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前夫成了首辅之后 > 24.第二十四章

24.第二十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周明泽这个混蛋,下次再见到他,我一定弄死他!”

    看着一船舱的海物已经奄奄一息,才四十的林立德觉得自己已经生了华发!这一船的海物,用了自己半生的积蓄,还以为能赚个盆满钵满,现在怕是赔得裤子都快没了!怎么办怎么办?

    林立德真的想哭了。

    “林主事!”

    奴的喊声传来,林立德皱眉转身,沉声道:“你最好是天大的事!”为了把这些海物给脱手已经焦烂了头,这个时候还拿其他的事来打扰自己!奴并不怕,反而欢喜道:“三楼有个客人会做这些海物!”

    林立德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好几日过去,甚至“悬赏”都弄了出来,也没有客人会弄这些海物,现在自己都快绝望了,这个人又出来了?

    一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满脸的不可置信。

    奴急忙拽他衣袖。

    “您还傻着干什么?”

    这一舱的海物,卖不出就是因为不知怎么养,怎么做,一旦知道了做法,很快就能卖出去了,不会亏本了!林立德回神,奴都知的事,自己如何不知?

    “快!”

    “带我去!”

    …………

    三楼的厨房内,厨娘们围成了一圈,林淼淼和云橙坐在中间,这几日无论怎么弄都带着一股子腥味或者勉强除了腥味味道卖相也不好的海物,现已摆在了桌上,一碟六盒芙蓉剁椒扇贝,云白的扇肉上红艳漂亮,香味更是勾人味蕾。

    陆淼淼拿了一个递给云橙。

    “别把辣椒也吃了。”

    云橙点头,心将上面的剁椒拨开,弯头,鼻子嗅了嗅,试探的咬了一口,鲜嫩的口感炸开,云橙眼睛一亮,啊呜一口就把整个扇肉给咬进了嘴。见她喜欢,陆淼淼又给她拨了两个放在她的碟里。

    素白红梅碟里还剩三个,陆淼淼抬头,看着不知何时围上的厨娘们,看着她们想吃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模样,偏头微笑,“你们要尝尝吗?”

    这几日,因林主事的“悬赏”,几乎这船上的客人都来过厨房,一是为了看稀奇,而也是为了想尝尝海味,都说会,结果都是用她们家乡菜的做法做的,要么腥味没除尽,要么就是完全不对味,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做法。

    而三楼的出娘们,其实对陆淼淼还有印象,毕竟这张脸生得太美,人也谦和。以为她只是来租借灶台的,这几日的饭菜确实做得不尽心,也不以为意,压根就没想过她能做出来,当香味飘出来的那一刻,海物的腥味彻底除去,新香溢满厨房的时候,所以厨娘都瞪大眼看着陆淼淼。

    这个娇滴滴的姑娘真会?!

    “要!”

    胖厨娘第一个反应过来。

    “谢谢姑娘!”

    统共就剩三个了,加上自己还有六个人呢!手快的拿了一个,学着刚才陆淼淼的动作拨开剁椒,毫不犹豫的入了嘴。

    “好吃!”

    林立德刚到三楼厨房的门口就听到胖厨娘的声音,此时他的眼里没有任何人,只有桌上那两个扇贝,推开人挤了进去,拿起一个就放进嘴里,快速嚼了几下,这个味,比周明泽给自己的还好吃!

    周,明,泽?

    陆淼淼抬头看着因激动,脸色都已涨红的林立德,周明泽不是纪家那个管家,周静月的爹吗?这里怎么跟纪家还扯上关系了?

    “这位姑娘,您可一定要帮帮我!”

    林立德太过激动,竟直接去抓陆淼淼的手,手腕被巨力钳制停在半空,林立德从手腕上的细手指看过去,是云橙黑黢黢的眼,林立德一顿,激动的心情渐缓,忙弯腰告饶,“姑娘恕罪,我一时激动唐突姑娘了。”

    一边说一边后退了两步。

    云橙这才松开了他的手腕。

    侧头,看着陆淼淼。

    “不行。”

    云橙:盯。

    陆淼淼再次拒绝。

    “不能再吃了,这个一次不能吃太多。”

    云橙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只留了个后脑勺给陆淼淼,陆淼淼伸手揉了揉她焉下来的毛毛,扇贝性寒,一次不能吃太多。又哄了云橙几句,又许诺她明天可以再吃,丫头才算活过来,做完了这一切,陆淼淼才抬头看着林立德。

    清冷的脸上全是淡然,丝毫没有刚才对厨娘们的亲切。

    这丫头的手劲怎这么大?

    林立德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的手腕,竟出了一圈青痕,这丫头吃什么长大的?揉了揉手腕,再抬头时,这才算看清了陆淼淼,看着她眸中微微的冷意,一顿,然后迅速想到了前几天的事情。

    那事自己后来是查了,也确实是张家的孩子先动的手。

    但是……

    这姑娘瞧着像贵人,但就住在三楼,也没有奴仆跟着,而且,孩子打架嘛,多正常的事情,后来也没特意登门过,如今看她这个模样,还记着呢?

    心思咯噔,面前却不显,正要开口,却见林淼淼身子后仰懒懒窝在椅背,双手交叉在腹部,仰头,视线定定看着林立德,嘴角上扬,眸色温和,音调却冷。

    “林主事,我是一个心眼特别的人。”

    就这样明晃晃地点出来了?

    林立德心里微怒,多大的事?不就孩子打架么?而且当日张家的不是已经道歉了吗?陆淼淼神色不变,只是视线不经意的往后看了一眼,后面几舱的海物,都已经半死不活了,不能再拖了。

    林立德咬牙。

    弯身拜了下去。

    “等一下。”

    腰弯一半被陆淼淼喊了停。抬头就听得陆淼淼淡淡道:“做错事的不是你。”

    林立德先是一怔,然后转而马上一喜,所以只是针对张家的吗?这好办呀!忙让人把张家的喊过来,有人领命去了,林立德站在一旁,殷勤笑着,“姑娘等等,马上就来了,我会让她好生道歉的。”

    陆淼淼笑笑,没说话。

    张家的来得很快,进门就看到陆淼淼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而大主事居然站在一旁。脚步一顿,心里突然一阵咯噔。还没开口问干什么,林立德严肃的声音就响起,“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姑娘道歉!”

    “阿?”

    不可置信地看着林立德,上次的事不是过了吗?怎么今天又要道歉了?

    林立德目色严厉,不容拒绝。

    “道歉!”

    张家的顿了顿,在看到林立德暗暗使的眼色时,马上会意。脸上赔满了笑,作揖告饶,“姑娘恕罪,那日的事,我后来回去问了我家那个死孩子,确实是他先动的手,只怪我当时太急了,没问清情况。”

    “都是我们的错,姑娘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遭罢?”

    “以后再不会了!”

    林立德也在一旁赔笑,“姑娘您看?”

    陆淼淼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林立德。

    “看来你是不想做这桩生意了。”

    抬脚,毫不迟疑的牵着云橙就往外走。

    诶?怎么走了?

    林立德马上追了上去,直接张开双臂拦在了门口,可不能让她走了,她走了,我的东西要怎么办!陆淼淼冷冷看着林立德,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这是要强留吗?”

    看着陆淼淼毫无情绪的双眼,双膝竟有中向下跪的冲动,林立德心里大骇,这中威势,连自家老爷都没有,难道,真的是位低调的贵人?海物的腥味在鼻尖萦绕,骤然回神,管她什么贵人,只要能把自己解决问题,她就是天王老子!

    不停作揖。

    “姑娘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说罢,可不能走了,您走了,我连命都没了!”

    “姑娘行行好,真的不能走哇。”

    这是自己私房钱贴的阿,还想着大赚一笔,现在老本都赔光了,婆娘那边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

    林立德求了又求,直到他眼泪都快出来了,陆淼淼才勉强缓了脸色,视线一转,看向已经彻底呆滞的张家的,道:“道歉都不会吗?”

    口里一套,心里还一套。

    还是道歉?!

    这下,林立德可不敢给张家的使眼色了,甚至都没说话,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被他死命这一踹,张家的惊呼一声,砰的一声就跪了下去,还没痛呼,林立德压低的威胁已在耳边响起,“认真道歉,若是办不好,以后都别办了……”

    张家的惊愕抬头,就看到林立德有些泛红的眼,那里满是凶狠。

    这位虽瞧着和善,一旦狠起来谁都不会放过,就像当初老爷的一个远方穷亲戚在船上做活,仗着有这一层身份就作威作福,先前还好,大家都让着他,可他后来连大主事都不放在眼里了,结果没过几天,他就没出现过了。

    自家也会被赶下船吗?

    这可不行,在船上多年,家里早就破了,而且连地都已经卖了,这会子下船,连吃喝都成问题了!

    “砰砰砰!”

    连着磕了数个响头,额头很快就红了起来。

    “姑娘,我真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这般了,姑娘饶了我这一次吧!”

    “砰砰砰……”

    陆淼淼不出声,她的磕头就没有停过,额头很快从红肿到了青痕,陆淼淼将手搭在云橙的肩上,语气淡淡。

    “你该道歉的不是我。”

    张家的随着惯性磕了几个头才停住了,有些晕眩的抬头,看着云橙黑漆漆的眼。

    陆淼淼:“收回你当日对她说的恶言。”

    恶言?

    磕头太狠,头晕目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林立德先想起了,那日的事,自己确实认真问过,好像是因为张家的说的那个是哑巴,才争起来的?这事印象挺深,毕竟这么瘦这么的一个丫头,寻常几个大男人都比不上她的力气,这点确实罕见。

    想到这,忙道:“还不快收回你当日的话,姑娘只是不爱说话,才不是……”

    声音骤然一停,抬眸就看到了陆淼淼冰冷的眼。

    生生将马上要脱口而出的哑巴给收了回去。

    又对着张家的吼。

    “快点收回你当日的话!”

    张家的直接跪行两步到了云橙脚边,又是一阵砰砰地磕头。

    “好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说你的,就是那日气死了,没过脑子。”

    “是我嘴巴没有把门!”

    “啪!”

    左右开弓开始自己扇起了嘴巴子。

    “是我不该。”

    “是我的错。”

    “是我辱了姑娘。”

    ……

    陆淼淼垂着眼,就这么静静看着张家的自打耳光。所有人都安静了,耳光声异常明显,一声接过一声,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家的嘴角隐隐泛着血痕时,陆淼淼眸色动了动,低头揉了揉云橙的头顶。

    “你还气吗?”

    云橙抬头看着陆淼淼,眼里很平静,心里更平静。

    这件事,云橙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陆淼淼也知道这点,云橙确实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自己不允许,她还是一个孩子,她从头到尾都护着自己,以孩子的身躯。现在终于换自己来护着她了,没有人能欺负她,绝对不行。也是云橙心大,如果她是个心思敏感的,说她是哑巴,会给她造成怎样的伤害?

    因为她确实一直都没说过话。

    那是看不见的伤疤,是一辈子的阴影。

    这件事一点都不。

    张家的自扇耳光的动作越来越慢,嘴角的血痕愈发的明显,双眼也开始发蒙。陆淼淼终于开口,“行了。”

    动作一顿,又要磕头,陆淼淼却不耐再跟她说话了,只看着林立德,语气清缓,“林主事确定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吗?”

    林立德好不容易看到陆淼淼的笑,却一点都不欢喜,刚才的那一幕,自己都有些不忍,这位可好,一直安安静静看着,身姿是柔弱,但半分不忍的波动都没有,现在人还跪在面前呢,她就已经可以笑着说话了。

    抬手把所有人都清了出去。

    看着陆淼淼,再没有半分的不敬,谦卑到了极点。

    “姑娘行行好,这事我是真的过不去了。”

    陆淼淼点头,“我既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要和你谈生意的。”林立德一喜,正要说话,陆淼淼又开口了,“不过我有一事不明。”

    姑奶奶,那些海物真的耗不起了!

    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姑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陆淼淼:“我也不问你这一船海物你是怎么来的了,我就不明白,你既然买了,当初没问如何养,那人也没告诉你,如何做?”说到这事,林立德就来气,又不敢对陆淼淼发火,只得苦笑道:“被一个朋友骗了,已经找不到他人了。”

    周明泽那个混蛋,别让老子逮到你!

    还真的是周明泽,而且周明泽还跑路了?

    那这一船的海物,其实是纪家的,只是被周明泽给悄悄卖了?

    所以,纪宁已经回来了,并且开始料理纪家了?

    这样也好,陆淼淼心里稍安。有他管着,纪湛应该会回归正途,不会被养歪了。离开纪家,唯一有些惭愧的,就是纪湛了,他能过得好,自己也放心了。

    …………

    又出去了一大笔银子,但这里林立德给的很开心,因为这是公中的银子,虽然还没知会老爷,但这是一笔绝对不会亏的生意,老爷一定会同意的!沿江的这几个城,海物酒楼基本都是纪家一人独大。

    不仅是因为纪家有海路的商船,亦有海物的厨师。

    这边离海太远了,那些海里的东西,很多连渔民都分不清,更别说自己这些人了,就算有心,手也伸不过去,精湛的厨师还算好找,慢慢找总能找到,关键是海路的商船,出深海需要的船和物力消耗太大,没有巨大的财力,实在支撑不起。

    回报是巨大的,但巨大的前期投入也没几个人有那本钱。

    自家也没有。

    刚才已经试过了,那方子做出的东西,比纪家酒楼的还好吃呢!自家虽然没有那个财力,但是纪家有钱阿,而且还被周明泽坑了一把,今天出去的银子,都要从纪家身上双倍找回来!

    林立德愉快地哼着歌,往自己屋子走,似乎已经看到了从来趾高气昂的周明泽对着自己赔笑时的模样。结果刚到廊下就看到自己心腹李又青哭丧着脸站在门口,出声道:“怎么了?”

    李又青直接跑了过来。

    “叔,周明泽不是坑了咱们,他是坑了整个纪家呀,已经在官府登记逃奴追查了!”

    “什么?!”

    这一船的海物实在太便宜,而且周明泽给了就跑了,再没下文了,林立德自然要怀疑的,本以为,他是偷偷截了截了纪家的货出来卖,当时也有点顾虑,后来一想,反正只这一次,而且是他来找自己,又不是自己哄着他来卖的。

    而且,虽然他只是个奴才,但纪家这几年,早就是他的一言堂了,纪家根本就没有主事的人,外面的生意都是周明泽在包办,这是所有人的都知道的事。

    现在,周明泽成了逃奴。

    那自己,这一船的东西,都是赃物了?!

    “说清楚!”

    李又青急道:“纪家的大公子回来了,周明泽在大公子回来之前就已经卷款跑了,现在纪家大公子正在抓他呢!”

    纪家大公子?

    林立德吞了吞口水。

    “那个府试头名,只是因为父丧没有接着考,府台大人的学生,纪宁纪公子?”

    “回,回来了?”

    李又青点头。

    林立德眼一黑,身子直接踉跄倒了下去,李又青忙把人给接住了。

    “叔!”

    林立德悲愤大喊。

    “周明泽你害我害得好苦!”

    以为占了便宜,以为可以多赚点养老钱,差点亏得裤子都没了,现在好容易来了点希望,光明路就在眼前,结果这些货是赃物。当然,真金白银的交易,自己强辩可以留下,但是留下,就得罪纪家了……

    纪家一直都没有主人出来,周明泽一个下人都能在外面作威作福,还一直都是首富,就是因为那个纪宁公子,童生是头名,秀才也是头名,摆明了一个文曲星,而且他是府台大人的关门弟子,府台大人是谁?那是朝廷的二品大员!

    若非父丧,早就金榜题名了。

    纪大公子有府台大人护航,青云路还不是指日可待?

    谁都不想得罪他。

    林立德眼眶发黑了半天,终于回过了神,撑着李又青的手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

    “抽一条船出来,把那些海物全部用冰镇着,我亲自送回纪家去!”

    光把东西送回去也不够,自己确实和周明泽私下交易了,咬了咬牙,把怀里还没捂热的方子拿了出来,手在抖,心在滴血,这些都是钱呐!本来还指望它们把自己亏损的赚回来……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