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玄幻小说 > 流金时代 > 你的灵魂深处,是香的还是臭的

你的灵魂深处,是香的还是臭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第1八9章又傻又执着的爱,感动了姜西

    后来,只要江东西在家写作业,我就赶紧把我们的房间门和她的房间门都关紧,生怕我大闺女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说实在的,姜西写文这么久,我还从没见她这么失态过。或许以往进组里写剧本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些挫折,但我相信她肯定很娴熟地化解了自己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

    好几次我劝她:“算了吧,狗尾续不了貂,你虽然扑街文坛十数年,好歹铮铮铁骨,有那功夫,不如再开一本又是一条好汉……”

    姜西那边却并没理我,仍然揪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喃喃道:“我就不信了,我这条陈年老貂怎么就粘不上她这只巴狗的尾?嗯?”

    我看着她又往上移动了两毫米的发际线,摇头叹气:“怕不是拿到稿费的第一件事……就是得去植发了吧?”

    慢慢的我了解到一些具体情况,姜西的烦恼并不单单在于那个文怎么难续,相反,她只花了一星期的时间就写出了一个在我和她看来都很不错的结尾,可惜,也仅仅是我和她两个人觉得不错。

    她发给王大胜之后,只得到了一点简短的评价:“似乎略有欠缺。”

    姜西一向直率,当时就问了人家,欠缺在哪里?有什么具体的意见可以提,并且一再强调是完全围绕着王大胜自己本人提供的寥寥两百多字的简纲,加工而成的。

    只是,我从姜西得到反馈之后的木讷表情里再次看到了一股凌厉气息。

    饭桌上,姜西狠狠嚼着嘴里的牛肉块,愤然道:“我问他哪里欠缺,他就说自己并不懂文学,姜老师你看着改,行,我又读了一遍前文,自以为摸清了他老婆的风格套路,改完之后给他,你猜他说什么?”

    “啊?说什么?”我很尽职地扮演起一个捧哏。

    “他说,读起来好像没有他老婆之前写的那股灵动!我的天,我把前文翻了快一百遍了,也没见到任何一段的字里行间让我感觉灵动的!还有,什么叫灵动?我让他解释一下,然后他又是那一副‘我是外行,别问,问就是再改改',你说,你说气不气?”

    “那是!出离愤怒了都!”我拼命点头,赶紧把盘子里最有嚼劲的牛筋夹到了她的碗里。

    她二话没说把牛筋放到嘴里,更加咬牙切齿地说:“我好不容易又改了一次,结果他不到两分钟给我回复,要我最好是整一个开放式结局,留给读者更多遐想空间……”

    她突然一摔筷子,我鼠躯一震,“怎么了?”

    “我当时眼珠子都快气得掉出来了你知道吗!他,他他他……压根儿没接收我的文档啊!没接收啊!他根本没看!”

    平复了一会儿,她肩膀有些耷拉,把筷子头含在嘴里,使劲儿咬了两下道:“今天上午我最后一次尝试妥协,把文档传给了他……”

    “然后呢?”我预感还有意外“惊喜”!

    “我说我觉得自己写文十多年,都没这么认真地对待过一篇文,尤其是这还并不是自己一手写的文,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我觉得彼此都应该拿出一些诚意……”

    “结果?”我给姜西剥了一只虾,准备着,希望待会她生气时,吃到她喜欢的美味鲜虾能稍微消消气。

    “结果他给我回了一句:俗话说的好,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听到这句话,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看着手里的虾肉,我塞自己嘴里了,因为我觉得这颗虾仁大概不会起到什么作用,那还不如让它去一个更能体现它价值的地方。

    果然,姜西气得翻了个大白眼,一拍桌子吼道:“他还真把自己当霸总了啊!还俗话说得好?这恐怕不是得了霸总病,这简直是一逗比啊!”

    “老婆,别纠结了,工作我一定好好找,你别再勉强自己了。”我当然不能让我老婆继续受委屈,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大概

    基本可以确定,那个王大胜,肯定不是骗色的,没有哪个金主骗色之

    前会想要把女人头发撸光的,但是……骗稿还是有嫌疑的。

    更何况姜西这么难受,我便真的不想让她搞这个事情了,早点

    结束早点省心吧。

    “嗯,一会儿我直接和李哥谈,那个王大胜,让他哪儿凉快蹲哪儿去。”

    姜西毅然拍板,我更加松了口气。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知到了晚上,我欢欢喜喜把女儿从辅导班接回来,正想约着姜西一起到楼下散散步的时候,却发现姜西她又坐在桌子面前拍键盘、揪头发了……

    我心里一沉,忙去问她:“怎么还在写这个东西?你不会是签了什么霸王条款了吧?”

    姜西捏着眉心,把椅子转过来对我说道:“没什么条款,我下午和李哥聊了许多,想着既然答应试试看了,还是应该再尽点力”。

    我盯着姜西那张疲惫的脸,摇了摇头,我自己的老婆我还不了解吗?

    “老婆,你可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的人,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李哥说了什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

    姜西说,“本来下午我给李哥打电话的时候气势汹汹,甚至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一分钱不要,只想尽快清仓这件事,越快越好。结果,李哥颇有耐心地听我抱怨了一通,等我的情绪逐渐平复之后,他对我说,王总这个人是古怪了一些,他认识他不久,但他觉得王总不是坏人。前几天兰兰找到他,说有个靠谱的朋友想找活儿干的时候,他就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把王总这个活儿介绍给了我,他还说王总这一年多以来,单单找人写剧本、续文,就已经花了快八百万了,所以现在不靠谱的人,他是不敢介绍给王总的。”

    “八百万?找人写个剧本要花这么多钱吗?你确定这不是在讲笑话?”我眼睛眨了眨,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

    不过我这会儿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王大胜的情景,回忆着那张冷酷装的脸——看着虽然有点那啥,但也没觉得那么傻叉呀?

    “我当时听了这话跟你的表情差不多。”

    姜西指了指我的脸,然后迅速用手制止我继续说话,她接着道:“李哥说,这个王大胜都快成了圈内的笑柄了,一开始他也以为王大胜是个人傻钱多的主儿,可是后来了解一些内情之后,发现其实王大胜并没有多少积蓄。”

    “所以,他果然是在摆谱,装十三对吧?”我真是没忍住,也翻了个白眼。

    “别打岔。”姜西假装凌空扇了我一下,“李哥说王大胜之前生意应该做得确实不错,只是后来公司遇到了一些问题,破财消灾了,这期间他老婆又做了个大手术,手术恢复地不理想,还疑似患上了抑郁症……这么一反一复折腾,王大胜的老婆当然没法继续保持更新,时间越拉越长,他感觉自己老婆也变得越来越抑郁,和他越来越疏离,所以他才会想着帮他老婆圆梦,让那篇未完结的文顺利完结,并且,他还想用尽一切办法将她老婆的说拍成连续剧。”

    “哦!”我点点头,心里突然有了一丝莫名的心酸,原来他是那样的霸总王大胜啊!突然觉得他并没有那么讨厌了。

    “只是他可能把拍剧想的太天真了,要不是李哥后来和他接触多了,给他做了一些科普,他怕是还会以为,找一个编剧把说改成剧本,就能万事大吉了,咳!娱乐圈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土大款被忽悠,被骗得倾家荡产!”姜西叹气道。

    “我也有点好奇,他到底是怎么被骗的呀?”八百多万啊,难道人家一要,他就给了吗?

    “之前他找了个传媒公司,人家答应帮他拍剧,从剧本改编一直到成片,总共收他五百万,说实在的,这事给你你信么?”姜西挑眉。

    我信不信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压根就算有八百万,我也不会舍得拿去拍剧呀,否则我老婆还能是十几年的扑街吗?

    “不是说有个低成本的剧,只花了二百万?”

    尤其我记得那个剧还火过一阵子,当然,实际上对于拍剧、写剧本,我也是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

    “但是你觉得以王大胜那种性格,会接受低成本剧吗”?

    姜西摇摇头接着说,“那个传媒公司给他发了些特别带感的样片,还说要弄一个什么海选角色的活动,看似轰轰烈烈,实际上就跟过家家似的。”

    “所以他是被骗了?还一下子被骗了五百万?”

    总觉得不可思议呀。

    “那倒也不算,人家也的确是办了活动,找了不少大学生来试戏,只是他忙于自己的工作,压根一次也没出席过,后来他跟人家公司说,希望由他来定男、女主角,人家公司一听,以为这是来了个大金主,看来是准备请些一流明星过来助阵了。”

    我更加好奇了,竖起耳朵听姜西讲述,越发觉得像听悬疑故事似的,剧情跌宕起伏的。

    “结果,人家公司打听来了几个有档期的明星,他一听价格懵了,一集五十万到一百万不等,你想想……”。

    姜西蹙起秀眉,拖长了声音,“他那边当然就想退出了,可是合同签了也不能单方面解约,提前撤资等于违约,而且剧本也已经给他写出来了,还是找的圈内一位挺有名的老师给改的,光一集的改编费都十多万,这就像滚雪球一样,雪球越滚越大,他拿出八百万之后,还成了负债方,哼哼!这笔钱到现在还挂在人家公司那边,他也知道要不回来了,官司也打不赢,只能怪自己傻,被忽悠进去了。”

    “不是说八百万吗?那其他钱花在哪里了?”记得姜西刚才说的是五百万啊。

    “李哥说都给了一些中介公司,或者是经纪人,他老婆有几个特别喜欢的明星,为了让她老婆高兴,他给那几个明星粉丝团捐款,微博打赏,他以为能稍微攀上点关系……将来找那些明星参演他老婆的电视剧会好说话一些,让明星跟她老婆成为好朋友,或许能让她老婆开心,抑郁症得到缓解。”

    我,“……”,突然觉得我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那个人。

    姜西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满脸写着同情:“尴尬的是,因为某些心知肚明的原因,这些钱走的还都是对私转,所以估计是打了水漂吧。”

    最后姜西引用了一句李哥的总结:“隔行如隔山,王大胜在这个陌生的圈子里,真的是比白还白。”

    我沉默着,过了许久才低声地问她:“那你……是准备要继续了?该不会是因为同情心泛滥吧?”

    姜西也沉默了片刻,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虽然王大胜很傻,但我身为女人,身为妻子,被他对妻子的那份又傻又执着的爱感动到了!所以,我打算再努力一次,这次我要尽一百二十分的力”。

    “但是如果他一直不满意,你就一直和他耗下去?”这是我最担心的。

    “那不会,我已经想出办法来了。”姜西对我狡黠地眨了眨眼,。

    我,“……”到底是啥方法啊,就不能不卖关子吗?

    读者伙伴们不要怪我,我老婆这人什么德行你们都知道,是她卖关子,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也着急想知道呢!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