐跑动进行加速,接着腾空飞起,人矛合一不断冲击而下。

    每一个跃飞冲击的长矛家丁就犹如一发人形穿甲弹,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连绵不断发起冲击。领头的一名家将面生横肉,大概是从李成梁时代遗存下来的。他浑身闪耀金光,骑乘的马匹如生飞翼,瞬间杀到周青峰面前,刀刃高举,口中狂呼“反贼,受死!”

    “滚开!”周青峰骑乘巨狼刚刚冲破杂兵的阻碍,光之军刀焰火暴涨,军阵之威加持于刃,挥舞之下似乎能破开空间。冲来的家将刚猛无畏,可被光刃扫过,连人带马一分两半。

    血水炸裂!

    跃飞而来的长矛家丁接踵而至,锐利的矛头突出半米多长,直刺而来。

    “加速,腾空!”

    周青峰心念闪动,‘狗肉’立刻蹬地而起,灵力爆发让这匹傀儡巨狼犹如出膛的炮弹般发起反冲击。

    面对面,硬碰硬!

    跃飞落下的长矛家丁们只看见眼前人影一晃,光芒闪亮的刀刃就在他们眼前山东,锋刃劈开他们的防御,破除他们的甲胄,切割他们的躯体。

    周青峰左一刀劈开敌兵的胸口,右一刀削落敌兵的脑壳。‘狗肉’则在跃起后利用敌兵正掉落的尸首借力,不断左弹右跳,节节拔高。

    唰唰唰的刀光在呼吸间连续闪动,威风八面。

    周青峰在还没察觉时就陷入敌人强力攻击的险境。可他也在瞬间逆势爆发,借助军阵的支持,借助祈愿者的愿力,借助演武棋盘中千百次的训练,他的反应迅捷而强悍。

    “操他娘啊,怎么会这么多?”周青峰爆发后连续劈死六七名跃飞而来的长矛家丁,可后头还有两百多人不断发起冲击。这些家生子根本无畏无惧,以命搏命。‘狗肉’借力跳跃已经到了最高处,再往前只能落下,可下面就是一大堆虎视眈眈要来拼命的敌人。

    看到机会的李如柏立刻杀了上来,这员老将骑马飞奔,凌空踏虚。人如龙,马如虎,一眨眼便挥刀砍在周青峰的脖颈上。

    姜果然是老的辣,时机找的真准。

    周青峰人在半空无法避闪,被一刀劈的脖颈扭曲,靠上万祈愿者一起汇聚愿力共同承受才扛下来。他被劈飞的那一刻痛声骂道“老狗,你有两下子,可惜你还不够强。老子连莽古尔泰都杀不死,你就更别提了。”

    今时不同往日……,周青峰的祈愿者数量更多,精神更加坚定,愿意跟他同呼吸,共命运。李如柏的修为却远远不如莽古尔泰,一刀下去仅仅将周青峰劈飞而已。

    一看周青峰竟然劈不死,落于阵前的李如柏恨声骂道“我乃朝廷命官,代天抚民,征讨不臣。你这小小反贼不过荧火之光,如何于我大明日月争辉?”

    骂声响起,李如柏官威爆发,犹如炉火腾腾,威赫凛凛,不可侵犯。其手下长矛家丁如有神助,一个个龙精虎猛,战力倍增。再次大步冲前。

    周青峰骑着巨狼从空中跌落,‘狗肉’趔趄几步方才站稳。他伸手一抹脖颈,就发现护甲被砍破,刺痛之下一抹血水冒出来。他灵力运转,封闭伤口,又轻手一挥,骑兵连分做两部从左右包抄敌人长矛步阵两翼。

    “你们这些官老爷天天把朝廷挂在嘴上,却从不把老百姓放在心里。”周青峰呵呵狞笑,“知道为什么我能变得这么强吗?这机会都是你们给我的。大明又如何?没了那些辛苦耕作的老百姓,大明也要完了。”

    说完周青峰再次一挥手,“给我轰他。”

    不知何时,柴洁带着十几名火铳女兵已经赶了上来。她们站在周青峰身后整齐列队,举起火绳枪瞄准后,神魂一层同样掌握军阵之道的柴洁高声喊道“稳住,开火!”

    军阵调整之下,命中率加倍!

    砰砰砰的枪声响起,一股股白烟将火铳女兵笼罩。

    李如柏不过在十几米外,被火铳集火轰击。他官威加身,防御力极强,十几发铅子全数轰上也不过身形微微晃动。他不屑喝道“区区火器,能奈我何?”

    开火之后的柴洁等人迅速将枪托拄地,抽出通条清理枪膛,重新装填。

    李如柏狂言之后人骑合一又要杀上来,他身后的家丁全力支持。周青峰自然上去跟他硬拼一记,只是这次李如柏的威势大不如前。他转身一看,只见左右包抄的骑兵连正绕着长矛家丁的队列转圈。长矛阵型正面超强,可侧后薄弱,必须调整才能应对。

    骑兵的好处就是机动性强,侧面不行就绕到后面。而这时高大牛和李彦曦两个连已经从东西两山上冲下,一口气突破围困的杂兵,向位于正中的李如柏两翼杀来。不但如此,就连原本缩在沟壑中的战斗工兵都在桑文来的指挥下列阵靠近。

    一看战斗工兵上来,其他部队立刻围而不打。哪怕长矛步兵连一向自认自己破阵能力不差,可真正要论送人上天的能力,还真比不上那些玩炸药包的战斗工兵。

    眼看四面围困,根本逃无可逃,想要突围却被周青峰这个强敌阻拦。李如柏恨的都能把牙齿咬碎,他犹如困兽般左右观察,似乎想拉几个垫背的一起死。可看来看去,最好垫背的就是眼前的周青峰。

    “李如柏,你再强也不过就眼前这么些人。而我掌控一方,身后上万百姓相随。你打不赢的,要么投降,要么去死!”一看己方全员汇聚,周青峰厉声高喝。哪怕李如柏官威如火,可交手几招后,他反而更有信心。

    “做梦去吧。”李如柏哪里肯降,“我李家受朝廷恩惠多年,今日便是报答皇上的之日。”说完他又是人骑合一,挥刀朝周青峰冲了过去。这全身官威汇聚,威力甚至超过九级术法,一道堂皇大气的金光从他刀口划出,全身劲力尽数汇聚于此。“同归于尽吧!”

    金光出现,天地暗淡。这一刀劈中绝无幸免。

    周青峰自持有上万祈愿者分担伤害,却也不可能硬挨这一击。他于狞笑中调动‘路霸’,利用气海内刚刚汇聚的少量愿力闪现个零点五秒,抽出超大口径燧发枪就轰了过去——这燧发枪的口径跟一门小炮差不多,威力超大。

    轰的一声雷鸣,拳头大小的铅丸以更快的速度命中李如柏。李如柏完全没料到周青峰有这么快速绝伦的一手。弱化防御,强化攻击的他没能扛住这一击,胸口当即被开了个洞,无可匹敌的金光刀芒还没落在周青峰身上,他自己就先一步倒下。

    官威汇聚的金光瞬间溃散。

    李如柏被轰飞倒地,呵呼呵呼的大口喘气,衰老而肥胖的身材无法动弹。所有的威风霸气已然散去,眼前就是个衰老之人。他身后的家丁们连忙上前呼喊,有几人更是举刀大骂,扑向周青峰。

    砰砰砰……,一股白烟冒气。

    柴洁等火铳女兵装填完毕,排枪横扫。没了军阵加持,扑上来的几名家丁打的血肉横飞,翻滚倒地。

    周青峰恢复原状,站立不动。

    桑文来抓着两个炸药包上来,随时可以点燃导火索。他没这个力气丢五公斤炸药包丢出安全距离,周青峰却有。

    看着李如柏无法再次起来,周青峰高声喊道“降……,还是死?”

    李如柏伤势太重,瞬间到了弥留之际。他看看自己身边面容惊慌的家生子们,颓然说道“老爷我已经对得起朝廷了,还想留个名节去见父兄。你们降吧,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都是当兵吃粮,对面那小子够狠,不会让你们饿着肚子的。”

    李如柏手臂一软,溘然长逝,其身边响起一通哀嚎痛哭之声。

    辽东李家,算是彻底完蛋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