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造谣与信谣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造谣与信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魏朝当下君子佩玉,玉中以白玉为上品。如此一块白璧无瑕个头硕大的璞玉,少说价值白银上万两。

    “少公子,你说延宁郡王送块白玉来,是何意?”司马藉将玉石捧到韩健面前,“难道他想贿赂少公子,让少公子不再追究他舅子涉及贪污案之事?”

    “陛下都让我不再问此案,他还需要贿赂我?”韩健说着,也在想延宁郡王的用意。

    “那他是想结交少公子,送上白玉一块。嗯,应该就是如此了……真是一块好玉。”

    韩健道:“延宁郡王很清楚官场规矩,我们去他府上,他对结交之事只字未提,今日以重礼相还,其中必有原委,不是单单想结交这么简单。”

    韩健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块白玉,想从中发现些线索。最后却发现手中的白玉只是白玉,内无玄机。

    “管他呢,既然他送来,我们不收白不收不是?少公子莫非打算将玉石送回去?”司马藉突然吝啬起来,抱着玉石,好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肯松手。

    “将玉石放回锦盒里,暂时跟其他锦盒放在一处,装作不知。”韩健道。

    “好咧。”只要不是韩健说把白玉送回去,司马藉都很乐意接受,兴高采烈便将玉石装好往后院送去。

    等正厅只剩下韩健一人,韩健独自在盘算,延宁郡王到底图的是什么。

    之前韩健曾怀疑,延宁郡王跟北王党相勾连,也是贪污亏空案的幕后主脑之一。但事后韩健否定了此想法,因为他找不出延宁郡王为北王效力会得到何等好处。若论官爵,延宁郡王已是郡王,北王篡位成功他也不会更进一步,反而在北王根基未稳时,他是主要被铲除对象。论钱财,延宁郡王在外有藩地。每年有大笔银子进项,他平日作风检点,也无须大笔钱财开支。权财不图,难道他好美色?

    韩健吸口凉气,难道延宁郡王对女皇有不轨企图?从之前延宁郡王对顾唯潘夫人顾松氏的一番感慨中,韩健能感觉出延宁郡王是个多情种子,能对一个几十年前风姿绰约如今已是半老徐娘的顾松氏都念念不忘的老家伙。不是多情种子是什么?

    不过这想法未免有些“跑偏”。韩健也觉得此想法不可取。

    韩健可以判断,延宁郡王是有阴谋的,只是这阴谋他暂时尚未看穿。现在送块白玉过来,还是他收到几块石头的拜礼之后,石头换石头,礼数上还真是不亏。

    韩健感慨。这老家伙隐忍蛰伏这么多年,不鸣则已,一鸣他要惊人?

    ……

    ……

    两日后,洛阳城关于新太子人选的争论已经愈演愈烈。

    韩健获悉,东阁和西阁大臣,就立太子这件事已经分成两派。一派支持立六皇子杨曦,认为他少年英才有本事。能接连破获两起大案。而另一派则主张立三皇子杨余,认为国应有长君。总的来说,就是立长不立幼。

    韩健心想,这种无谓的争论就是吵破天也没用,因为这次立太子,根本不是为立储君而立太子,完全是女皇在政治胁迫下作出的一种妥协。就算是立了谁当太子,将来照样也可废掉。废太子这种事古来常见,历史上哪个皇帝没几个被废太子的兄弟和儿子,他都不好意思出来说他当过皇帝。

    韩健对立太子这件事上,看的很淡然。立杨曦对他来说固然是好,可杨曦一旦当上太子,这个太子就去当质子,接下来几年甚至是十几年都未必会见上一面。再见面时物是人非。谁是谁的朋友这样的粗浅关系早被抛到爪哇国,杨曦如何会再像今日这般对他言听计从?杨余当太子对韩健来说也可接受,杨余去南国当笼子里的鸟人,就等于是远离了魏朝权力核心。待他归来时,也许杨曦在朝中已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杨余光有一个太子名衔是抵不住的。

    不过说到底,谁当太子都要面对女皇寿命的问题。女皇如今才三十多岁,等女皇百年归老,也许俩皇子都早一步撒手人寰,那可就热闹了。也许现在女皇极力要铲除的某个王公贵族,他们的儿子或者孙子将来还是皇帝呢。

    皇家有时就是这么奇妙,谁也无法肯定下一任接班当一国之君的人是谁。冒出个宋江方腊的造反头子窃了皇权,这种事谁又说得准?

    两日后的中午,韩健刚去了一趟顾府,回清虚雅舍便见到一身男装出来与他相见的大西柳。韩健想来应该是洛夫人调查谣言的事有了进展,这几天,洛阳城中关于女皇私生子的事,只是在范围传开。倒是在洛阳城周边的几个州县,消息却散播的很快。

    这种事,本来就是平民百姓更加喜欢八卦的话题,这年头又没有纠察队管大队的,百姓案子谈论一些皇家秘辛,也不会有谁跑去官府告密,尤其还是在人云亦云消息已经扩散开的情况下。消息散开的结果就是,给人一种消息是从民间传到洛阳城的感觉,韩健却明知关于女皇私生子的谣言的源头是在洛阳城内。

    “少公子见谅,干娘暂时无法查到消息的确切源头。”大西柳上来便说道。

    韩健瞥了眼大西柳,道:“那你来作甚?”

    “虽然干娘查不到消息的确切源头,却根据一些线索追查到,消息的散播,跟延宁郡王府有些关联。消息很可能是延宁郡王放出来的,目前干娘还在派人求证此事,这需要时间。”大西柳道。

    韩健点头,像谣言这种事,要查到确切的源头的确不易。有心人总会试图掩藏自己。但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线索指向这些幕后的黑手。

    韩健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我想不出延宁郡王有制造这等谣言的必要。”

    大西柳道:“少公子说的,与干娘对女子所言别无二致。初时查到这里,干娘也不解,因为延宁郡王从来未涉及到朝廷任何一桩案子中,他是洛阳城中最老实本分的王孙贵胄。传言中陛下有私生女,但其身份却不得而知,在干娘调查后,有证据证明,传闻中陛下私生女,很可能是延宁郡王的孙女,杨卿乐。”

    韩健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苦涩笑容。也就是说,自己有妹妹了?还是那个刁蛮任性将来会成为郡主或者是县主的杨卿乐?

    但韩健立时作出一番联想,这几日他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突然间好像融会贯通了。

    “是何证据?”韩健问道。

    “回少公子,干娘查到,杨卿乐是皇家杨氏子孙贵女中进宫最多的。”

    韩健冷声道:“不能因为一个人进宫多,就说他是陛下的私生女。这本身就是谣言!”

    大西柳补充道:“干娘得悉一个尚未扩散开的谣言,在谣言中,以杨卿乐作为陛下私生女进行编排。这股谣言,甚至比少公子是陛下私生子的谣言还要早,只是被一些人弹压下来,而这个人就是延宁郡王。”

    韩健道:“你是说,延宁郡王是要阻止这股谣言的传播,于是他编造了我是陛下私生子如此一个新的谣言,以图混淆视听?”

    大西柳点头,表示同意韩健说法。

    韩健未置可否,再问道:“你干娘还查到什么?”

    大西柳摇头道:“暂且只有这么多。”

    “嗯。”韩健点头,“让你干娘顺带查查延宁郡王的儿子当初是怎么死的,哦,还有他的儿媳,就是杨卿乐的母亲,一并查清楚。”

    “是,少公子。少公子若无其他事,女子先告退。”

    韩健再点头,大西柳起身离开。等她刚下楼,司马藉便急匆匆跑上来。之前司马藉已经到清虚雅舍,只是见大西柳在跟韩健说话,便先下楼等候。

    “少公子,可是有最新消息?”司马藉一到桌前便抻着脖子问道。

    韩健点头,将之前大西柳跟他说的基本复述一遍。

    “少公子,那个私生女的谣言,到底传了多久,是在我们去延宁郡王府之前,还是之后?”司马藉问道。

    “是在之前。”韩健道。

    “嘿,这老家伙,那就没错,这老家伙一定是不想让孙女名节受损,于是他想把少公子你拉下水,编个更轰动的消息,令人不再提他孙女。”

    韩健叹口气道:“若真是如此,我倒觉得事情简单了。但只怕,延宁郡王并非造谣者,而是一个听信谣言者。”

    司马藉这次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少公子,您的意思是?”

    “记得上次我们去郡王府,延宁郡王拼命要灌我酒,分明是要将我灌醉留在府中。他还表示要去跟女皇为我与他孙女的婚事去求陛下赐婚,他这是何等险恶用心?”

    司马藉还是有些听不明白,道:“他……有说过?”

    “的确说过,只是你没听出来罢了。”韩健道。

    司马藉再想了想,道:“那我不信,按照少公子的意思,延宁郡王是听信了谣言,以为少公子跟那个白脸都是陛下的儿女,想乱……嗯嗯,那个什么。这解释不通啊,那个白脸可是他的孙女,他不会相信这么无稽之谈吧?”

    韩健一脸肃穆道:“若是延宁郡王一早就知道杨卿乐并非他的亲孙女,你说他会不会相信这个谣言是真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