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郡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另有内情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另有内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韩健在女皇相问下,详细讲述了当时情况。韩健相信以女皇对全局的把控,应清楚此事对局势的影响,因而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描述者来讲述此事,并未参杂个人意见在内。

    韩健说完,女皇沉默半晌,微微一叹道:“东王,你既与黄司典同行,为何不阻止他?”

    韩健紧忙道:“回陛下,事发突然,当时臣也刚从房间里出来,便见黄司典与李侍郎起了争执,李侍郎出言不逊,兼有黄司典被推下楼在先,黄司典又刻意避开臣从另一边上楼去找李侍郎讨要说法,因而臣阻拦不及。臣有过,还请陛下降罪。”

    女皇白了韩健一眼,好像在说,你个臭子倒是会推的干净。

    韩健并非是没有时间去阻拦,而是他没想阻拦,任由情况跟发展,当然韩健也没料到最后会闹出人命。韩健见女皇那眼神似有怨责,心想:“难道是我身边那个细作已经将情况全盘告知了女皇,令女皇知道我在说谎?”

    女皇只是白了韩健一眼,没有过多的言语,最后女皇似有慨叹道:“黄司典错手伤人,也是无意。东王前来是为他说情的?”

    韩健恭声道:“回陛下,臣不是为黄司典说情,而是不想令黄司典死的不明不白,若陛下不下诏令,令刑部将人提走,那黄司典应该熬不过今晚。”

    女皇微微一愣,抬头看着韩健。在女皇眼中,韩健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什么远见卓识,只知道平日里玩弄耍乐,给他安排个差事他也是敷衍了事,甚至会在宫廷宴会当着文武官员和南齐使节作出一些疯言疯语。这些她也都不见怪,她只是觉得韩健应该需要更多的历练。

    韩健帮杨曦侦破舞弊案,已经令女皇高看过一眼。现在韩健突然说出这些事关全局的言语,更令她不解。心想:“看这子平日里插科打诨不务正业,却是装出来的?”

    女皇微微一笑,继而叹道:“黄司典错手伤的是刑部侍郎。刑部要责难于他也在情理之中,朕下旨,恐有护短之嫌,言官少不得闲言闲语。”

    韩健听出女皇要探他话的意思,从出生到现在,他装熊已经装了十六年。若是再继续装下去,那女皇可能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祖荫郡王,在全盘考虑之时也不会加上他一份。是时候让女皇重新认识一下真正的自己。

    “回陛下,黄司典不能死。”韩健沉声道。

    女皇再一笑,道:“那东王你说。黄司典为何不能死?”

    “陛下,本来臣乃一介外臣,朝廷之事不该多加议论,但现下正值我魏朝多事之秋,此时。臣也希望能帮陛下分忧。”韩健先不说道理,先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而后续道,“黄司典乃是南王麾下股肱黄家子嗣,臣希望陛下为南王考虑,保黄司典一命。也是为保魏朝社稷千秋万代。”

    女皇眉头微锁,打量着韩健的目光像是在重新审视韩健。而韩健此时面上的表情更像是处变不惊的一个谋臣。在为女皇出谋献策。

    女皇起身,立于案前,微微一叹道:“东王所言在理,但此事朕不便过问。”

    韩健再道:“陛下,上次臣助六王子查明科场舞弊案情,时发现李侍郎与此案有莫大牵连。陛下未加追责。臣不便过问,但臣却也获悉,李侍郎幕后有人,其接近三王子,其心可诛死不足惜。黄司典只是做了一件臣想做而未做之事。其罪当诛,但其情可免。”

    女皇看着韩健,欣慰一笑,像是很高兴韩健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但她也是无奈一叹道:“朕并非不想铲除李侍郎幕后之人,只是时局不允。如今李侍郎身死,朕若公然保杀人凶犯,一些事就会坦于明面,于时局不利。这样,朕给你一份手谕,你拿去廷尉府,令黄司典暂时羁押廷尉府候审,朕能做的也只有如此。”

    韩健来这里求的就是女皇出这样一份手谕,他也知道女皇若特赦放人,那也就跟公开跟北王决裂没有区别。现在要做的就是先保住黄烈的命,再一步步从长计议。

    “谢陛下。”韩健躬身领命。

    女皇重新坐下,写了一份手谕,在交给韩健的同时,望着韩健的脸,道:“东王,你为朕分忧,朕很欣慰。但朕并不希望你过多涉事其中,有些事你能抽身事外,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是,陛下。”韩健再领命。

    “嗯。”女皇微微点头,把手谕交给了韩健。韩健正要退下,此时外面的杨曦这才缓过气来,让太监进来通禀求见。

    “东王你先去,朕就不多留你了。”女皇道。

    韩健行礼作别,出门口时与杨曦擦肩而过。杨曦见韩健走的匆匆,有些奇怪,刚才还催命鬼一样拉他回宫,现在回了宫却直接把他晾到一边,现在连句话不说便走了?

    “姐姐。”杨曦进了烨安阁,正要跟女皇说话,女皇起身道,“曦儿,你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姐姐也要先回寝宫。”

    “呃?……哦。”杨曦摸了摸脑袋,不太明白为何连姐姐也不跟他说话就要走。

    杨曦和杨余身为皇子,身无爵位,女皇一直让他们居住在宫中,却并非居住在内宫,而是住在皇宫特别的居所,平日里进出自便没有什么规矩,完全是将两位皇子当成是东宫太子来培养。杨曦见姐姐进内宫,他自然不能跟随,只好先出烨安阁,回自己的居所去。

    女皇从烨安阁出来,特地对随侍太监交待一番,令杨余回宫之后不得去打扰她。女皇已经算准,杨余回宫,必然也是第一件事来求见他,要问黄烈的死罪。

    “陛下。”在内宫门口,一个飘然的白衣降雪的身影缓缓落在女皇身前,抱拳行礼。

    一旁的宫女和太监本来很紧张,女皇却微微抬手,示意令宫女和太监退下。

    等只剩下女皇和白衣人,女皇神情才变得有些肃穆。甚至有些冷淡。

    “师妹你又晚来一步。”女皇微怒道。

    “是。”来人正是韩健的美女师傅法亦,作为女皇安排在韩健身边盯梢的人,韩健做的每一件事近乎都逃不过法亦之眼。本来女皇放法亦在韩健身边也很放心,却没料到韩健近来的确是遇上不少事。而法亦也未尽她应尽之本份。

    “草民追踪了伤人之人,特来向陛下回禀。”法亦道。

    “你说什么?伤人之人?”

    “是。时在雨花楼内,伤人的并非少公子身边的黄公子,而是李家的随从,李家随从暗中使绊,才令李维从楼上摔下,只是当时情况混乱,只有草民身居高处才看的清楚。”

    女皇长叹口气,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本来她以为是黄烈错有错着把李维给误杀了,没想到杀人案中另有隐情。

    “可是追踪到凶犯的下落?”女皇追问道。

    法亦先点头。再略微摇头道:“追到,却已被灭口。”

    听到“灭口”的字眼,女皇像是早就预料到,既然有人要杀李维,又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会斩草除根。

    “师妹你先去吧,健儿那边,你也先别过去了,他心中已经起了疑心,若是被他发现你,很多事朕无法跟他详加解释。以他的能力,也未必需要师妹你在旁护着周全。”

    “是。”法亦领命。恭敬退下。

    女皇见法亦离开,立在原地许久没有动身。很多事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本来这是一步平缓而渐进的棋,且因为一些波澜而将一滩水搅浑,她现在也看不清,到底背后有多少势力在觊觎着皇位。在女皇心中。说到底要除去的心头大患只有一个,那就是北王。

    “父皇临终所言,北王不除,魏朝终将大乱。父皇终究没有看错。”女皇最后自言自语慨叹道。

    ……

    ……

    出了宫的韩健,直接带着侍卫去廷尉府。他要赶在刑部去廷尉府要人之前把女皇的手谕送到。留住黄烈的命。

    因为已经到夜晚,街路上已经少有行人,韩健走的又非大道,只是想就近而行。却在此时,一辆马车停在街路旁,赶车的是名妙龄女子,随着马车停下,女子拿下马凳,扶着车里的一名妇人下车。

    “何人!”随着韩健驻足,东王府侍卫已经如临大敌,虽然面前只有两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女子。

    来人正是刚投诚的洛夫人和大西柳。

    “退下。”韩健厉声道。

    “可是少公子……”

    侍卫还想说什么,韩健像是极为不耐烦,喝道:“让你们退下没听见!”

    韩健一向温文尔雅,对侍卫也都是客客气气,从来没如此暴怒过,侍卫紧忙领命退下,如此令韩健可以跟洛夫人和大西柳独处。

    洛夫人在大西柳相扶下近前来,行礼道:“殿下,您交待的事,妾身都替您办妥!”

    “办妥了?”韩健冷笑,这笑容中带着一丝狰狞,“你的办妥,就是找人杀了李维,然后栽赃在黄烈头上?”

    “这个……”洛夫人有些惊惶,她有些不太明白韩健的意思。

    杀李维的命令,是韩健下达的,她只是按照韩健的嘱咐,找人试图将李维杀死,谁知道在雨花楼内就有那么好一次机会。而她找的人也顺利完成任务,令李维死了,而且事情还未查到她头上,她就让人将人给灭口,可说是做的天衣无缝。她不明白为何韩健要发这么大的火。

    “殿下……妾身有做的不对的对方,还请殿下明言。”

    这是韩健交待给洛夫人的第一件事,洛夫人从韩健的态度感觉应该是捅了马蜂窝,但她还不清楚究竟是为何。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