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1645章 有伤天和(加更还帐)

第1645章 有伤天和(加更还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西域的吕布像是一只狼王一样,在巡视着自家的地盘,而在兖州冀州交界之处的曹操,也像是一只狼一样,在战胜对手之后,舔着自身上的伤口,仰天咆哮,彰显着地盘的主权。

    说起来,曹操原先在兖州的名声还算是不错的,当年也曾经在陈留郡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官员,留下了些许的名声,但是总就是抵不上这些年不断的征讨调集钱粮,和兖州的士族大户们的关系也自然就是越来越差,再加上边让的事情,更是声名狼藉了。

    不过现在,兖州原本有些浮动的心绪,都似乎又被弹压了下去。

    袁曹之战,曹操竟然胜了?

    这一次战役,从东到西,左中右三个战场,大小战斗十余场,双方投入的兵卒和农夫总计超过二十万人,光是河洛地区就是两场大战,更不用说中间战场之上曹操和袁绍两个人的正面对肛了。

    除了人命上面的数目之外,还有些其他的消耗,也是相当的惊人。

    双方都有修建可以容纳万数的人居住的营寨,而且还不只一座,而且对抗时间跨越秋冬,时间漫长,不仅是建筑上面的需求,连带着生活需求,对于整个交战地带的植被以及生态的破坏,都是惊人的。

    树光了。原本道路两侧的,小土坡上的,田边的,目所能及的树木,如今全数要么成为了各种器械,要么成为火中残灰。

    庄禾也光了。耕田荒废,为了不至于让庄稼成为敌人的战利品,又或是成为敌人藏身之所,要么是先行砍光,要么直接放火烧光,如今原本应该是长满庄禾的田地上面,生满了稗草。这种稗草,用来饲养牛羊倒是还算是不错,但是人却无法食用,更关键的是,曹操本身就没有多少牛羊……

    就连河水湖泊当中的鱼虾什么的,也是被打捞了一个干净。大鱼吃光了,吃小的,小的吃光了捞贝壳,但凡是能吃下去的,全数都吃下了肚子。这些原本悠闲的在河里泥里摇着尾巴,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原住民,许多便在这一次劫难当中彻底灭绝了。

    可以说,在整个的长时间的持续战争过程中,曹操虽然胜利了,但是也是遍体鳞伤,尤其是胜利的果实还竟然是带着毒的!

    虽然说曹操一开始就发现了不对,几乎是立刻就采取了隔绝措施,但是依旧有不少兵卒感染了瘟疫,在后续的几天时间内陆陆续续的发病,吓得曹操几乎根本不敢在袁绍旧营地里面再多逗留一分,一把大火焚烧了个干净,谈不上任何回收和利用。

    坑杀了袁军降兵和民夫之后,总就是有些声音泛了起来,想一想其实也是正常。这些兖州士族原本拿出钱粮来已经是十分不情愿,肉疼得要死,现在一看打赢了之后什么回报都没有,连根毛都捞不着,几乎就等同于将积攒了十几年或是几十年的财富扔水里了,就听个响而已,这能让这些兖州大户们心态平和的接受这个结果?

    曹操这个坑货,不仅是坑了种子轮,天使轮,还坑了A轮,就连B轮也坑完了,现在居然腆着脸还想要C轮!

    这谁能受得了?

    怨言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但是又不能明着说。

    于是乎,攻击曹操个人人品,表示曹操不够仁德,杀伤太盛,有碍天和的言论,就比较盛行起来,毕竟抢占道德的制高点,有谁不会?BB两句又怎么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懂不懂?

    夜间。

    “嗨,我跟你们说,知道这一次为什么有疫症么?”军帐之中,有人说道。

    “为什么?”另外一个兵卒表示可以聊一个五铢钱的。

    曹军的临时营地之中,兵卒们用过了晚脯之后,便缩在帐篷当中准备睡觉,还没有睡着的时候,便不由得相互闲扯着,毕竟好不容易胜利了,从生死地狱中爬了出来,现在正在返回豫州,心情多少也就有些放松。

    “呵呵,这个么……”先说话的那个兵卒还想要卖个关子。

    “泥娘里,说不说?”有人不耐烦了,“信不信老子起来揍泥?!说话磨磨唧唧的……”

    “行,我说,我说……”先前的那人说道,“不过你们可别说出去,这个是我从朋友那边听到的……”

    “行吧,有屁快放!”

    “听说啊,这一次疫症啊,是因为……咳咳,是老天爷的警示……”

    “怎么个意思?说明白些?”

    “这你还不明白?老天爷觉得我们杀戮太多了,有伤天和,所以生气了,给我们降了个灾祸……”

    “真的?”

    “这还有真的假的?当年主公他……”

    帐篷当中的兵卒还待继续说,却猛然间被一声呼唤打断了……

    “见过主公!主公怎么在这里?”曹纯正走着,一抬头看见了曹操站在一个帐篷之外,不由得出声招呼道。

    曹操眯着眼,看了看一旁顿时静得像是死了一般沉寂得帐篷,闭上了眼,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而行,“某来找子廉……子廉位于何处?”

    曹纯有几分狐疑的看了一眼曹操似乎站立了一段时间得帐篷,便拱手说道:“子廉将军正在前营巡检……主公若是有事,招呼一声就是了,不若某去唤子廉将军过来?”

    曹操摆摆手,说道:“某在帐中,也是烦闷,出来顺便走走……子和你自便吧,不必跟着某……”

    曹纯愣了一下,便拱手称是,先等曹操走远了,然后才带着手下继续巡查营地。

    脚步声都远去了,帐篷之中依旧是像是死域一般的寂静,若不是还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恐怕都以为帐篷之内的都是死人……

    ……这里是焦头烂额的分割线……

    袁绍和曹操的战场算是告一段落,但是战场之上的有利形势不但没有缓解许县市场的紧张局面,反而显得是更加剧烈了一些。

    从去年曹操和袁绍开战开始,粮食的价格就开始向上飞涨,从一斛一千多钱瞬间就涨到了一斛两万钱。新年过后,粮食价格上涨的势头更加迅猛,如出笼猛虎,一发不可收拾,短短时间内,竟然涨到了一斛五万钱,当下青黄不接的时候,许县之内的粮铺干脆都关上了大门,三天当中只开门一个时辰,许县城中,竟然有钱买不到粮……

    粮价越往上涨,手中还有些粮草的大户大家们,就越发的捏着粮草,不肯投入市场。就像是股票市场一样,越涨价的时候越有人抢着买,涨得越高越是不舍得卖,因为谁都相信,明天还会涨,还会继续涨……

    因此整个市场之上,所有物品的价格都几乎翻着跟头往上飙升,就连普通烧火的干柴也要一担千钱!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原本捏着俸禄的朝廷官吏们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现,他们领到的俸禄钱财毫无价值,活的还不如一个乡野的普通农户,至少这些农户可以到附近的山林当中挖野菜,采摘野果,而他们连去哪里挖野采摘野果都不知道……

    什么,俸禄当中有实物米粮?

    不要想太多了,在这样的局面下,能领到实物米粮的都是些什么人?就像是后世二师兄价格疯涨的时间,但是还有一小部分的区域得到了补贴,至于其他区域的官吏和民众,呵呵,看着高兴就行了……

    这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世间万事原本就是如此。生的地方不一样,长的地方不一样,原本就是最大的不公平,怎么可能会有公平?

    “现在这个局面……是你搞的吧?”郭嘉慢悠悠的拨开一个豆荚,然后将豆子扔到了嘴里。

    荀彧沉默了半响,说道:“你猜出了?陛下急着要举办外邦进献的庆典……然而国库又没有钱……”

    “所以你就给陛下出了这个馊主意?”郭嘉说道,听了片刻又说道,“嗯,不是你出面说的,谁?我想想,大司农?”

    荀彧默然。

    “郭誕,郭元奕……这个蠢货……”郭嘉哈哈笑了笑,“是不是我还要谢谢你?看看你用的这个计策,不仅是将陛下蒙在鼓里,还将郭元奕装了进去……到时候事发,陛下么,呵呵,然后郭家这最后的颜面也算是扫了个干净……然后我便可以顺理成章的接过郭家家主的位置了……”

    郭氏郭图跟着袁绍,而现在袁绍败落,这边郭家的人自然不可能再奉郭图号令,而郭誕则算是当下在曹操这边的郭氏之人推举出来的家令。郭誕新当上了大司农,自然想要做出一番事情来证明自己的能耐,又赶上了这样一摊子事被皇帝刘协一再催促,刚好有这样的一个歪主意,情急乱投医的郭誕觉得不错,可以一试,就一脚踩了进去。

    先是有意抬高物价,然后偷偷的销售捏在手中的各种物资,最后再将物价落下来,再用钱财将物资再买回来,一来一去,手中物资并没有减少,但是可以赚取其中的差价……

    说简单一点,就是类似于后世股市当中的某些操作。

    物价会落下来么?

    肯定会的,随着曹操胜利,秋收在即,物价最终肯定会落下一个比较大的幅度,所以郭誕当然是觉得这个计划有搞头。

    刘协也不懂经济,他只是大体上知道这样一来,公库之中的物资不会减少多少,但是会增加许多钱财,然后这些钱财就可以用来举办当下的庆典,能解决当下的问题,所以也就同意了。

    底层的农户在这个计划当中损失不大,相反,还有可能获益,因为他们平常卖不上钱的野菜还有一些粗食,现在居然也可以卖钱了……

    顶层的这些人么,也谈不上什么损失,一来一回,只不过将物资倒腾了一下,或许有些损耗,但是赚得更多……

    那么损失的是谁?

    呵呵,就跟后世通货膨胀当中损失最大的阶层一样,自然也是这些人挨刀子放血。

    “不对,公库当中原本就没有多少东西……”郭嘉又抬眼看了看荀彧,“你还将那个装进去了?辛家?崔家?还是都有?”

    “没有辛家……”荀彧说道。

    “那就是崔家了……”郭嘉点点头,“骠骑那边的崔氏也是声势浩大,怨不得这边的崔氏坐不住……呵呵……”

    荀彧又再一次的沉默了。

    “不过这个事情啊……”郭嘉仰着头,看着天空说道,“终究是……唉……有些伤了天和……”

    这个天,当然不是说头顶上的那一片天空。自然界的天空才不会管人世间的这些污秽事情,就算是人类自己搞自己,全数灭亡了,也不过是当年恐龙之事再一次重演罢了,灰蒙蒙个几千年,又会重新恢复平静。

    因此,这个天,自然是指刘协。

    曹操在前线胜利的消息传来,刘协几乎就像是疯了一样,逼迫着所有人,要立刻举行庆典……

    原因也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想明白。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荀彧夹在中间也是非常的为难,这个计策,其实也算是荀彧最终做出的一个决定,在刘协和曹操这个天平之上,他选择了偏向曹操。或者说,在这个时刻,荀彧偏向于曹操多一些……

    “陛下……年轻气盛……”荀彧轻声说道,声音小得连郭嘉听的都有些吃力,“……总是要经历些风雨的……”

    郭嘉摇着头,说道,“这个事情啊……若是陛下想不明白……那么最后陛下必然会怨恨你……若是陛下想明白了……嗨,多半也依旧会怨恨于你……何必呢……”

    荀彧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去。

    郭嘉哈哈一笑,拍了拍荀彧的肩膀,说道:“没事,还有我在这呢……我能理解你,也支持你……”

    荀彧不由得笑了笑,笑容里面的无奈之下也透出了一些暖意。

    “所以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郭嘉指了指桌案之上的干豆荚,瞪起了眼,“看在我这么理解你,支持你的份上,你居然只是给我带了些干豆荚?没有肉就算了,酒多少也要有一坛吧?一斗?一壶总有吧?啊?”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