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第四百六十六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黄澄澄的子弹一颗颗塞进枪膛,手一甩左轮手枪的转轮就归了位。祖宽深深吸了一口气,湿润的空气吸在肺子里面非常舒服,甚至有一种胸腔被打开的感觉,这就是扬州这地方不多的优点之一。

    可惜,有灰烬飘散过来。接着就是呛人的烟味儿,夹杂着烧烤的味道。烤全羊祖宽是喜欢的,可烤人就没人喜欢了。

    二百多米外面燃烧着熊熊烈焰,二十几辆大车和押运的士兵在一起燃烧。

    今天的收成不错,刚刚出来没多久,就碰上了一队运粮队伍。押运的南明军士兵,不但不投降居然还敢还击。这是祖宽不能接受的,三名手下惨死。这需要敌人也付出代价才行,杀了自己的人然后选择投降乞求宽恕。祖宽认为这是对他智商的侮辱!

    投降被拒绝,押运的士兵们只好和这二十几车粮食一同燃烧。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烤肉味道时,祖宽决定不在这里待下去了。

    曹文昭是猛将但他并不傻,他知道这样攻城最后的结果就是兵力耗尽而兵败。扎稳了营盘之后,曹文昭派出祖宽带着骑兵营,对扬州城的粮道开始骚扰。

    扬州城是江北数得着的大城,城内人口数十万。加上周边乡村,人口达百万众。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每天消耗的粮食车载斗量。老子就和你拼消耗,看看到底谁耗得过谁。

    单单凭借自己这一个师,绝对不可能困死扬州城。可骑兵营却想头凶悍的饿狼一样,每天都在摧毁扬州城的运输队。

    扬州的粮食,好多其实是在用船运输。可用船运输也有个麻烦,那就是江南河道好多都很窄,基本上都在步枪的射程之内。

    在岸边放上几枪,找个当地人喊话。那些运粮船就会乖乖停靠的岸边,祖宽也不废话。把船聚拢在一起,扔几颗燃烧弹了事。熊熊烈火伴随着稻米的香味儿,比烤肉的味道强多了。

    祖宽很喜欢这种文明的方式,老子只是烧你的粮食也不杀你人。那些运粮的船老大,在地上跪拜着喊:多谢军爷饶命。

    时间过去了半个多月,祖宽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毁了多少粮食和给养。

    骑兵的特点就是来去如风,从辽东打到江南祖宽更是个中高手。骑兵战术在他们手里玩的贼溜!

    首先派出探马在高处,然后风一样刮到对手面前。在对手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水泼一样的子弹就打过去。江南禁军还在用前膛装单发枪,打一枪要装填好久。

    左轮步枪就没这一说,六发子弹噼里啪啦的往外扔。冲到近处,没人又有两把左轮手枪。一般情况下子弹没等打完,对手就崩溃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把大车集中到一起,然后扔几颗燃烧弹了事。

    简单!太他娘的简单!

    对于祖宽来说简单,对于城里的扬州守军来说就是梦魇。

    骑兵营神出鬼没,被焚毁的物资一天比一天多。黄道周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虽然扬州城里有粮仓。可这是几十万人在一起吃喝,就算是米山面海也有吃完的一天。守城战最怕的就是粮草不济!没吃没喝,不用人家打自己就垮掉了。

    “大人,得想个办法才行。这才十几天就损失了八百多辆大车,再这么下去咱们扬州城里就没有马车了。”张汝林急得跳脚,运输粮秣都是他的手下。这十几天下来,不但人员损失惨重,大车也损失惨重。

    “他们有枪,你们手里也有枪。那么多人,就打不过几百个骑兵?”黄道周斜着眼睛看着张汝林。

    听到这话,孙可望和刘文秀都同情的看着张汝林。这位黄府尊对打仗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人家用什么枪,自己这边用的是什么枪。人家是马上的骑兵,自己这边呢?不过就是一群步兵而已,骑兵对步兵的优势,恐怕这位黄府尊也不晓得。

    “府尊……!”张汝林想给黄道周普及一下现代军事常识,可话到嘴边就被黄道周给喷了回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对方不过数百人的骑兵。你一定要想办法给我消灭他们,二位师长可以帮你的忙。”黄道周是府尊,按照大明惯例以文制武。来增援扬州的官军,都得听黄道周的才行。

    更加上马士英有吩咐,孙可望和刘文秀也只能听命称诺。

    领导就是领导,下放过工作指标之后抬屁股就走。空留下三个哭丧着脸面面相觑的将军!

    “辽军骑兵比鞑子骑兵还厉害些,胯下都是上好的蒙古战马。咱们跟他们打,简直……!”张汝林看着黄道周的背影,哭都哭不出来。

    “就是,这些骑兵打不过可以跑。咱们怎么办,就凭借两条腿?”孙可望也是摇头。

    “江南不产良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辽军每个师都有骑兵营,咱们可没那个配置。想要跟他们打,只能打伏击才行。

    骑兵的速度快,伏击的战场就得大才行。这样一来,耗费的兵力就多。可这么多兵出了城,万一辽军在这个时候攻城可怎么办?”刘文秀抱怨之余,总算是出了一个主意。

    “晚上可不行,乌漆嘛黑的虽然利于埋伏,可也利于辽兵突围。不用别的,看枪口火光就知道哪里人多哪里人少。找到薄弱点,骑兵一冲就能冲出去。咱们也没办法!”

    “那就把他们往沼泽里面引。”

    “你当人家傻么?”

    没商量出个啥来,自己人先有吵起来的征兆。

    “那你说怎么办?”

    “引他们到沼泽肯定不行,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这个陷阱。咱们还是趁着晚上引诱辽兵出战,不过围三缺一。故意放出一面来布置重兵,把火力都集中起来。集中上前杆火枪一通打就算是辽军骑兵再牛,也得被打个人仰马翻。”

    “这倒是有点儿意思!”

    “就这么干了!”

    ***************************************************

    “师长,城里送来的情报。明天晚上会有大批粮食从扬州南门运进!”

    “哦,看起来祖宽把他们打疼了。大白天的不敢运粮,转而是黑灯瞎火的运粮食。明天是初七,天上还有点儿月亮。”曹文昭想了想,算了一下日子有看了看天。这天气,看起来不像是要下雨的模样。如果是晴天,应该还有些月光。

    “晚上运粮,难道咱们就会放过不成。既然知道了,就让祖宽去干他娘的。可惜,侄儿不是骑兵。”曹变蛟兴奋的挥舞着拳头,可想到这仗没自己什么事儿,脸色立刻就落寞下来。

    “你是不是骑兵无所谓,只要打赢了这一仗就是咱们三师的功劳。传令给祖宽,让他务必烧掉这批粮食。断了他扬州的粮道,倒是要看看几十万人能吃多久。”曹文昭对坚固的扬州城也没办法,只能这样耗着。反正,对手的消耗远比自己要大。

    “诺!”传令兵答应一声,急忙忙的去传达曹文昭的命令去了。

    *************************************************

    “这些天属下联络了一些营级军官,温体仁把师团一级的主官换掉不少。可大多数营连一级的军官却没有换,这些人都是大人您一手带出来的,他们的心都还向着大人您。”绿珠这几天陪着李定国到处跑,也联络了一些小军官。她在边上察言观色,发现这些人的确是从心底崇拜史可法。

    刚来扬州的时候,绿珠还怕这任务不好完成。现在看起来,要比预想的情况好上许多。

    “南京禁军是老夫一手创立,尤其是十师和十一师是后组建的师。每个连级军官都是老夫甄选出来的,有些还是当年跟着老夫在望海寨死战的老兵。温体仁虽然能找几个蠢货换掉师团一级主官,可他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这么多人来替换这些营连级别军官。

    老夫暂时不便出面,只要让李定国挑选可靠的人联络。到时候老夫登高一呼,就能让这扬州城变了颜色。”史可法一脸的霸气,三军主帅的威仪彰显无遗。

    “大人,不好了!”李定国一头闯了进来,脑门儿上都是汗水。

    “怎么了?这是在扬州城里,这样慌慌张张的被人听了去,还不要了你脑袋?”史可法见到李定国这样慌张,立刻训斥道。

    “大人,出大事了。今天晚上,孙可望和刘文秀要伏击辽兵骑兵营。已经出城两三个团,加上扬州守备军,恐怕有三四千人的样子。辽兵的骑兵营,也不过就是几百人。这……!”

    “什么?消息可靠么?”绿珠一下子就站起来,这消息太过重要。

    “是十师的一个营长告诉我的,绝对错不了。”李定国有些发急。

    “必须把这消息送出去,现在曹文昭手里能够威胁扬州粮道的,只有这支骑兵。如果他们被干掉,曹文昭就只能硬攻扬州城。一旦辽兵出现重大伤亡,难保说已经联络的人不会出现反复。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趋红踩黑邀功献媚之辈。

    城门封得严严实实,普通百姓根本不许进出。万一出现那样的事情,咱们就只能洗干净脖子等死吧。”史可法一脸的凝重。他想事情,从来都是往最坏处想。

    “城门封了,咱们的人也不能出城去送信。”绿珠慌急的道。有情报送不出去,这让绿珠心里像是长了草。

    “守备军里面有没有咱们的人?”史可法笼中老虎一样的踱着步子,忽然抬起头问道。

    “倒是有几个,可他们都是炮兵。城头可都归巡防营管的,现在大白天的城墙上防守严密,根本没机会把情报送出去。”

    “炮兵……!”炮兵的位置在城墙后面,想让他们爬下城墙送信,的确不太容易。

    “白天不行,那晚上呢?”

    “晚上趁着夜暗,在半夜松懈的时候或许可以从城墙上顺绳子爬下去。可那个时候再送信,啥事情都来不及了。”

    “不要慌,总有办法的。”

    ************************************************

    黄昏的时候,祖宽饱餐了一顿战饭。军中的饭食不咋地,挂面煮的像是鼻涕一样。还好今天晚上要作战,厨子拿出来大盒的牛肉罐头,跟面一起煮。

    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祖宽带着人出发。目标就是扬州码头,按照内线禀报。距离扬州城三里左右的扬州码头,今天晚上会卸下大批粮食。祖宽的任务就是把这些粮食都烧了,最好是连船一起烧。

    因为是夜袭,所以马蹄上都包了布。战马走起路来,声音不大却很沉闷。来到运河边上,祖宽掏出怀里的怀表。也不过就是十点钟左右的样子,看起来自己来早了。

    远远的就看到扬州码头有好多灯火,夜暗中十分明显。祖宽立刻派出斥候去查看,情报上说是半夜,怎么现在粮食就来了?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两名斥候就跑了回来。

    “营长,码头上似乎有好多人。远远的看不清楚,可到处都是火把。外围有哨卡,而且还是明暗哨都有。我们怕惊了他们,没敢继续往里面探。”

    “看到船没有?”

    “码头上有两艘船,不是很大。可能运河里面还有!”

    “咱们等一会儿,让他们把粮食都卸下来再说。下马!”祖宽一声吩咐,所有人都下了战马。战前,需要好好养养马力绝对不能还没打仗,就让马儿累着。

    又等了一个小时,祖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侦察排,你们先摸上去。把那些明暗哨都给老子摸了,记住了,能不开枪就不要开枪。老子今天要把这些粮食,连带运粮船都烧个精光。”祖宽一声吩咐,立刻有二十几条汉子隐没了黑夜之中。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