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暴君之妻 > 2.薛贼

2.薛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大红底绣五蝠捧云团花的锦褥,丹凤朝阳的锦被,茱萸纹绣和彩绣做枕面装满佩兰的香枕……闻着这熟悉的香味儿,萧鱼才缓缓的自榻上坐了起来。

    她侧过头,打量帐外。

    是一方红漆嵌玉百鸟朝凤锦屏,边上挂着一只金累丝香囊,镶嵌珍珠与绿松石。

    这是凤藻宫。

    是皇后的住处。

    她与皇帝表哥大婚之日就在此处,后来她那短命的表哥驾崩,赵泓登基,她成了太后。那会儿她理应住到太后该住的寿宁宫去。只是她姑母太皇太后尚在,皇帝赵泓又是年幼,暂时不会有皇后,她就继续住在这凤藻宫。

    凤藻宫正殿面阔九间,进深三间,黄琉璃瓦,前后出廊,檐下施七彩斗拱,梁枋乃是苏氏彩画所绘。明间设宝座屏风香几宫扇。东侧用花梨木透雕亭台花鸟落地罩,西侧用花梨木透雕孔雀花鸟纹落地罩,次间与梢间槅扇相隔。

    殿前设百鸟朝凤屏门,正殿前廊下还设有秋千。

    她在吃住上一贯讲究,后宫无事,她便将这凤藻宫装扮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她奢侈惯了,皇帝敬着她,姑母太皇太后宠着她,不管她如何的挥霍,都是不打紧的。

    “娘娘!”

    正端着药进来的妇人看到萧鱼醒了,忙走了过去。

    见她穿了一身墨绿绣福字宫装,生得矮胖白净,两鬓略显银丝,正是萧鱼身边的元嬷嬷。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宮婢,是萧鱼从娘家带来的贴身宮婢,春晓和春茗。

    萧鱼看到他们,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来。

    那日他们从皇宫密道出去便遇上了巡逻的侍卫,她护着赵泓便与元嬷嬷他们走散了。元嬷嬷打便在她身边伺候,可以说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春晓和春茗更是从陪着她长大的。她看到元嬷嬷顿时眼眶泛红,忽然想到赵泓,就问她:“泓哥儿呢?”

    她是被抓回来了,那泓哥儿呢?他可是大魏皇室的血脉。那薛战岂会放过他?

    元嬷嬷就说:“娘娘放心,皇上他没事。老奴打听过,那薛贼将皇上带回来之后,便将他关在了景阳宫,不过身边有人伺候着,您放心就是。”

    元嬷嬷是最心疼萧鱼的,不管萧鱼是当了皇后还是太后,在她的眼里,永远是个被需要照顾的孩子。那日瞧见她被带回来,那副狼狈的样子,她看了就心疼。

    萧鱼沉默。她不知那薛战要如何处置她与赵泓,可依着他的残暴性子,将赵泓好生养着,想来暂时不会动他。

    她松了一口气,又问:“那护国公府呢?”

    元嬷嬷眉宇犯愁,道了一句:“国公爷赤胆忠心,至今都不肯拥立新帝,怕是……”

    那薛战登基称帝已过半月,如今整个晋城都已对他臣服,因为不服的已经都处死了。萧鱼知道,大魏前几任帝王昏庸无能,到了赵煜这里,大魏江山就已岌岌可危了。改朝换代,在所难免……可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现下朝中大臣皆已臣服,便是不服,嘴上也是不敢说的。只是他们萧家……以她父亲的性子,怕是很难屈服于薛战。

    元嬷嬷又与她说,那日她被带回来,便在榻上睡了足足两日。

    萧鱼一向娇养惯了,在外面的东躲西藏了半月,又天寒地冻忍饥挨饿的,身子哪里受得住?

    萧鱼喝了汤药从榻上起来,便要准备沐浴。既然已被那薛贼所掳,软禁于此,在她没有想到办法之前,就安安心心的待在此处。平日她爱干净的很,眼下半月有余未沐浴,加上身上出了汗,只觉得浑身都黏糊糊的。

    春晓和春茗准备了浴汤,扶着萧鱼进去沐浴。

    身上已经换下了落难时穿得粗布麻衣,只是她的皮肤娇嫩,那麻裙穿了半月,身上起了一些红红的疹子,元嬷嬷替她涂了两日的膏药,这才好转了一些。身子浸入热水中,萧鱼整个人舒服的不得了,想到风餐露宿的半月,怕是这辈子都不想过这种苦日子了。

    用干净巾子净了面,登时显露出一张玉蕊娇花艳若海棠的俏脸来。

    萧家女孩儿素来美貌,萧鱼乃是绝色,艳冠皇城。

    现下那浴桶中,只露出一截纤细的玉颈,雪白的香肩,下面是被热水包围的香馥馥的两团,形状饱满,翘莹莹的挺立着。

    元嬷嬷替她搓洗,待搓到胸下时,顿觉隐隐作痛。

    元嬷嬷见萧鱼微蹙黛眉,说道:“娘娘在外面受苦了。”

    萧鱼低头望去,见那原是雪白的肌肤上,有处淤青,离胸脯下边沿极近。恍惚间,她便想起那日被抓之时,那男子直接将她捞上马背,那手臂甚是粗壮。

    薛战性情残暴,手下自是些个山野人粗莽之辈。

    这种时候,萧鱼也不会再在这种事上计较,被占了便宜,也只好忍着了。

    沐浴后,萧鱼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宫装。

    还未来得及绞发,就让春晓和春茗准备笔墨,她要写一封信送去护国公府。

    大魏大势已去,她父亲再如何的忠肝义胆,这种时候,若是继续坚持,无异于以卵击石。护国公府萧家乃将门世家,骁勇善战,远筹帷幄,无人能及,她的兄长和几位堂兄亦是将门才俊,想来因着这一层,那薛战才没有动萧家。

    薛战虽已登基,可他乃是乱臣贼子,若是再造杀戮,怕是民心不稳。萧家在晋城乃是贵族之首,若是萧家俯首称臣,与薛战来说,带来的价值远比简单灭了萧家要好得多。

    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假意归顺,日后若要手刃薛贼,大可从长计议。

    先保命要紧!

    自然,之后的这些心思,萧鱼不会在信中提及半分,是写了劝父亲归顺。若是如此,便是这信被那薛战截了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写完后,才在最后落款处,写上自己的名。

    ……

    深夜,年轻的帝王正在御书房和大魏归顺的旧臣议事。

    这些个旧臣,原先在萧太后和皇帝面前尚且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眼下面对这凶残的新帝,却是安安静静,一声不吭。

    待一刻钟后,大臣们散去,静候的宫人才上前,将手中截获的信笺递了上去:“皇上,是凤藻宫的那位,欲将此信偷偷递往宫外……”

    凤藻宫……

    薛战眯了眯眼,将信拿了过来,拆开去看,上头是娟秀簪花楷,整齐悦目。粗粗浏览一遍,带着厚茧的拇指轻轻在落款处摩挲,这才薄唇一勾,将这信扔到御案之上。

    淡淡道了一句:“不必截,送到萧家去。”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