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旧情复燃”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旧情复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

    提到陆丰宁,韩健不由苦笑一下。这陆丰宁可说是洛阳有名的倒霉蛋了。曾经洛阳城里也算是年轻才俊的代表人物,而且跟安平郡主杨秀秀有婚约,却是订立婚约几年后也未曾将杨秀秀娶进门。主要是杨秀秀总是拖延婚事。而后遇上北王府作乱,老北王杨儒想造反,杨瑞为了洛阳稳定,将陆丰宁调到廷尉府去当少府,也是想通过他背后的势力,来维持洛阳世家的稳定。谁知道在杨儒带兵要挟洛阳之时,陆丰宁被韩健当枪使,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被韩健拉下马,最后由林詹接替了陆丰宁为廷尉少府。林詹也成为杨余谋反之前,杨瑞当政时候最后一任的廷尉少府,在官宦和普通百姓中声明都很不错。陆家本就是忠于杨氏一脉,跟杨瑞的关系一向不错。在陆丰宁被罢官之后,安平郡主的婚事也被取消,从此陆家威望便急转直下,后来杨余谋反,陆家从此一蹶不振,也是在杨瑞归朝之后,陆家才重新得回被人窃取去的田宅,算是复兴。杨瑞一直觉得对陆家有所亏欠,毕竟事后也证明,在北王府要挟洛阳时候,廷尉府内有内乱,也是因为北王府在廷尉府中安插了眼线,而跟本身为廷尉少府的陆丰宁毫无关系。一些事,连杨瑞自己都不能查知,让一个刚上任的廷尉少府去察觉,那也有些强人所难。当初名正言顺以办事不力罢免陆丰宁的官职,现在看起来也有些过于严重。现在杨瑞又需要陆家这样的旧贵族来支持,所以便想到让陆丰宁重新来出任廷尉少府。想到这些,韩健道:“之前不提,是怕我不同意?”杨瑞道:“可不是。当初陆丰宁的事。还不是经由你手?我想你不太可能同意,上次提廷尉少府人选时候,便没提他。可现如今能担当此任的。怕也只有他合适一些。实在不行,可以多安排几个副手在他身边帮忙。”韩健微微摇头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陆丰宁虽然做不成大事,但做一个廷尉少府,顾及也是绰绰有余。”杨瑞笑道:“倒很少听你赞扬别人,还是你看不上眼的人。那事情就先这么说定了,回头我找人传旨到陆家,让陆丰宁来接替这官职。却说安平郡主那边的事,你可知道?”“什么事?”韩健有些莫名其妙。在北王府使节李钰被杀之后,杨秀秀不用在他身边当“顾问”。他已经有些日子没见过杨秀秀,也没去问她的事。现在杨瑞突然提起来,难道是杨秀秀跟陆丰宁婚事的事?“朕听说,这个堂妹,这些日子又跟陆家走的很近,似乎想是旧情复彻呢。”杨瑞笑了笑道,“夫君怎么想,可是心中觉得酸酸的不是滋味?”韩健瞥了杨瑞一眼道:“你的话,好像有刺。”“就是有刺。”杨瑞有些不满道,“之前你让安平她卖身到东王府。朕得知心中不知道有多气,这才帮她讨回安平郡王府的田宅,就是怕她……唉!不说了。”韩健知道杨瑞这是说漏嘴了。或者是故意说漏嘴给他听。杨瑞还是很在意他身边是否会多一个女人的,多了宁绣言,当时杨瑞跟他关系还不太稳定,杨瑞想插话也难。多法亦,又是知道韩健跟法亦感情深,又是她的师妹,便也忍了。要是韩健再想收了杨秀秀进东王府,杨瑞是怎么也不能忍的。毕竟杨秀秀是她的堂妹,一直很刁钻刻薄。在她看来有些“不守妇道”,否则跟陆家的婚事也不用一拖就是好几年连她说话都没用。现在韩健跟杨秀秀有婚嫁的倾向。她就要赶紧阻碍,甚至不惜违心去帮她这个一向看不入眼的“堂妹”。杨秀秀现在是进东王府无门。本身已经有二十三岁的她也知道自己是老姑婆中的战斗机了,再不加人要等到像杨瑞这般年岁就嫁不出去了。加上有杨瑞穿针引线,杨秀秀也不得不跟陆家之人重新有接近。现在杨瑞便拿这件事在韩健面前说,好像也想堵住韩健重新接近杨秀秀的路一样。“瑞儿你想多了。”韩健清了清嗓子道,“没别的事,我先回了。军所那边一天没过去,看看有否紧急军务。”杨瑞道:“夫君可是生妾身的气了?生气就说出来嘛,憋坏了身子多不好?还是夫君觉得安平这丫头不错,一定要留在身边?”韩健干脆不理会醋意正浓的杨瑞,直接起身出了烨安阁。…………因为下午有紧急军务,韩健临近黄昏的时候进宫给韩健送战报,却在皇宫门口正遇上一脸春风得意从皇宫出来的陆丰宁。韩健没想到杨瑞做事这么快,从陆丰宁的表情看,他已经再次成为廷尉少府,这官职也是让很多官员眼红。毕竟是负责整个京畿的治安,而且还会协调整个关中地区的治安,陆丰宁从一个不得志的闲人,一跃而成为赤手可热的人物,也足以令他觉得自豪。“参见东王殿下。”韩健本不想跟陆丰宁打招呼,毕竟有过节在前,韩健相信陆家之人对自己也是恨之入骨,便不去自讨没趣。却没想到一照面,陆丰宁倒是很客气上来打招呼,神色中还满是恭敬和感激之意。别人有礼,韩健也不会摆脸色,拱拱手道:“陆公子,久违了。”“当不起,在下可当不起啊。”陆丰宁笑道,“在下承蒙东王殿下抬爱,日后一定在廷尉府作出一番成绩出来,不辜负陛下和东王的期望之心。”韩健听这话有些不对,难道是杨瑞在陆丰宁面前说了什么?再一向也是了,杨瑞估计也不想他跟陆家之间有什么隔阂,毕竟同为君王殿臣,杨瑞做事还是有些分寸的。趁着机会,只需要说陆丰宁的廷尉少府是他韩健举荐的,就可以令东王府和陆家之间冰释前嫌。想想杨瑞之前做事的风格,韩健觉得这是杨瑞能干出来的。“陆少府言重了。”韩健笑了笑道,“这还是陛下抬爱才是。”“那是,那是。”陆丰宁紧忙低头,好像是觉出自己话中有失,毕竟在宫门口便说出感激东王的话来,有些不合时宜,“东王殿下,在下在城南上天居摆下宴席,想款待东王殿下,不知可否有机会能请东王殿下一去?”韩健心说,他陆丰宁当了廷尉少府,有些得意忘形,摆宴席还要请上他这个“伯乐”不成?便在韩健准备拒绝时,这时候杨秀秀恰巧也往宫中这面过来,陆丰宁立时眉开眼笑,好像自己朝堂得意第一时间要告诉杨秀秀一样。“见过东王殿下。”可杨秀秀过来,只是给韩健行礼,对陆丰宁好似没见到一般。“安平郡主这是?”韩健看了杨秀秀一眼,这是进宫的,跟陆丰宁并不同路。杨秀秀一脸谨慎之色道:“陛下传召,女子进宫,也不知陛下所为何事。”韩健心想,**不离十,就是杨瑞想重提杨秀秀跟陆丰宁婚事的事了。这整个洛阳城,敢娶和愿意娶杨秀秀的,似乎也只有陆丰宁一人。别的要么是门不当户不对,要么就是嫌弃杨秀秀年岁大,因为跟杨秀秀同龄的官家世子,早就妻妾成群,杨秀秀身为郡主去当妾侍肯定不合适。而让一些还没娶妻的十五六岁公子去娶她,这些世家明显都不乐意。现在也不是安平郡王府得意的时候,也没人愿意跟安平郡王府联姻。“郡主今日不知可有闲暇?”陆丰宁还是腆着脸行礼道,“在下刚被陛下委派为新任廷尉少府……”“那恭喜了。”杨秀秀直接打断陆丰宁的话道。从这点上,韩健觉出杨瑞说什么杨秀秀重新跟陆家之人接近,不过是杨瑞的一厢情愿。杨秀秀根本是对陆家之人不屑一顾,或许只是在他面前摆个姿态不屑一顾?那也说不准。陆丰宁被断了话茬,有些悻悻然,继续道:“在下今日在上天居摆下酒宴,宴请亲朋,不知郡主可有时间一同前去?”杨秀秀不答,反而是看着韩健,问道:“不知东王殿下可是同往?”“哦,本王应该没时间。”韩健猜想杨秀秀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只是顺着话意道。“东王殿下不去,那女子也没时间。”杨秀秀回答的很干脆。陆丰宁吃了瘪,一脸无奈,不过失望之色很快便烟消云散,好像都不当回事一样,就好像杨秀秀他已经唾手可得。韩健心中一叹,杨瑞为了断了他的念相,对陆丰宁灌输的东西还不少。以至于陆丰宁也认为,这次杨秀秀是煮熟的鸭子飞不掉了。陆丰宁离开,韩健与杨秀秀一前一后进宫去。杨秀秀一直跟在韩健身后,韩健被人在后面跟着,总感觉背后有种无形的压迫感。“郡主要是着急的话,可以先往烨安阁去。”韩健笑着作出请的手势道。杨秀秀瞪了韩健一眼,却也是毫不客气走在前面,等过了韩健身体,才侧过身欠身一礼道:“之前谢过殿下帮女子解围。”“哦?”韩健笑了笑,“有吗?本王倒没觉得。”未完待续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