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帝国的觉醒 > 第七节 光复釜山

第七节 光复釜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6月15日,辽东都司,总兵府。\qΒ5/>

    李成梁坐在垫着虎皮的座椅上,双眼阴晴不定地盯住坐在对面的建州指挥努尔哈赤。“你想要亲自带人去北京进贡?”他拖长声音道:“现在辽东正处于动乱时期,内阁的命令已经下达到了东北各个边镇,沿途军事重镇都处于警戒状态,这个时候上京可不太容易啊。”

    “这个就全靠总兵大帅您的扶持了,”努尔哈赤恭顺地笑道:“我们此次准备的贡品清单在这里,总计虎皮十五张豹皮十五张黑貂皮四十张鹿皮五十张熊掌二十对上等野参五百斤名驹五十匹珍珠五十斤榛松蘑菇鹿狍野猪等干鲜特产各一百五十斤。”他起身上前,深深弓下腰将礼单双手捧给帝国总兵。

    李成梁不以为然地接过礼单,漫不经心向上面一瞟,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单子上的贡品数目竟然比努尔哈赤所报的少了许多。他是久经官场之人,如何不明白内中关窍,登时嘴角微微一钩,笑道:“时时进贡本是你对天朝帝室的拳拳孝心,虽然局势有所不便我们却也不好阻拦。这样吧,本帅知道你跟海西部那些蛮子大不一样,就给你一张入关进京的特许证吧。不过——”他捻了捻胡子,语气一转道:“亲自进京就没什么必要了。我也不瞒你,如今朝廷对进贡使团的待遇可不比从前,内阁首相忠武王萧弈天萧太师定下了规矩:除补贴往来路费之外,赏赐银钱物品不得超过贡品市价的总和。另外,有内阁在那里瞪着,就算你亲自前去,皇上也不会因为龙颜大悦封你个什么官职头衔。”

    努尔哈赤脸上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谢谢总兵大帅的提点,的不过是想去帝国京师见见世面,岂敢再有非分之念。若大人觉得不妥,的不去便是了。”

    李成梁又略带得意地露出微笑,摆摆手道:“你误解本帅的意思了。现在海西四部作乱为祸,奴尔干的局势简直一塌糊涂,这个时节你离开本部不怕出什么意外吗?”

    努尔哈赤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的愚钝,幸亏大人明示,不然可要被奸人所乘了。”

    “哈哈哈哈——”李成梁终于大笑起来,看到这些边荒蛮夷们露出如此憨傻神情时他心中总免不了流露出这种难以言表的得意。

    “总兵大帅,”建州卫指挥仰起头,黝黑的脸膛上闪动着那种一观便是毫无心机的狡黠,“既然海西四部不遵天朝教化南下劫掠,他们便是我等帝国忠良的公敌。可愿率领本族部众为帝国和总兵大帅征讨此獠,敢请大人恩准。”

    “嗯,很好!”李成梁兴致正高,轻松地一口允诺下来,“为帝国尽忠是你建州指挥的本分,哪里还需要本帅批准?唔,本帅刚接到枢密院的命令,海西四部的行为已经被定为叛乱,辽东军队正要整装前往讨伐。你既然有这份心思,正好可以出一点力。要是在战斗中还立下点功勋的话,也正好可以向内阁保举你做个将军。”

    努尔哈赤立刻翻身屈膝跪地,“大帅对人恩重如山,虽万死亦难报寸恩!”

    就在这时,李如松匆匆走了进来,“父帅大人,辽东监察使李书林求见。”

    李成梁向后慢慢一靠,“努尔哈赤,你退下去吧。”

    “人谨准大帅将令。”努尔哈赤又起劲地行过大礼,这才在辽东总兵满意的笑容中起身离去。骄矜的家伙,且慢慢沉浸于自己的得意之中吧。借着你的愚蠢,建州的势力才能够在白山黑水之间茁壮成长。等到我女真各部统一羽翼成熟之时,也正是你们汉人把肮脏的爪子从奴尔干挪开的时候了。

    总兵府前院,一名身着白绸便服年仅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悄悄注视着从大堂内走出的女真部长,用几乎难以察觉的细微声音对身边的随从耳语道:“我看此人绝非池中之物,让锦衣卫密探好好摸清他的底细。”说完,一丝笑容浮上他的脸孔,帝国辽东监察使李书林走向亲自降阶相迎的辽东总兵,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亲热地打起了招呼。

    正当辽东军在建州女真的支持下对海西女真发起进攻之时,帝国平倭提督李华梅也在组织对侵朝日军的全面反击。占领济州对马两岛之后不久,帝国军在强大海上力量的掩护下同时从釜山和长兴两处登陆,将日军的退路一举截断。

    长兴所在的全罗道是故大元帅李忠庄公舜臣任水师左军节度使时镇守的旧地,自从失陷敌手以来各处义兵的抵抗就从来没有停过。起初有日军的毛利辉元军团一万五千人坐镇全州,强力镇压之下义兵的抵抗多多少少还是会收敛一点,可后来柴田胜家溃败王京防线吃紧,朝鲜南部的驻军都被紧急征调前线。前来接替防务的第三梯队大多是在本州四国一带临时征召的足轻部队,非但不熟悉驻防区的地理人文情况,作战能力和实际经验也都难以与毛利辉元军团相比,原本已经渐渐淡化的反抗便又炽烈起来。等到帝国平倭先锋官易飞率领大军出现在海岸上时,大受鼓舞的义兵们立刻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争先投入帝国平倭军麾下。在这些友军的向导和助战下,易飞轻而易举地夺取了长兴城,建立了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开入的牢固阵地。

    釜山的形势却远没有如此乐观,在此组织防卫的日军主将是外号“雷枪斩”的马场信次,此人是日本战国甲信大名武田信玄手下四名臣之首马场信房之子,在日本本土领有伊豆相摸上总下总武藏五处领地,有五国一太守之称。虽然手下只有三万训练不足的足轻部队,马场信次却对此并不太担心,他完全相信自己手下的直属兵力——七百名精锐“雷备队”骑兵能够抵挡中国人的抢滩行动。

    17日上午,帝国舰队云集到釜山海岸边,开始用舰炮对日军的防御阵地进行火力准备。午时刚到,旗舰上便升起下令登陆的信号旗,上百艘登陆舰和艇迅速向海岸挺进。

    登陆战的主力是尹成浩指挥的朝鲜兵团,作为第一支正式编入帝国军序列的独立外籍部队,其总编制兵力达到十万之多。由于军团编制中没有重型火炮,轻火器的数量也相对较少,主要职能是作为近卫军主力的侧翼掩护或担任辅助攻击任务。按照和朝鲜方面进一步谈判磋商之后签订的《中朝共同防卫协定》,明帝国在任何时候有义务保护朝鲜国不受任何形式的军事侵略或威胁,而朝鲜国的军事义务则是保证外籍兵团的兵源和部分军费。协定中规定,除现役外,朝鲜国应当随时保证登记在册的预备役军团兵不少于十万,且必须是年龄在十六至二十四岁之间身体强壮勇敢坚毅的健康男子。预备役士兵被外籍兵团录用后需到帝国蓟州军营中接受为时不少于半年的严格中式训练,合格后方正式载入军籍。所有外籍士兵应当在帝国军中服役十五年,其间所有薪酬待遇包括退休金和伤亡抚恤都与普通国防军相同。此部分费用由帝国和朝鲜国按四比六共同承担。

    此刻第一批踏上釜山土地的是朝鲜兵团第一旅的士兵,他们在蓟州大营经受过为期三个月的兵种训练和同样时间的战术训练,参战前也按照战场需要进行过整备换装,实际战斗力可以说和帝国国防军不相上下。他们刚一跳下运输船,便在齐膝深的海水中按照作战操典组织起来,由两名手执大型方盾的掷矛轻步兵一名使用朴刀或铁钩的白刃格斗兵一名长矛手和装备鸟铳的伍长构成一个基本战术单位,相互掩护着向海岸上挺进。在他们背后,近卫军的炮兵部队则忙着将沉重的火炮和弹药卸到专用的登陆筏上,几人一组将其推上海滩。

    日军的短促突击就是在此时开始的。转眼间,密密麻麻的足轻士兵从隐蔽处涌了出来,平端着手中的扁头竹矛向帝国军冲过来。此时登上海滩的朝鲜兵团数量只有两个营一千人,而近卫军的大炮在登陆筏上是无法提供火力掩护的。

    可是帝国朝鲜兵团并非战争初期不堪一击的朝鲜正规军,也不是散兵游勇般打游击的地方义兵。面对汹涌而来的敌人,他们没有哪怕片刻的惊惧,而是立刻由散兵状态转换为战斗队形,各个伍之间相互靠拢,以百人的卒为单位结成与敌人抗衡的战阵。

    一切都和训练场上一样。

    掷矛兵们排成单列横队半蹲在地,把盾牌紧紧靠在一起构成橹墙。伍长们在盾墙后面举起鸟铳,瞄准迎面冲来的敌人。密集的火器击发声接连响起,帝国军的阵线前随即升起一排灰色的浓烟,有超过一百名日军被鸟铳击中,惨叫着纷纷扑倒在地。然而对于汹涌而来的数千人而言这只是沧海一粟,滚滚洪流只是略为一滞,便又流畅如初地杀将前来。

    伍长们已经退到后列装弹去了,掷矛兵则纷纷站起身,将手中的标枪奋力投向敌人。惨叫连连声中,日军的前锋已经冲到面前,手中的竹矛对着帝国士兵一阵乱刺。可是在铁皮镶边外衬牛革的厚实硬木盾牌面前,这种盲目而纷乱的攻击根本没有什么实际上的用途,反倒是躲在后面的朝鲜长矛手每每看准机会从盾墙后突然发难,刺杀了不少日军。

    “真是愚蠢啊。”帝国朝鲜兵团指挥官尹成浩在自己的座舰上用千里镜观察着战场局势,“正面冲击拥有强大防护力的盾步兵,完全是毫无意义的自杀行为呢。”他放下千里镜,对身边的参谋说道:“向旗舰发信号,登陆受阻,请求舰队进行一轮火力急袭。”

    一分钟之内,十二艘主力舰的侧舷同时喷射出大团火光和烟雾,犹如上百条火龙在齐声咆哮,七百二十枚炮弹如暴雨一般倾泻到密集的日军队列中。就算晴天里落下雷霆霹雳也不会比这让人们更心惊胆寒了,转瞬间,数以千计的士兵在焰火般华美的霰弹风暴中灰飞烟灭,炽红的实芯弹在人群中尖啸着飞过,如同锋利的刀刃般削去一块块焦黑的躯体。日军的队列被从软肋处撕开一处巨大而狰狞的伤口,令它整个痛苦地颤抖起来。

    作为一名老练的副官,尹成浩不会漏过任何粉碎敌人的大好时机,此时见日军阵脚松动,立刻下达命令:“以两为单位,散兵短促突击!”

    朝鲜兵团的编制与帝国其他序列的部队大不相同,一个“两”由左右两个伍组成,左伍长又兼任两长,既可以分开独立作战,也能合并起来组成一个十人队。收到指挥官的命令后,两长们立刻指挥队收缩正面宽度进行战术变形。四名掷矛兵分别处于前排和左右两翼,用手中的盾牌来保护整个队;两名长矛手负责攻击前方敌人;格斗兵则从侧翼提供掩护;两长和右伍长居于队后卫位置,用鸟铳远程杀敌。

    以大方阵发动冲锋的日军面对帝国军机动灵活的散兵队伍一时有些无所适从。如果从正面进攻,效果和方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而如果要从两与两之间的空隙锲入攻其侧翼,长而笨拙的竹矛在这种环境下决不是格斗兵的对手。

    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最明智的办法是逃跑,最愚蠢的办法也是逃跑。

    当看到好几千日军发一声喊转身逃跑之时,露出会心微笑的并不止是尹成浩一人。

    朝鲜兵团的士兵们开始追杀那些溃逃的足轻,这并不太容易,尤其是同时需要保持队形不致散乱——毕竟在主力部队登陆建立防线前,安全还远远谈不上。追出约摸五百步距离,尹成浩座舰上吹响了收兵号,士兵们朝着倭人远遁的背影唾了几口,以两为单位交替掩护徐徐而退。

    日军的阵地上突然竖起一面皂色大旗,数百名骑兵以锋矢之备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他们排成大三角形的突击队列,气势汹汹地杀奔前来。

    “敌骑来袭!快结枪阵!”营长们挥舞着军旗高声喊道。朝鲜士兵们又重新紧紧聚在一起,掷矛兵在外围保持半蹲姿势,将手中盾牌并排立起。

    “一百步!”伍长们用鸟铳向敌人猛烈开火。

    “五十步!”掷矛兵起身投出标枪,又立刻蹲下身子躲在盾牌后。

    “准备接敌!”长矛手们齐声大喝,将手中的丈二长枪倒向前方,架在掷矛兵的盾牌上。

    “接敌!”日军的骑兵挟风雷万钧之势狠狠撞上帝国军的阵线。这些骑兵全都身披南蛮铠头戴角盔,手绰一柄薙刀,背上则插着写有“雷”字和马场家红黑底双波纹家徽的战旗。两军相交的一刹那,首先是无数战马的连声嘶鸣,在密集的枪林前,冲在最先头的雷备队武士纷纷从倒毙的战马上摔了下来。然而单单一排枪阵如何能挡得住数百骑兵的集群冲锋呢,几乎只是在转瞬之间锋矢的突出位置就已经从朝鲜士兵的方队中撕开了一道裂缝。武士们大声呼喝着,一面舞动薙刀左右挥砍,一面驱动坐下战马强行向前冲撞。阵线的突破口在日军的强力冲击下变得越来越大,如决口之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一营迂回截断敌人退路!三营组成滩头阻击阵线!二营向两侧疏散,以卒为单位重整建制!”正在尹成浩迟疑不定时,从旗舰上发出了这样的信号。帝国平倭提督李华梅见军情危急,干脆越级对朝鲜兵团直接下达命令。

    训练有素的帝国军士兵立刻行动起来,被拦腰截为两段的朝鲜二营散开建制,向两翼迂回避敌锋芒;刚刚登上海岸的三营以枪阵徐徐迎上前去,防止敌军进一步突破扩大战果;方才没有受到太多损失的一营则填补上二营留下的空隙。三支部队站定阵脚,顿时将雷备队围在了中央。

    此时日军的局势大为不妙,眼看四面皆是敌人的混成编队,标枪铅子如雨点价纷扬射来。又兼战场狭沙土松软不易发挥骑兵冲锋的优势,只能猛挥薙刀试图阻止帝国军冲上来贴身肉搏。由于白蜡木枪杆当不得薙刀之利,往往一合之间便被削成两截,失去武器的朝鲜长矛手们在刀锋所迫下不住后退。一些掷矛兵则勇敢地顶起盾牌,在木块四下横飞的噼啪声中冒着被战马冲撞践踏的危险挤了上去,一得到机会便将手中的短矛狠狠刺入马腹。当雷备队武士连同座下战马一起翻倒在地时,格斗兵便上前将其一刀杀死。

    马场信次远远看着心下骇然,连忙命令手下的足轻部队前去救援。可明军既已下定决心要吃掉这块到手的肥肉,又岂能眼看着被人夺走,当下主力舰舷炮瞄准日军前来的方向一阵覆盖射击。一时间钢铁与火焰的风暴轰鸣着肆虐大地,足轻们早被这鬼神般的威力吓破了胆,没等明军的炮弹落到自己头上便转头狼奔豕突。非但没有完成救援任务,刀枪军器倒是丢落了不少。

    雷备队眼看孤立无援行将待毙,只能做拼死一搏以图突出重围。为首的武士举起薙刀,下令全队朝着帝国军第一营与第二营结合部全力冲突。明军忌惮敌人冲锋威力强大,不敢正面阻挡,只从侧面以标枪鸟铳狠命攻击,待敌人前锋冲出包围圈时,再由两面一起压缩。一时间枪挑箭射,有不少武士被击落马背,活活丧生于自己人纷乱的马蹄之下。

    突出包围圈的行动很快变成了一场灾难,薙刀骑兵们无心与帝国军过多纠缠,几乎毫无抵抗只顾各自逃生。朝鲜兵团尽一切努力想要尽可能多地杀伤敌人,最终还是迫于机动力的差距无奈地放弃了。

    这天的战果令双方都不甚满意,帝国朝鲜兵团阵亡三百一十九人,伤四百零七人,伤亡总数七百二十六人;而日军方面阵亡一千四百五十二人,伤八百五十人,总计两千三百零二人;其中雷备队武士失去战斗力者为四百三十六人,减员率达到六成之多。虽然帝国军的伤亡交换比达到了惊人的一比三,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拥有强大的海上火力支援的结果。实际上,三个朝鲜营没能全歼数量相当于己方一半的日军骑兵,这也充分说明了敌人并非不堪一击的鱼腩之师。在李华梅看来,这种硬碰硬的正面消耗战并不应该是帝国军队作为。

    而日军方面,足轻部队的全面溃败固然是在意料之中,但连最精锐的雷备队骑兵也黯然铩羽而归,这样的结果可就令人难以接受了。令马场信次更为心惊胆寒的是,帝国方面派出的阵容仅仅是二流的朝鲜部队,不但没有骑兵参战,火器的配备率也远不如正规明军。即使这次能够侥幸重演王京大捷的幸运,可谁又能保证海对面那个大帝国不会派出第三批第四批远征军呢?据说大明拥有一万五千万人口和两百万兵员,战争动员力接近无限,难道信长公就一定要我们跟这条可怕的巨龙死斗到底,让日本的血在朝鲜这块土地上白白流干吗?

    不管敌人心中是怎样想法,等到1八日帝国平倭提督李华梅踏上家乡的海岸时,釜山登陆区已经集结了八千朝鲜士兵和两千近卫军士兵,今后一周之内,往来不息的运输船队还会为这条战线补充更多的士兵。

    马场信次并没有固执地困守釜山,在失去制海权的情况下,保留海岸根据地已经再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集结起有生力量寻求敌军主力决战。抱着这种想法,他主动选择了向北撤退。于是,在战争爆发一年零三个月之后,李华梅兵不血刃光复釜山,将朝鲜境内之敌的退路彻底封死。

    最新全本: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