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渔夫和大鱼 上

第一百四十八章 渔夫和大鱼 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烨安阁内,早起的女皇面无表情地听完延宁郡王的哭诉,一旁的韩健则也学着女皇面无表情,当是听一件无关痛痒不关己的事。

    “陛下要为老臣做主。”延宁郡王到后面简直是声泪俱下,情况要多惨有多惨。

    女皇听完,抬头看着韩健,好像在问,真是你子干的?

    “延宁王,在下为何听不太懂你的意思,什么事乍一火起,东王的人便如从天而降般进入你的府宅。”韩健皱眉道,“莫非延宁王是怀疑在下放的火?”

    延宁郡王怒视韩健道:“东王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若非你授意放火,为何你的人,会那么巧合出现在老夫府外?”

    女皇一笑,望着韩健问道:“东王你作何解释?”

    “回陛下,延宁郡王他确是误会了下臣。下臣是收到城里的风声,说是有人要去廷尉府劫囚,救走户部与库司涉及贪污亏空案的部分案犯。臣一时心急,不及向陛下汇报,便着人去廷尉府查看情况。臣久等消息不回,以为是消息有误,直到今晨臣才听闻,臣派出的人都帮延宁郡王救火去了。这……延宁郡王还以为是臣放火……实在……唉!不知如何说才好。”

    延宁郡王仍旧很着急的模样,道:“东王你在说何?”

    因为延宁郡王一晚上都在忙活着救火,根本还不知道廷尉府那边发生了劫囚的事。他现在一门心思便想着赶紧在女皇面前拆穿韩健放火救火的鬼把戏,谁知韩健却突然说出他所不知的事情。

    女皇长叹道:“皇叔或有不知,今晨廷尉府发生乱党劫囚事件,一些乱党趁乱救走一批案犯,都是涉及近日贪污案的犯官。”

    “啊!”延宁郡王一脸惭愧道,“老臣府邸离廷尉府近,却……不知此事,老臣难辞其咎。”

    女皇安慰道:“皇叔何必自责?想来是那些乱党,想使那调虎离山之计。先是在皇叔府上纵火,再吸引廷尉府衙差救火。乱党趁机劫囚。”

    延宁郡王听女皇如此说,虽然满肚子怀疑,却也不能再说什么。要再强调火是韩健放的,那就等于是说东王是乱党,没证据如此说是要承担罪责的。

    韩健紧忙行礼道:“臣提前收到风声,派出人手。却未对下面的人交待清楚。臣也有罪过。”

    女皇看着韩健的目光也很复杂,最后只是一笑道:“此事与东王你更加无关。朕会着人去查廷尉府劫囚之事。皇叔若是无他事,便先回去处理府上的事,有何损失,便由内库拨些银子过去,妥善修缮。”

    “陛下言重了。”延宁郡王紧忙道。“老臣外有藩地,每年收得租税不在少数,修缮府邸万万不用内库出银子。老臣能妥善解决。”

    “那皇叔先去,有什么困难,只管进宫来对朕说,朕会帮你。”

    延宁郡王千恩万谢退出门,等他到门口才想起来韩健还在里面。瞅了眼韩健。韩健好像被女皇留下来问话。他神色有些变化,随即出门外。

    韩健回头打量着延宁郡王,见到延宁郡王这副表情,心说这老家伙不会以为女皇留下他是因为要叙“母子情谊”?

    “你们也都退下!”女皇突然对在旁侍立的宫女和太监道。

    “是!”众宫女太监皆都退出门外。

    等人都出去,女皇神色突然一冷,一拍案桌怒道:“东王,你干的好事!”

    韩健登时拱手,将身子弓的更低了一些。

    “陛下……切勿动怒。伤了龙体。”韩健道。

    女皇瞪了韩健一眼,好像在发怒,却也带着几分质询地口吻道:“你若体悉朕意,就安省些。你先去延宁郡王府放火,再派人去救火,意欲何为?”

    韩健心说,果然身边有细作。把消息完全都告知了女皇。自己什么事都逃不过女皇的法眼。

    也许以前,他做点什么无关痛痒的事,女皇最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这次他玩的是纵火,烧的还是跟他平级的延宁郡王府。女皇想不质问他都不行。

    “陛下,臣……有苦衷。”韩健一脸委屈道。

    女皇见到韩健如此模样,白了韩健一眼道:“你不会是说,你跟那些劫囚的乱党还有勾连。或者,劫囚之事本来就是你所为?”

    “陛下……嗯,明察秋毫。”韩健心说既然瞒不过,那就不瞒了,这种背着人干坏事,坏事又被人事无巨细获悉的感觉很不好。

    女皇脸上似乎带着些怒气,道:“你若单单只是派人去放火,无人命损伤,朕最多只是训斥你几句,不会治你的罪。但如今,你却是罔顾国法,公然劫囚,你可知……此为何等罪状?”

    “陛下息怒。”韩健道,“臣所作一切,都是为社稷所想。”

    “为社稷所想?为社稷,就能罔顾国法?”女皇怒视着韩健,却突然有些疑惑道,“东王,那些囚犯本就为你所缉捕,如今你却派人去劫囚,你到底意欲何为?”

    韩健反而问道:“臣敢问陛下一句,陛下希望危害社稷者,是罪有应得,还是逍遥法外?”

    “自然是罪有应得,你这么做,不就是令其逍遥法外?”女皇反斥道。

    “臣再问一句,陛下认为被缉捕的这些人,就是贪污亏空案的主谋?”韩健自问自答道,“这些人,贪污库银一千多万两,但真正进其腰包的不到两成,陛下可知为何?”

    女皇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有些事,曦儿他不懂,东王你该很清楚,背后主使之人到底是谁!”

    韩健微笑着点头道:“既然陛下知道他是谁,我想陛下……不想令他逍遥法外吧?”

    韩健说完此话,女皇眉头轻皱,像是在瞪韩健,也好像是在询问韩健。

    “东王,你再不直说,吊朕的胃口,朕这就找人来治你的罪。”

    “臣不敢吊陛下胃口。”韩健听出来,女皇根本没有治他罪的意思,这么说只是吓唬他让他赶紧实话实说,“陛下,臣认为,将那些犯官治罪,或罢官流放,或斩首示众,均不能令其罪有应得。他们在牢中,为了保护老妻儿,不敢将幕后主使招供。杀之,幕后主使更无所忌惮。只有将这些犯官从牢里放出来,他们为求自保,必然会想方设法躲避朝廷,试图联络幕后主使。但幕后主使为夜长梦多,必然将没用的棋子弃掉,到时,这些犯官就知道,到底是应该向朝廷坦诚,还是继续与虎谋皮。”

    女皇白韩健一眼,好像在说,你子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这点目的?

    “东王,朕与你现在都知那幕后主使是何人,你兜如此大圈子,又有何用?”

    韩健一笑道:“陛下说臣兜圈子,陛下何尝不是……也在兜圈子?”

    “你……”女皇这次真的是有些发怒,“这就是你跟朕说话的态度?”

    “陛下赎罪,臣只是用一种不太婉转的方式说出一个臣萦绕在心头很久的疑惑而已。”韩健行礼道。

    女皇琢磨了一下他这句话,萦绕在心头很久的疑惑?你子才几岁,就算能看明白事,那也不证明你能“萦绕”很久。

    女皇道:“但说无妨。”

    “陛下,臣斗胆说陛下兜圈子,就是在想,陛下既然知道这个幕后主使如此危害朝廷,又知道他心怀对陛下不满,罪大恶极。为何却能容忍其这么多年,甚至连查到什么线索,也置之不理,令幕后主使继续逍遥法外?”

    韩健话说的很明白,北王对皇位的觊觎,女皇很早就清楚,女皇却一直隐忍不发。

    女皇微微眯眼,打量了一下韩健,心说这子分明是装糊涂。在舞弊案时,她就已经发现韩健的隐忍能力很高,明明能扩大战果,韩健却适时收手,最后一次将扩散到整个朝廷的舞弊大案,以大事化的方式结束,将事态的影响降到最低。之后的贪污案,韩健虽然弄的风声很大,但最后只是查处了户部和库司的官员,追回大部分的赃款,事情也在往不了了之的方向发展。

    却在这时,韩健却做了一件令她也很意外的事,劫狱!?

    “东王,既然你对这幕后主使,也颇有看法,还认为朕在兜圈子,不妨……朕就派你去拿了他回来给朕治他的罪?”女皇用一种半讽刺的口吻道。

    “陛下说笑了。臣没那个本事,臣只是个郡王而已……”韩健腼腆一笑道。

    “你倒很谦虚,无妨,你将那罪魁祸首拿来,朕给你升亲王也无妨。”女皇道。

    “谢过陛下,不过臣……不想乱了朝纲,臣毕竟并非皇姓,当不得这亲王。再者,臣也没本事将罪魁祸首拿来。”韩健道。

    女皇白了韩健一眼道:“那你还敢说朕兜圈子?”

    “臣只是说陛下兜圈子,陛下不是也说了臣兜圈子吗?其实臣兜圈子也是跟陛下学的。”韩健笑道,“臣认为,这个圈子已经兜得差不多了,现在是时候可以收了。”

    女皇问道:“如何收?”

    “臣认为,要缓慢收,这讲求一个时机。打渔的遇上大鱼,就怕没收大鱼警觉逃走了。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干扰大鱼的视线,令其专注在逃走之外的别的事上,那他就不会注意到即将收起的渔。等渔收紧,大鱼再想挣扎,那便于事无补,他插翅也难飞。”

    女皇微微点头道:“所以,你是要干扰大鱼的视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