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玄幻小说 > 流金时代 > 180章IT行业中年寒流,刮到了我

180章IT行业中年寒流,刮到了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大姐,你跟我说实话好了,我妈到底因为什么想回去?”

    我大姐又想了想说,“她前两天跟我通电话呢,就说,不太习惯住房子,她跟我在家住的是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住惯了,她说房子,又是一楼,通风性不是很好,她觉得有一点闷的慌。”

    大姐的房子就是离婚时从陈生手上分到的,陈生不再找大姐事儿了之后,我妈年纪越来越大,就住到大姐那里去了,方便两人互相照顾。

    我说,“那房子你也来住过,是南北通透的,采光也不错,买一楼是考虑她爬楼不累,怎么会不通透呢?”

    “呵呵呵!”大姐突然就笑了,“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感受得问俺妈,她就说感觉不通透,老人的感受跟我们不一样吧?我们家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确实会更敞亮一些。”

    “可你们家的房子是五楼呀,她不是爬楼腿疼吗?他要是不怕爬楼,我也可以给她买五楼,还便宜呢,不过我现在在我们这里确实买不起一百二十平的房子”。

    我说这话时没有带情绪,全都说的是心里的大实话,亲姐弟之间说话也没什么噎着藏着的,我大姐也没有不高兴。

    她只是笑呵呵地说,“老人有什么想法我们也控制不了,我和你二姐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那俺妈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等她想去你那的时候,再让她去,她不想去了就不去,你也不用多想,我跟你二姐都知道你和姜西有孝心!所以她走了,你们还像原来那样好好过日子吧,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我很遗憾,都没有好好孝顺妈”我说。

    大姐又笑着说,“你也不要这样想,你和姜西为妈所做的,她心里都知道,她感觉到你和姜西想孝顺她,她就幸福了,至于怎么生活,还得看她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大姐都这样说了,我也只能说,“那行吧,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周末把妈送回去,以后妈如果想来了,你再送她来”。

    “好的好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我妈就这样走了。说实话我真的很遗憾,我那么努力的贷了七十万的款,承受着还款的压力,就是为了能让我妈在我身边享受儿子带来的天伦之乐,可是老人总有老人的习惯和想法,我也只能顺着她。

    夜深人静,我跟姜西躺在床上的时候,聊起这件事,我还一脸遗憾。

    姜西就说,“这也没什么,既然你妈不来住了,那个房子我们就租出去。”

    我说,“那万一过两个月她又想来住了呢?”

    姜西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虽然她是你妈,但也不能不讲道理,一个月可以租三千多的房子,不可能为了她偶尔来住一下就一直空置在那,如果她只是偶尔来住一下,就让她跟我们这边凑合一下,她什么时候要来长住了,我们再把租客退走,就这么决定了!”

    我,“……”。

    我看得出来,对于这件事姜西也是有一些不高兴了的,毕竟当时我们俩为这事付出了很多,这好一顿折腾,就是希望能尽一份孝心,结果还没成功。但是她也没说什么,只是随机应变的处理着后续的事情。

    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她这样做也没错,毕竟我们家贷款七十万,每月的还款五千,还是有压力的,把房子租出去,每月多了三千多块的房租,能很好的缓解我们的压力。

    我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我想孝顺我妈的心和我想过二人世界的愿望都落空了,没有什么开心与不开心,视乎这就是生活,我们不用过于太较真,顺其自然,只要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怎样都好。

    我唯一比较在意和担心的,就是希望我的工作不要出问题,然而,017年,i行业中属于中年员工的寒流真的来了,危机重重中,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某大型国企工程师,扔下两个孩子和妻子孤儿寡母,以及自己年迈的父母,狠心地从高楼跳下身亡。

    那件事在外行人的眼中,可能只当一个故事来看,但在我们内行人的眼中,就是一次重大事故,以及危机的标志。

    整个i行业都动荡不安起来,我也觉得自己似乎身处在了那一叶飘摇的泰坦尼克上。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失眠!

    果然,我的公司也出现了裁员危机,并且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员工被裁,但公司不会直接裁员,因为直接裁员要给员工工作年限)1的补偿款,所以,公司会用各种方法,将员工调职到不合适他的位置,这样会出现两种结果……

    第一种结果,促使员工无法胜任新职位,逼于无奈,只能自己重新找工作,不管员工有没有找到新工作,只要自己提出辞职,公司就不用给员工任何补偿款。

    第二种结果,员工在不适合的岗位上,必然做不好工作,也出不了业绩,那么公司会在适时的时候,提出某位员工业绩不达标,因此合理辞退某员工,这样,也不用公司给员工补偿款。

    这大概是很多公司都喜欢玩儿的猫腻,无论是国企还是外企,而这样的猫腻,让本就弱势的员工投诉无门,因为公司并没有违反中国的劳动法,他们是钻了劳动法的空子来变相裁员。

    假如员工为几个月工资一定要去仲裁、打官司,能赢的机会只有10%,可能还要耗上一年半载的时间,所以,大部分员工选择的处理方法,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吞了。

    那段时间我们每个员工都人心惶惶,谨言慎行,深怕这股寒流刮到自己身上,表面上努力工作,背地里拼命发简历、托人联系工作,可是,几乎每个公司的回馈信息都是,“我们公司也正在裁员呢,暂时不接受任何社招。”

    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里,会是一种怎样的恐惧,不光是员工,管理阶层的危机也不,因为管理阶层除非特别优秀的,自己能带业绩的,否则,工资高,更不好找工作?

    总之,整个i行业都非常的寒冷。

    而令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到我身上了,在裁员大潮中,我也是其中一个被调离到不适合我岗位上的一员。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一直没有跟姜西说我心里的恐慌,当然是不想让她跟着我着急、上火,而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仔细想了想,不能再瞒着她了,免得事情严重了,会让她措手不及。

    那天吃完晚饭,我对姜西说,“我可能会失业,我被调到了不适合我的岗位上,我现在比较茫然,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接受这份工作,如果接受了,未来我可能就是那个业绩不好被辞退的人,拿不到一分钱的补偿,因为这根本就是阴谋。如果不接受,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其他的工作,可能要断了收入,我们家将会面临很大的经济危机。”

    姜西听完我的话,并没有很慌张,依然一脸淡定地说,“我觉得还好啊,我们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你以为这段时间你没说,我就不知道i行业的信息吗?某国企i员工跳楼自杀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早就想好了,如果你失业了,我们就搬去房子住,这个大房子能租到接近六千块钱了,杭州的房子能租到三千左右了,加在一起有九千多,去掉我们每个月还贷款的五千左右,我们家还能剩下四千块钱的生活费,可能经济紧张点儿,但并不存在生活不下去。”

    “万一有什么意外?或者生病需要花钱呢?”这是我最担心的。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咱老百姓最怕的就是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而有钱人和穷人之间,最大的差距不就是一场病吗?

    姜西却笑了说,“如果真的那么需要钱的话,我就把房子卖一套,以前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都没怕过,现在有什么可怕的呢?你说是不是?”

    我从姜西那阳光般的笑脸上,看到她的自信,她似乎把一切都想好了,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是这一次,我还是怎么都不能安心和高兴起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姜西睡熟之后,我一个人起来走到客厅的窗边,我看着外面茫茫的黑夜,那个跳楼的员工的脸,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思想好像陷入了死胡同,我总是情不自禁去揣摩他的心理,因为我面临着跟他一样的问题。

    新闻上报道说,他家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差的,虽然有房贷,但也并不是失业就过不下去了,可是他为什么会选择一跃而下?我……其实视乎有点儿能理解的。

    要是五十岁左右了,若说退休也就退了,心态上可能也比较能接受,可刚四十岁的年龄,就说让我们退休了?并且我们这些互联工人,似乎退下来以后,什么都不会做。

    以前看过一个帖子,大概的意思是说,人不要守着一条路走到黑,在走一条路的同时,要有两手准备,为自己准备第二条退路,他还拿《法医秦明》的作者举了例子,说一个医生,为自己准备了当作家的第二条路,假如他医生的职业做不了了,他还可以退而求其次当作家,他绝不会因为失去了医生的职业而感到人生的绝望。

    可我们这些i行业的程序员们,有几个为自己准备了第二条路呢?至少我没有,我没有那样的能力,每天加班、加点的应付工作都有些力不从心,还哪有精神和能力去为自己准备第二条路?

    我觉得除了在i公司里面打工,像我这种性格的人,真的别无选择,其他的事我也没有信心能做好,所以,当面对这样的事情时,就会让人有一种无路可走的感觉,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好像是尊严被践踏,我们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我们时常被人称作为高科技人才,可我们刚到四十岁,正是经验丰富,可以发光发热的阶段,却突然被这个社会遗弃了?

    那种失败的感觉,会让我们产生一种无以名状的压抑和绝望。

    从十八楼跳下去的话,一定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砰”的一声,一切失败和无奈,就都烟消云散了,其他人已经顾不上了,自己先解脱了吧!

    有那么一瞬间,我特别能理解那位跳楼的工程师了,若是无牵无挂,或是一时冲动之下,我在想,在被辞退的那一天,也许我也想结束这一切,因为不想面对失败的人生,不想面对那么努力还很失败的自己。

    正当我脑袋走入死胡同,思绪越陷越深的时候,我听到卧室里传出姜西的喊声,“啊!老公!老公!”

    她的惊叫声打断了我心底那份被阴暗笼罩的思绪,我心爱的老婆,她总是能牵动我的心。

    我一个箭步冲到房间,看到她满头大汗,一脸惊恐。

    她看到我的瞬间,一把将我搂在怀中,哭喊着说,“老公啊!我梦见你也跳楼了,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我们不缺钱,我们生活怎么都能过好的,我有办法让你过好的,就算我赚的钱不够养家,我卖套房子我们也不会缺生活费的,你要是觉得精神上没有支柱了,我给你开一个饭馆儿干,前几天新闻不是还报道,有一个大学教授辞职在家开快递接收点了吗?大学教授可以,你也可以的,一定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干的,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呀!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孩子怎么活呀?我们那么爱你,你忍心让我们一辈子过着撕心裂肺地生活吗?”

    姜西的话,如同一根针,刺中我的心尖儿,让我有一瞬间疼痛般地惊醒。

    我刚才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难道被鬼上身了?是魔鬼在诱惑我去死。

    此刻清醒过来,我竟然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也要感谢我老婆。

    试想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当然是因为她担心我,并且她敏感地发现了我情绪的异样。

    这样的老婆,那样可爱的孩子,如果我还有那样负面的想法,我真的是不知所谓了。

    姜西擦了擦眼泪,企图继续劝说我,“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一些挫折,老公,你的人生有这么爱你的老婆和孩子,有这么幸福的家庭,你已经很成功了,其实那些想不开自杀的人,并不一定真的比别人过的不好,只是心理承受能力差而已,比他们悲惨的人多了去了,而你们现在所经历的这点中年危机,跟那些大病、大灾的人比起来,又简直是九牛一毛的挫折,有什么好寻死的呢?”

    以前每一次听姜西讲道理,我都觉得很受用,也都能欣然地接受和不吝地赞美。

    可是这一次,我只想说那句话,道理我都懂,可有时候人就是喜欢钻牛角尖,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就很难走出来。

    看见姜西那么担心我,我把所有窒闷的情绪都隐藏起来,笑着问她,“那你说这个调职的工作我要不要接受?”

    其实我会问她这句话,纯属为了转移话题,因为在我心里已经决定了,我无路可选,只能接受调职,至于什么时候被找理由辞退,只能说走一步算一步。

    我真的觉得……我是别无选择的!

    然而,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姜西她给了我另一个答案!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