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 159、一口黑锅(一更)

159、一口黑锅(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杨控制住了最后一拨负隅顽抗的神府军,然后便开始带兵巡城。有听到动静的百姓从家里头出来,夷南军大声通知,不伤平民百姓。但若有谁不怕死反抗,那么就得和城外的神府军去作伴了。

    一路在城中告知,这城很大,但是人口有限。太阳都从天边跳出来了,这座城还没走遍。

    大部分夷南军驻扎在城外,严防死守各个城门。夷人各个样貌凶恶,充满了匪气,可不是神府军能比得上的。

    而城郊,白牡嵘已经冲进了顾家的那座庄园,但是里面已经人去楼空了,一根毛都没有。

    这庄园很大,里面的建筑陈设却很老化,看起来很有年头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的人没离开太久,最起码不超过三天。

    也不知他们为何这般撤离,一个人都不留下,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白牡嵘可以确定的是,神府军一定没想到她夷南军会有这么大的动静,甚至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吧。

    夷南军人数少,又都是由夷人组成的,甚至在这些人看来,夷人都是下等人,根本不配争夺。

    白牡嵘不信顾家掌柜的会猜测到这一点,所以他们离开必然是另有原因。

    三千兵马还是太少,但是夷南河关口那里不能松懈,所以剩下的兵力不能调过来。

    白牡嵘在这庄园里转了一圈,看着晨起的太阳,她想到了另外一个法子。

    为了抓紧时间,为了可以有更多的人守住大奉城,她派人赶紧回夷南去联系宋子非。

    夷南各个寨子里的年轻人加在一起也起码几万有余,他们最初不愿和宋子非谈买卖,白牡嵘认为是利益不够有吸引力。

    而如今,夷南军开拓疆土,这个吸引力够大吧。这大奉城良田无数,一些上好的粮食,是夷南深处根本就没有的。

    这一来一回,可能会浪费些时间,那么这段时间她就得守在这儿了。

    直至太阳升上了半空,大杨才过来,而且还把藏起来的城府一家都给带回来了。

    有老有小的,白牡嵘本来也没打算为难他们。就是那城府大人本身胆子极小,被大杨给逮来,吓得都要尿裤子了,还及不上他夫人镇定有勇气。

    “别害怕,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你们一家子都没事儿。虽说我们这些兄弟看起来都凶神恶煞的,但是放心,我们不会滥杀无辜。”白牡嵘算是做了保证,但那城府大人并不相信,这可都是蛮夷,相信蛮夷的话,那和傻子差不多。

    不管他信不信,反正暂时白牡嵘要把他们一家都扣下了,然后分别调派剩下的夷南军。一部分留在城里巡逻,另一部分出城巡视。

    在城外会有危险,神府军失守大奉城,必会卷土重来,得时时刻刻的注意他们的动向。

    一番折腾下来,时近下午了,白牡嵘吃了些东西填饱了肚子,然后便骑马进了城。

    她骑着高头大马在城中转悠,身后跟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夷南兵,于城中走过,百姓纷纷的跑出来看。虽说是害怕这些夷人,可是那领头的居然是个女人,也着实是叫人稀奇。

    白牡嵘不认为这城中就安全,百姓虽是不多,看起来也都是良民的样子,但其中不乏会隐藏一些激进分子,必须得谨慎才行。

    夷南军占据了大奉城,这个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过去了三日,在白牡嵘觉得神府军必然会反扑的时候,金刚率领着三千夷南兵来了。

    金刚骑着的是一匹特别高大的战马,远看简直就如大象一般。他骑在上头,那更是看起来极其的触目惊心,恍如天降巨人。

    带领着夷南军,浩浩荡荡的进城,巨人一样的金刚引起了城中百姓的围观。

    那些凶神恶煞的夷人长得矮小,可是这金刚却异乎寻常的高大,在一起行进,简直对比强烈。

    人人都盯着金刚小声议论,他却不甚在意,毕竟这些异样的眼神儿,小声的低估议论,他见过太多了,已经免疫了。

    提前得知金刚会来,白牡嵘也是故意的让他在城中亮相,打算通过百姓的嘴,把神奇的巨人传播出去,夷南可有的是奇人。

    直至他们转了半座城,随后才前往城郊的庄园,金刚面见了白牡嵘,就将宋子非的亲笔信交给了她。

    白牡嵘拍了拍金刚比她大腿还粗的胳膊,然后叫他去休息,这才拆开宋子非的信件开始看。

    宋子非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又和夷南几个寨子里的大司伯会了面,通过承诺他们给新兵的军饷以珍贵的食盐和粮食代替,这一次顺利的招收了四千的新兵。

    兵是新兵,但是这些年轻人可是在山里混了二十多年了,若说上山下河对付野兽,那都是不在话下。

    此次金刚带来的三千兵马,有两千是新兵,另有一千是姜率调过来的老兵。新兵老兵混在一起,让白牡嵘调派起来能顺利和容易一些。

    这么多人,守城巡逻不成问题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给难民放行,以及建立起给难民生活的地方。这就得要白家出力了,这个时候不救济苍生,攒下再多的钱又能做什么。

    白家这一块,还得宋子非来做,白牡嵘在仔细的分析了以大奉城为中心的地图后,决定还是得向西北方向再开阔疆土,否则不利于难民南下。

    之前踩过点的神府军和玄甲军的交界,那里现在极为荒凉,难民也多选择从那儿走过,因为山多,能够躲避两方军队的巡逻眼线。

    做了决定,她便派人回夷南通知姜率,两方配合,取大奉城西北的三座城还有鸣山。

    大杨有了第一次带兵攻城的经验,这一次显得十分兴奋。不过,白牡嵘却认为这第二次不会再有那么顺利了。

    “神府军现在知道我们夷南也有争夺天下的意图,在与我们交界处的防守必然增加。咱们在人数上处于下风,所以得智取,不能强攻。这大梁兵马守城的家伙事儿我见过,大石阵,箭阵,听说城墙地基下都有防火墙,想挖地道都不成。这一次,我和你先带一小队人,新兵太多,不能指望他们。”收了地图,白牡嵘决定出发。其实有这么多的新兵让她很有压力,不如自己单枪匹马更安心。、

    “小姐放心,有我在,必会保护小姐安然无恙。”大杨把自己的大刀也背上了,他不是一般的兴奋。似乎每个男人都对打打杀杀有着异乎寻常的火热,他也一样。以前只是个护院,不值一提的那种。但现在,他已经能带兵上阵杀敌了。

    “你的命也是命,别只想着奉献给我。”白牡嵘整理好自己的长发,束在发顶,英姿飒爽。

    将这座城交给了金刚守卫,她便带着一千新兵一千老兵连夜出发了。

    他们夷南兵其实比不得神府军玄甲军正规,各司其职,各负责各的。人数有限制,能者多劳,有经验的老兵几乎是一人担任多个职位,给白牡嵘减轻了很大的负担。

    过了自己夷南兵的防线,那就是神府军的防线了。巡逻的兵马比以前多一些,但和紧邻玄甲军的防线相比还差得远。即便这个时候,神府军也没把夷南军当成太有能力的对手。

    连夜在山中穿梭,宰了两队巡逻的神府军,白牡嵘和大杨还有几个老兵换上了他们的衣服,假扮成了神府军。

    其他人在外围待命,白牡嵘则和大杨带着几个老兵朝着鸣山支脉距大奉城最近的金城而去。

    以前这靠近夷南的几座城被称为金州,因为是粮食重要产地,每到粮食丰收的季节,那成片连绵的粮食金灿灿的,如同铺了满地的黄金,所以统称金州。

    后来分别设立城府分开管制,便成了今天这个模样。这金城不大,但四周良田比之大奉城要多一倍以上。

    良田千倾,放眼望去没有任何的阻拦之物,金城也遥遥的出现在那良田的包围之中。

    太远了,黑夜里城墙上有灯火在亮着,就像黑夜里出现的一头头野兽的眼睛。

    白牡嵘盯了好一会儿,心中诸多疑惑,“按理说,这城外必然有定时巡逻的,就像咱们刚刚在山里头碰见的一样。这种黑夜里巡逻,为了和城里城外的自己人有信号联络,每个巡逻队都会有亮子,通过移动亮子或是增减数量而传递信息。但你看看,如此空旷之地什么都没有,黑乎乎的。那城楼上的火把也数量不对,我觉得有蹊跷。”

    闻言,大杨不由得也丝丝紧张,“小姐,那怎么办?”

    “最好是能过去一探究竟,但又怕是请君入瓮之计。都是农田,没有藏身之处,往外逃的话,走哪头都成活靶子。”白牡嵘也几分为难。

    大杨跟着焦急,总觉得都到这儿了,不过去探探都对不起走的这段路。

    “行了,别挠头了。这马咱们就不骑了,大杨你跟我过去,其他几个人留在这儿。这回我就把首富好不容易弄来的信号弹带上,我若只放一颗,那就代表我俩中计了。若是放了两颗,就说明是好兆头,你们可以通知其他人一并杀过来。”既然如此,白牡嵘也豁出去了。

    和大杨两个人下了山,只用双腿走路,快速的朝着金城靠拢。

    不骑马没声音,两个人倒是没有任何的顾虑,几乎过去了一个时辰,金城才到了眼前。

    城是不大,可是城墙很高,城墙上的火把隔着很远一个,而且,这到了近处才发现,有不少的火把是躺在城墙的城垛上的,好像是在匆忙间不小心倒下来,却没有被扶起。

    这情形不对头,白牡嵘担心是要关门打狗,不敢再贸然的接近。

    倒是大杨眼睛跟鹰一样,瞧见城门是半开的。

    他要冲过去,白牡嵘一把抓住他,“不可轻举妄动,若是里面有埋伏,进去就得死。”

    “兴许没小姐你想的那么复杂呢?”大杨觉得必须得过去看看。

    盯了城墙上一会儿,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没有活人似得。

    “走。”做了决定,白牡嵘心一横,和大杨便快速的掠过粗糙的护城河,朝着城门掠过去。

    到了城门口,沉重的大门一半是开着的,里面悄无声息,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

    对视一眼,俩人闪身进去,入眼的一切让他们俩都愣了,满地的尸体。

    尸体穿着统一,而且他俩都认识,这就是神府军的装扮。尸体横七竖八,血也铺了满地,这些人都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大杨不明所以,有人比他们先了一步?但既然已杀了守城的兵,却为何不在城门外设立人马严守呢?

    “你去城里看看,我上城楼。”白牡嵘从尸体间跳过去,随后一步三两个台阶直奔城墙顶。

    这城墙上和下面的情况是一样的,都是尸体,有的兵士是趴在城垛之间的,只不过她在城外时根本没看到。

    转了一大圈,一个活人没见着,但如果往城里看,能确定城里是有百姓的。有狗在叫,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出来。

    大杨很快回来,城中没有兵马,他也找到了城府,城府已经被血洗了。

    这手段可要比她残忍的多,她夺了大奉城,但是并没有杀城府一家,这回动手的人不知是谁。

    “小姐,接下来怎么办?”大杨问道,这情形太诡异了。

    “这座城,似乎是有人刻意送给我的,不要白不要。”释放信号弹,两股金色的烟火窜到半空,虽说是转瞬即逝,但如此耀眼,距离再远都看得到。

    待得夷南兵过来时,天已经亮了,城里有百姓冒出头来,但战战兢兢的,都小心翼翼的往城门这边看。

    这座城,大大小小四个城门情况都如此,夷南兵迅速的占领并清理了尸体,同时疑惑也很深,杀了守城的神府军的到底是谁。

    而也就是在白牡嵘稀里糊涂的占领了金城的第三天,宋子非送来了一个最新的消息,在大梁其他各地都传开了,说是这野蛮的夷人中出了个夷南王,攻城略地烧杀抢夺无恶不作,野心极大利欲熏心,而且她还是个女人。

    白牡嵘觉得很冤枉,她好像背了一口不属于她的黑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