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玄幻小说 > 流金时代 > 第151章6400字

第151章64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眼前这个两腮凹陷,面色蜡黄,头发稀少,都要秃顶了的男人,竟然是……

    “彤彤爸吗?”

    姜西几乎不敢认地对男人喊了一声。

    男人这才没精打采地看向我们,一瞬间愣了一下,而后眼圈有点发红地说,“是你们一家三口啊?真难得遇到你们啊,今天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啊!我正想找你们呢,我也不知道你们家的门牌号,也没有你们的电话,我想找你们说点事儿,你们给我点时间可以吗?啊?可以吗?”

    他近乎用着苦苦哀求的表情看着我们,深怕我们不答应似的。

    我和姜西互相看了看,见他的样子也猜到是得病了,但是我们想不到什么病能让他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我们夫妻跟着他到了区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江东西去不远处的游乐设施玩儿了。

    “怎么会这样呢?出什么事了?”我疑惑地问。

    “咳!”彤彤爸深深叹了口气,而后双目无光,好像没有焦距般地说,“我以前从不相信报应,直到报应轮到了我的身上,我信了,我也终于明白了那句话‘上帝要你灭亡之前,先要你疯狂’我就是太疯狂了,抛妻弃女,没快乐几天,我就发现,我真的被那个女人骗了,结婚前,她各种温柔,结婚后,光想着跟我要钱给她女儿买这、买那,连家务都不做,还想让我做,我跟彤彤妈过这些年,她都没怎么让我做过家务的……”。

    大概是人正在经历苦楚时,内心都会变得特别脆弱,说到这里时,彤彤爸便像个孩子受了委屈一般流出眼泪了。

    而我和姜西却并没有流露出同情的思绪,对他,似乎同情不起来。

    他抹了一把眼角,接着沉声说,“我得癌症了!而且是那种此前没有任何症状,一出现症状,到医院一检查……就是晚期了,我知道,我这纯属是报应啊!可是老天是不是对我太狠了点,连个悔改的机会都不给我,临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连顿热乎饭我都吃不上了,呜……”。

    他说着,就哭起来了,哭得像个无助的孤寡老人。

    “你新娶的老婆呢?她不能照顾你吗?”姜西问。

    “咳!别提了,当初跟她结婚前,我买了这套聚的房子,我也是留了个心眼,结婚前让她签了婚前财产协议,她同意这个房子没有她的份,本来嘛,这个房子……是我和彤彤妈一起攒下来的,我不舍得给彤彤妈分,我也不可能舍得给她分,就算我再喜欢她,毕竟认识的时间还短,结婚前她也兴高采烈地同意了,还说我的做法是对的,可结婚后,慢慢就开始变了。”

    他似乎是说话多了会累,深深吸了口气,才又接着说,“她不但想管我的工资卡,她还限制我给彤彤买东西,时不时的还总跟我提,要把她的名字加到房本上,我不同意,她就跟我闹,生气了,就不给我做饭,连夫妻间那方面的生活都成了她跟我谈判的筹码,不答应她的要求,她就不跟我过夫妻生活,渐渐的,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不好,我也越发发现了她的恶劣,突然感觉,她没有彤彤妈好……”。

    他说着,一脸懊悔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跟姜西都静静地听着,很多事,不用再问,也能猜到几分了。

    “当我刚刚有了要跟她离婚,然后跟彤彤妈和好的想法时,有一天我突然胃疼的厉害,去医院一检查,就是……胃癌晚期了!”

    “胃癌晚期”这四个字,似乎有着千金之重,花光了他的所有力气一般,说完他就疲惫地靠在椅子的背上,闭上眼睛企图休息一会儿。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再次开口说,“陈静霞见我死活都不同意把房子加上她的名字,我请病假也没有工资了,她就提出跟我离婚了,我想了想,离了也好,我跟彤彤妈过了十年,过够了,我跟陈静霞,三个月我就过够了,我啊,真的是自作自受!”

    “那你找我们,想干什么?”姜西平静地问。

    “我跟陈静霞离婚之后,我就特别想彤彤,我也想彤彤妈,可是我跟她们联系不上了,彤彤妈的手机换号了,微信发了多少条也没反应,我也去白区找过她们,可是那里的人说,房子被彤彤妈卖掉了,彤彤也不在白学上学了,彤彤姥姥、姥爷家的电话也换了,家也搬了,他们好像……人家蒸发了似的,我……”。

    他突然眼泪涌了出来,“好想他们,好想好想!我好怕临死之前都见不到彤彤一眼,彤彤是我唯一的女儿啊!呜……”。

    他哭得越发悲伤欲绝。

    我的心跟着有了一丝难过,可又不是单纯的为他难过,很复杂,说不清楚。

    “你爸妈不能照顾你吗?”姜西又问。

    他说,“我妈来照顾了我几天,她跟着我又着急又受累,天天晚上睡不着,很快也病倒了,我爸本来身体就不好,也是垂死之人,我让我妈回去了,我请了个保姆照顾我,可是,保姆用着也不顺心,我就是想彤彤和彤彤妈,江东西妈妈,你要是能联系到她们,帮我联系联系吧,我都是快死的人了,就让她们原谅我吧,我想我女儿啊……”

    他如今因为面容憔悴,虽然只是三十多岁,看着却垂垂老已,说出这样的话,就格外显得悲惨和凄凉。

    姜西说,“我也很久没跟她联系了,我只能说试着联系一下,万一联系上了,她会找你,万一没联系上,你也就不用找我们了,找我们也没用,你懂了吗?”

    张俊之一脸悲伤地点了点头,“懂,我懂了!”

    之后我们回自己的家了。

    一路上我脑子里出现的都是那次张俊之和彤彤妈,在我们家里谈判的画面,那时的彤彤妈有一种随时会死的感觉,要不是姜西的劝说,彤彤妈很有可能会得精神疾病,总之,她的生活如同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而那些画面,似乎感觉像昨天发生的事一样,时间是那样的近距离,那时,虽然张俊之言语上没有很张扬,可背后的行为以及心气,却是很决绝、霸道、自私、无耻的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的。

    再看如今的他,如同一条奄奄一息的丧家犬。

    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更加难测,似乎有些人的人生就是为了印证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而存在的。

    如果张俊之没有那么恶劣地折腾,我不敢说他一定不会得癌症,但我觉得,彤彤妈绝对不会不管他,更何况还有彤彤陪在他身边,那样,就算离开这个世界,他也会走得像个人,走得令人怀念和留恋,如今,还有谁会舍不得他呢?

    姜西一到家就跟彤彤妈联系了,我们都知道彤彤妈带着彤彤回她的老家安徽了,因为她在这边就会情不自禁伤心,再想到自己的孩子读的不是好学区,而自己跟张俊之辛苦攒下的房子,却给别的孩子和女人享受,她就无法面对现实,所以,她干脆一狠心,卖了房子,带孩子回自己父母那里去了,自己父母也需要照顾了。

    她的父母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气得病了半个月,等病好了之后,他们就搬家了,一方面不愿听到老街坊的闲言碎语,另一方面,说是要彻底跟过去的一切告别,老两口子还张罗着给彤彤妈找对象呢。

    彤彤妈有了新号码后,第一时间给姜西发来了,她说:“别人我都不联系了,但是你,我不能不联系,不想跟你断了。”

    这一次姜西给她发了信息,说明了张俊之的诉求。

    我们都以为彤彤妈一定不会搭理张俊之了,结果没想到,彤彤妈很快回复的是:“我明天就带着彤彤回去找他,谢谢你了江东西妈妈!”

    她这样的回答令我和姜西很是震惊,但是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使命,其他的我们也管不着了。

    我说,“也许彤彤妈对张俊之还有感情,人都要死了,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姜西淡淡地勾了勾唇,却没有说什么。

    之后的日子,姜西又接到了班主任几次电话,这回姜西不紧张了,完全以一种敷衍的状态回应了,挂上电话,她的情绪也还是“嘻嘻哈哈”不当回事了。

    学校这边受到的打击有多大,课外班受到的鼓励就有多大。

    美术老师时常发来信息说,“江东西妈妈啊,你们家江东西的画,画得特别好,上一次的素描考级,她直接就考过了二级了,水粉画也画得很棒,美术方面很有天赋,一定要好好培养啊!别浪费了人才!”

    姜西回:“好啊,好啊!一定好好培养,辛苦老师了!”

    舞蹈老师发来贺电,“江东西的拉丁舞跳得非常有范,这一次考试,她这才学了三个月的学员,已经比那些学了半年的学员跳得好了,所以,我们决定给她往上跳两级的班去学,江东西妈妈你没意见吧!”

    姜西回:“没意见,没意见,只要老师你觉得好,就给她跳级吧,只要她能跟上就行。”

    每当接到这样的电话,姜西总是会特别开心,任何一个孩子,有弱项的地方,就会有强项的地方。

    姜西会笑着跟我说,“干脆以后我们就让她去发挥她的天赋,学美术专业吧,美术专业文化课分数还能少点,她考起来也不会那么累。”

    我说,“行啊,可以先这么想着,但是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看她自己吧,反正有很多路可以走啊,再不然去学做蛋糕也行!”

    “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姜西斜眼瞪我,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她特别可爱,伸头情不自禁在她脸上亲上一口,过过嘴瘾吧!真是的……

    闺女受到表扬的时候,我们也会带她出去吃顿好的,或者到专业的游乐场玩一次,算是对她的奖励。被奖励后的闺女,会越发努力和积极的学习画画和跳舞。

    周六早上,我们一家坐火车去了杭州,从南京到杭州火车站,一个半时就够了,可是从杭州去我们看房子的那个余杭区翡翠城,却花掉了接近两个时的时间。

    一方面杭州的交通不如南京,杭州的地铁少,车辆多,还有另一个原因,杭州是全国最先兴起斑马线前汽车先礼让行人的,而一路上斑马线巨多,所以……

    不过,杭州是一个让人觉得干净、礼貌、人文气息非常好的城市,绿化就更不用说了,是比南京还要好的,因此这边的空气也比南京更好,比北京?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到这里的时候,还蛮兴奋的,坐在出租车上到处看看,心情非常舒畅。

    这一次我们去杭州余杭区翡翠城,是因为姜西说,她研究了很久的杭州二手房,觉得那里还是杭州的一个低洼,单价一万<b1平米,那里经济还没发展起来,但是姜西却觉得那里有前途。

    我没研究过,便也没多说话,就跟着她去看。

    只是,我一到那里,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排斥感,因为那里看起来简直人烟稀少,除了有一些零星的建筑工地把空气弄得乌烟瘴气之外,看不到一点人烟和绿化风景。

    一到那,我就说,“这地方不行啊!”

    我还多问了中介一句,“这边一百平米的房子能出租多少钱啊?有什么学区啊?”

    中介说,“大哥,这边一百平米的房子能出租一千块钱出头,这边现在还没有配套公立学校,以后应该会配,但是有私立学校。”

    我去!在南京我家住的那个区,七、八十平米的房子就能出租三、四千了,我们这房子买了是要出租的,我自然关心租金的问题。

    姜西说,“你先不要着急,我们先看了房子再说。”

    我特别认真地说,“看也没用,这里的房子真的不能买,有一种荒郊野外的感觉,离市里远得很,周边商业配套也差,连个公立学校都没有,这怎么买呀?”

    我知道姜西买房一项有研究,好像还没失手过,可这一次我真怕啊,要买,恐怕就是买两、三百万的房子,要是买错了,这个破地方,砸在手里就麻烦了,以后想卖都卖不出去,租又不值钱,那不完了吗?

    我真的特别着急又担心,就希望姜西说一句,走,不看了,不买了。

    结果她依然一脸淡定地说,“看完再说!别总在我耳边墨迹,免得影响我思考和判断,好好听中介的介绍!”

    我,“……”。

    被数落了,我一脸无语,外加郁闷。

    江东西看出我的囧境,马上拉着我的手说,“听妈妈的吧,妈妈有她的想法。”

    行吧!不行也没用,不过看看房子也没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同意她买的,就这样!

    于是,我们一家三口跟着中介人员看了好几套房子,我因为心里打定了不买的主意,所以,大多数我也没仔细看。

    不过有一套房子,我还是情不自j了一下,因为这套房子真的是装修太好了,对于我们没住过豪华房子的人,这套房子的装修,真的就堪称豪宅了,各方面用料也都很好,面积是一百七十平米的,报价三百二十万,送一个地下车库。

    这房子看得真让人心动,只可惜,这地方太不好了,我就觉得,房子再好也没啥用,我一问中介,这房子能出租多少钱,他回答的是,一个月两千出头,我就更加没兴趣了,再漂亮豪华也没兴趣。

    姜西和江东西都看得兴高采烈的。

    江东西兴奋地说,“我要是能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住就好了,哎呀,可惜!”

    姜西说,“妈妈买给你啊,以后你长大了可以来住!”

    “真的吗?”

    江东西兴奋地刚要蹦起来,我就出声打断了她。

    “这里绝对不能买,再漂亮也没用,我老家三百多平米的别墅才不到一百万呢,能买吗?”

    中介见我的态度坚决,马上看向姜西。

    我说,“你不用看她,绝对不会买!”

    姜西笑着对中介说,“还有房要看吗?要是没有了,我们就去附近吃个饭,等我们考虑好了再联系你。”

    中介人员笑着说,“那行姐!”

    跟中介人员分开,我们一家三口便去附近找饭店,荒凉的地方,走了十五分钟,才终于遇到一个环境还凑合的饭店,我们一人要了一碗牛肉面。

    吃牛肉面的时候,我就试探性地说,“吃完面就走吧,要不联系其他中介,看看市里的房子。”

    姜西一边低头吃着面,一边对我说,“待会吃完面跟你说。”

    我一听,这是还不死心啊?我深深叹了口气,心里有点郁闷。江东西伸手拍了拍我的手,以示安慰。

    关键时候,还是我闺女好!果然闺女是贴心的棉袄儿。

    面终于吃完了,姜西说,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聊。

    我拉着江东西的手,跟在好像老大一样的姜西身后,她找了一个路边的绿荫树后的空地。

    我急不可待地说,“老婆,你真的不要看这房子装修好就冲动,我还想着拿一部分钱把我家桥北房子的五十万贷款还上呢!那我们手上就剩下三百一十万了,根本不够买这个房子的。”

    经过这几年的还贷,我们桥北那个房子还剩下五十万左右贷款没还完了。

    姜西看着我,眼珠转来转去地思考,我心里突然有种感觉,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这样的神情,应该不是在考虑买不买这个房子,而是在想,用什么方法能说服我?

    果然,她一开口,是用得仿佛带有温柔陷阱的语气说的,“老公,我跟你讲,你看得这些问题都是对的……”。

    “那你是同意我的观点了呗?那咱们走吧,别耽误时间了,趁着天没黑,还可以到城里去看看。”

    我说着就要走,结果她拉住了我的手臂,这似乎也在我的预料中,她这个人有时候很执着,想做什么事,真是没那么容易放弃。

    她又笑着说,“我跟你讲,这些问题,都没有一个利好条件更重要。”

    “什么利好条件?我没看到什么利好条件啊?”我只看到乌烟瘴气的建筑工地,和荒无人烟的树林。

    她又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某里,某里在这边刚发展,我觉得这里有很大的发展前途。”

    我一听就觉得不靠谱。

    “老婆,你买一个三百多万的房子,把希望就寄托在一家公司上,你觉得这不荒唐吗?万一某里没发展很好,你这个地方就是死路一条啊,你买的这么贵的二手房,你将来想卖都卖不出去,你知道吗?”

    “我觉得不会的,你看国内,最出名,最有前途的公司,也就是某为和某里两大巨头了,这样的公司背后都有国家支持,有国家保护着,一定能发展更好,而且,我觉得阿里在这里,还能招来更多的互联公司,以及商业巨头。”

    我听她说得也是头头是道的,但是……

    “老婆你说得挺有道理,但我还是不同意花三百万买这里的房子,因为太冒险了,你根本没把握肯定某里在这里一定会发展得更大,你也没把握这里还会来很多其他公司,就算来了一些互联公司,也不见得能把这里带得多繁荣,更不见得能带动房价啊!这里的商业配套太差了,十年之内发展不起来,十年之后不一定,我们现在买这里的房子,真的太冒险了,有三百多万,不如买城里的,已经成熟的区,哪怕贵一点,但是保险,你以前不是说了吗?要买有学区的房子,才有投资价值。”

    姜西眼珠又转了转,我以为她被我说动了,结果她一开口,还是在执着。

    “但是城里的房子已经贵了,三万左右一平了,这里才两万,便宜很多,这里升值空间更大。”

    我有点着急了,“你以前买房不都有很多准则吗?这里交通不好,公交车极少,地铁完全没有,住在这里的人只能自驾二十分钟去城里,而且没有学区,按照你以往的买房标准,这里完全不符合你买房的要求啊?你这一次是怎么了?犯傻了吗?”

    姜西看着我笑着说,“这里有某里。”

    “光一个某里就能代替所有升值条件了吗?”

    我以为我问出了一个特别有力度的问题,结果她给我笑着点头了。

    点头是什么操作?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又说,“我相信我的直觉,不会错!”

    “你哪来的自信?光凭直觉?所有理性和硬性条件全都抛弃了啊?”

    “我的自信是马给我的。”

    我,“……”。

    我深深叹了口气,我觉得她真的太固执了。

    “咳!姜西,我真的觉得你应该要好好考虑考虑,理性回归一下,哪有人因为一家公司,就买一套房子的,如果是这家公司的员工,那还有情可原,我又不是这家公司的员工,我们买了这里的房子也不能来住,出租也不值钱,我们先回南京吧,好好考虑一下,也许你过几天理性回来了,就不想买这个房子了。”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