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227、牺牲(二更)

227、牺牲(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大杨休养了两天,然后便启程离开皇城,返回了夷南。他临走时还是想和白牡嵘一同回去,但是,白牡嵘拒绝了,只是交代他回去之后不要如实交代她的情况。

    而她这边有任何情况或是进展的话,也会派人送信告诉他的,会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无法,大杨只得孤身离开,这座城池,似乎不管何时待在这儿,都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以前他卖身至此,如同奴隶。眼下重回此处,却只能自己离开,白牡嵘反倒可能永远都不会离开那座城了。

    这就是个不祥之地,待在此处,是不会有好运气的。

    而那个待在王府的人却是陷入了睡睡醒醒,醒来又流血的循环之中。她眼前的虚影日渐真实,而且几乎占据了主导。但凡睁开了眼睛,景物变成了虚幻,那些红惨惨的画面却好像真的一样。

    这就是折磨,活生生的折磨,但凡心理脆弱点的,都会承受不住。

    这种无法与之酣畅淋漓打斗的‘敌人’是最可怕的,即便是有满身的力量,也没办法将它打退打死。而自己却一直在受着折磨,她也根本无心去思考别的。

    睡睡醒醒的,有时她醒来宇文玠不在,但有时醒来,他就在自己身边。即便她情况愈发糟糕,可是他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一如既往的温柔,水汪汪的眼睛里,情意都化成了涓涓细流,把她笼罩在其中,给她糟糕的心情带来一抹阳光。

    她心里有准备,所以,即便就此失去了性命,她也不会害怕。而且,如果他能一直陪着她到生命的最后,却也是美事一桩。

    就是她始终没想明白,自己缘何到了这里来,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亦或是在安排众生时出现了bug。如今他老人家发现了,要及时补救,她就不得不离开这儿了。

    再次醒来,太阳十分足,她看得到阳光,但阳光是虚影。

    只得眯起眼睛来,专注于眼前的事物,不再看的那么远。

    借着侍女的力气起身,靠着枕头,大概是躺的时间太久了,呼吸之时胸肺都疼。

    水杯送到嘴边,她顺势喝了一口,水无比清甜,好喝的很。

    “夫人,苏昀苏护卫求见,已经在楼下等了两个时辰了,您现在是否要见他?”侍女柔声的问,低声细语的,好听的很。

    “嗯。”也不知苏昀伤成了什么样儿,自他回来之后,他也没来见过她。他的处境一直很尴尬,他在努力的想补救以前犯过的弥天大错,可是无论怎么做,宇文玠都没有原谅他。

    可在白牡嵘看来,其实也无需过多怪责他,他那时选择错误,只是推翻巨船的一股波浪而已。即便他们没有卖主,苏家也未必会逃过那场劫难。

    很快,侍女便将苏昀带来了。他一瘸一拐,看着也没什么杀伤力,好像就是个生活贫苦的糟老头。

    走到了床前,侍女搬过来一把椅子,他坐下,一边看着白牡嵘,“你的情况还真是差到了极点。”

    “是啊,可能真活不了多久了。”她看苏昀时都是影影绰绰的,再加上那些血红的画面,好似苏昀就在浴血之中。

    “何必悲观。我也在很早之前觉得自己可能活不成了,但谁承想居然一直活到现在。”苏昀微微摇头,劝她不要乱想。

    “可能你是有活着的运气呗。我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个bug,老天现在想修复这个漏洞,我就必须得被清除,不然这整个系统都无法正常运转了。”说着只有她自己听得懂的话,正因为如此认为,她倒是也看得开。

    “看你还真是糊涂了,不过也无事,听说那大术师已经找到法子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恢复如常了。”苏昀摇了摇头,仅剩的一只眼看着她,却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在那略显浑浊的眼睛中流动。

    “是么?宇文玠都没和我说过,你怎么知道?”白牡嵘不是很相信,如果月同那儿有消息,宇文玠必然第一时间告诉她。

    “皇上日理万机,又哪能事事都交代于你。别乱想了,好好歇歇吧,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活过来了。”苏昀好似真的知道些什么,语气也几分不同寻常。

    “你这话说的更是奇怪。不过,你身体怎么样?我现在看不清楚,瞧着你都模模糊糊的。”总之,从苏昀的语气来判断,他好像并不是特别舒服。

    “年纪大了,受了些伤总是痊愈的慢。其实我这早已就该死的人了,苟延残喘也没什么意思。若是治不好,死了也没什么,你也不要因此而内疚。”苏昀叹道,一边站起了身。

    “虽说我不是什么有良心的好人,但又怎么可能不内疚?你跋山涉水的找到了月同,又因为我而受伤。若是有个好歹,我都无法向你的女儿交代。”看来,他伤的真的挺重的,不然也不会说这种话。

    “如果真内疚,那就多给我女儿一些钱,让她以后的日子不会那么辛苦。”他说道,一如既往的爱财,同时这爱财也都是因为女儿。

    “好,放心吧。就算你没什么大碍,我也会感谢你的,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无亲无故,总是得给你些报酬,这样我心里也能舒服些。”白牡嵘轻笑,他的女儿和外孙应该还住在那时她买的那间宅子里,就都送给她了,反正她也不会去住。

    苏昀最后看了看她,之后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他略佝偻的背影显得几分沉重,只是白牡嵘看不到。

    白牡嵘只是觉得苏昀可能伤的很重,但没成想,只是第二天,就从侍女那儿听到了他过世的消息。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不亚于晴天闷雷,白牡嵘愣了好久,才回过神儿来。

    “去世了?死因是什么?”明明他昨天才来的,虽说和往时有些不同,但,好像也没到了会忽然就没命的程度。

    “是急病,一大早下人才发现的,可能是半夜的时候就过世了。苏护卫伤的很重,他年纪又大了,大夫说这都是正常的。夫人,人死不能复生,而且苏护卫也没怎么受病痛的折磨,对于人来说,这也是幸福的,您说是么?”侍女轻声的说着,倒是也颇有道理。

    “我想去看看他。”还有他女儿,也不知有没有过来。他一直惦念自己的女儿,临终前也没能见上一面。

    “苏护卫的遗体已经被送出府了,找了方士寻了风水较好的墓地,这会儿可能已经下葬了吧。”侍女说道。

    “这么快?唉。”叹口气,她心中百味杂陈,人的命果然脆弱的很。一个昨天还在和她说话的人,居然今天就去世了,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她稍稍细想了一下昨天苏昀来这里说的那些话,又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民间有说,人死之前有征兆,难道他昨天已经是有感觉自己要死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宇文玠回来了,随着他到了自己近前,那些血红的画面便消失不见了。看清了他的脸,还是那个模样,精致温润,白的反光。

    近距离的盯着她看了看,宇文玠也不由得笑了,“精神很好?”

    “你知不知道,苏前辈他昨晚去世了?”她说道。

    “嗯,知道。”宇文玠微微颌首,之后在她旁边坐下,抬手将她脸颊旁的发丝拿走,动作轻柔。

    “他应当受了严重的伤,昨天他来了,但是我没看清楚。听他言辞之间,好像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似得。他受伤,皆是因为赵国这一行,也算因我而起。昨天他还说,自己放心不下他女儿,我想,须得给他女儿送些钱过去,否则我这心里还真是难安。”他女儿也是他最后的惦念了。

    “放心吧,朕会安置他女儿一家的。”宇文玠轻声道。

    “宇文玠,你是不是已经原谅他了?”他说起苏昀时表情神色不再冷漠了。苏昀活着,他总是会想到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但人已经死了,忽然发觉,那些过往之事也就不算什么了。

    “嗯,朕已经原谅他了。”在他决定牺牲自己弥补以前犯下的错误时,他就原谅他了。

    有些东西,必然要用命来偿还,用其他虚无缥缈的东西,都不够价值。

    看着他溢满温柔的脸,白牡嵘也不由得弯起嘴角,“如果苏前辈知道你原谅了他,他也就能含笑九泉了。”

    宇文玠什么都没说,抓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他的眼睛里没有愁苦,也没有凝重,让人也不由跟着心情大好。

    白牡嵘也在看着他的眼睛时,生出一股她应当不会死的感觉来,看来月同真的想到办法了。只不过,他为何不亲口告诉她呢?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