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枕上暖婚:晚安,纪先生 > 暴风雨,即将来临!

暴风雨,即将来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叮——”手机短信提示音。

    南菲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手机屏幕,微信消息,来信人姓名备注:蜀渣渣

    “记得吃药!你还没资格生我的孩子!”

    南菲握着手机的手尤的一紧,一股无名火嗖嗖的升腾起来,脸色异常难看。

    这还是今天自己离开旅馆之前蜀风强制性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没想到两人之间聊的第一句微信就是这个,蹙着眉头回:

    “那就要看姑奶奶我的心情了……”

    避孕药肯定是要吃,但是难得她能在蜀风面前傲娇一把。

    蜀风的消息来的快,秒回,“你有病吧?”

    南菲看着手机屏幕冷笑一声,想着电话那端蜀风气的张牙舞爪的表情,心情大好,关了聊天界面,没搭理他。

    再次抬起头时苏音音已经没了踪影。

    南菲常年不在南城,苏音音对她不是特别留意,刚才没看见一直盯着她看的南菲也说的过去。

    南菲进了卫生间,手机叮叮响个不停,都是蜀风的消息,把手机调到勿打扰模式,随便他嚷嚷。

    再一刷微信,艾伦也发了许多消息来,大概意思就是希望南菲能守口如瓶,关于他性取向的问题不要说出去,毕竟他们之间共同好友不少。

    “敢做就特么的应该敢承认!”

    南菲蹲在马桶上,声嘟囔了一句把艾伦的微信也拉黑……

    顾漓已经给艾米买过衣服,想着还要给纪桥笙买内裤,一会儿南菲在场她就更不好开口,于是自己先往下走了一层,五层大多是内衣店。

    她犹豫着走进一家店,一进去导购姐就迎了上来,很热情,“姐您好,请问您是需要男装还是女装?”

    顾漓面色微红,低声说,“我先看看。”

    但是眼神已经飘向了男士内衣区。

    衣架上展示着各种色彩的男士内裤,多是四角裤,纯色,花色,卡通各异,顾漓看着莫名心慌。

    这还是二十七年来,她第一次来买男士内裤。

    导购姐是个有眼力价的人,笑着对顾漓说,“您要是想给先生买内裤可以过来看看,我们店刚上了许多新款。”

    顾漓的嘴唇动了动,红着脸颊跟过去。

    导购姐从展示架上拿了一条深蓝色四角裤递到顾漓面前,“这个是我们春季新款,您看看,面料很舒服,腰身设计也好,是……”

    导购姐介绍的很详细,顾漓也听的认真,她看了看价位又摸了摸质量,感觉合适就点点头,“拿十条!”

    顾漓心想难得鼓足勇气买一次,既然来了就要多买几条,留着让纪桥笙日后穿。

    导购姐愣怔了一下,一下子买这么多的顾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忙笑着问,“请问您家先生穿多大号?”

    “嗯?”顾漓当即被问的发蒙。

    ‘看过摸过,不知道我穿多大腰?’纪桥笙的话在脑子里飘荡,顾漓的脸顿时红了透彻。

    暗暗调整情绪,问,“都有什么号?”

    她刚问完南菲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估计是在楼上找不到她人了。

    顾漓示意导购姐自己先接电话,告诉南菲位置后,挂了电话就看向导购姐说道,“大中一样来十条吧。”

    导购姐又是一愣,半天才回过神儿,“好的女士,您稍等。”

    顾漓拿了卡去收银台准备付钱,刚抬起步子就听见一道陌生的女音传来,“大中各十条,顾大姐这到底有多少个男人啊?!”

    顾漓闻言眉头一紧,回眸。

    说话的女人她并不认得,但是看到女人身旁正双手抱胸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的苏音音,顾漓顿时拧了秀眉。

    她还没说话,女人就又开了口,“这么多男人,顾大姐这身板,能吃的消吗?”

    店内顾客不算多,也就三两个,可是闻言全看了过来,包括店内的导购姐们。

    顾漓没打算搭理她,只是警告性的看了一眼苏音音,扭头继续往收银台走。

    刚才说话的女人却快一步挡住了顾漓的去路,被顾漓忽视心情很不好,眉头紧拧,口气嚣张,“你是聋子还是哑巴?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

    顾漓微拧着秀眉看了她一眼,口气淡淡,“我只和人说话,阿猫阿狗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

    “你……”女人看了苏音音一眼,恼火的低声吼道,“音音,她竟然敢骂人!”

    苏音音的脸色也不好看,她知道顾漓一般不开口,但是一开口,绝对能怼死人,但是今天二对一,她不相信还能怼不住一个顾漓!

    拎着香奈儿新款包包,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细趾高气扬的走到顾漓面前,轻蔑的看了顾漓一眼,对身旁的女人说道,

    “雅,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王家的千金姐,你和这种豪门弃妇置什么气?多掉身价!”

    被唤作雅的女人闻言,火气顿时消了不少,“也是奥,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多看她一眼都碍眼!”

    话落看着店内的导购姐说道,

    “我说你们sy内衣店是不想在南城干了吗?好歹说你们也是一线品牌,能不能把把关对顾客有个要求?!

    像这种被豪门抛弃又赶紧跑去抢了别人老公的贱货,你们怎么能把产品卖给她?这做生意啊,不能只图个利润,还要有底线!”

    说话的女人叫王诗雅,是王副市长的亲弟弟王全富的女儿,这名字还是王全民副市长给取的,挺有文化,意境也很好,听名便容易让人幻想岛很美好的意境,只不过人不如名!

    她也是这内衣店的老顾客了,店里的人对她算是让三分怕三分,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大伯是南城副市长,也算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了。

    若是别人在店里闹事儿,值班经理肯定早就站出来说话了,这不是耽误店里生意吗?!

    可是找事儿的是王诗雅,没一个人敢出来说话。

    看顾漓不吭声,王诗雅就更傲娇了,继续说道,

    “像你们这一线品牌做出来的内衣,就应该让有身份的人穿,她买这些,一看就是给不同的男人穿,要是被人知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穿你们家的内衣,我看你们这生意还能怎么做下去!”

    王诗雅不知情况,但是苏音音知道,顾漓这内衣应该是给纪桥笙买的,王诗雅这般骂,不是在变相的骂纪桥笙吗?!

    悄悄碰了碰王诗雅,“别把重点转移了。”

    说完她就看着顾漓笑着声说道,“顾漓,你都和桥笙结婚这么久了,现在还不知道他穿多大内裤?你们还没睡一起呢?”

    话落眸子眯起,“老公不愿意睡自己的女人,说出去有点儿意思。”

    顾漓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如果说她很在乎那些冷言冷语,也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你说完了?”顾漓淡淡开口,要反击了。

    顾漓的反应太过平静,苏音音拧了秀眉,“顾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一个男人不愿意睡自己的老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这女的是垃圾!意味着这男的懒得睡她!意味着两人没感情!”

    这种大嗓门绝对不是出自顾漓之口,苏音音抬头就看见了顾漓身后的南菲。

    顾漓回过头愣怔了一下,“菲菲。”

    南菲笑着走过来,看着苏音音说了一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菲,是顾漓最要好的朋友。”

    苏音音一听口气就知道南菲来着不善,拧眉。

    “南菲?南家的女孩,听都没听说过!”王诗雅看着南菲一脸鄙夷。

    南菲一点儿都不生气,相反,今天她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正找不到人发泄呢,这会儿倒是抓到出气篓子了!

    “我们南家门院的你自然不认识,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不认识你!”

    “你……我告诉你,王市长是可是我亲大伯!”

    “奥……”南菲拖长了音调,“我只知道我们南城的市长姓张,你说的那个王市长应该是副的吧?再说了,是不是你大伯和我有关系吗?我是良民!”

    “你……贱人!”王诗雅气的咬牙切齿,看那神情想把南菲给生吞活剥了。

    南菲冷笑一声没搭理她,目光转向苏音音,“我认识你,姓苏,名贱人,苏贱人对吧?!”

    南菲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声笑了起来,就连顾漓这清冷的性格眼角都闪过一抹笑意,这名字,倒是和苏音音很配。

    “南菲!”苏音音火大,左右看了一眼正看着她嗤笑的人,气的面红耳赤。

    “别生气,我告诉你啊,刚才你还真是说错了,不是纪先生不肯睡我们家漓,是我们家漓不愿意跟他睡!

    你又不是不知道纪先生是怎么追我们家漓的,那可真是感天动地,但是我们家漓高冷啊,他的试用期现在还没过呢!

    不是我说你啊苏贱人,你都有了别人孩子了人家还不愿意要你,拿着个孩子都不能拴住男人的心,同为女人,我真为你感到耻辱!”

    苏音音气的胸口跌宕起伏,看说不过,抬起手就要打,南菲恶言恶语说完了,就算是苏音音不动手南菲也得动手。

    苏音音的巴掌落了下来,南菲直接抓住她的手腕,上去就是两个狠狠的耳光。

    “啊——”苏音音顿时尖叫。

    “音音,我来帮你!”王诗雅拎着名贵皮包就往南菲身上砸。

    顾漓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是她不仗义不去帮南菲,是因为她知道南菲的实力,从练习跆拳道,上高中时就到黑带七段,大一代表全国比赛,拿了第一名,家里的奖杯都不知道有多少块儿。

    不要说是两个姑娘,就是来两个壮汉,怕是在南菲手底下也过不了几招。

    “贱人,松开音音!”王诗雅吼着冲上去,南菲一个高鞭腿把她踢出去好远。

    苏音音还好,像王诗雅这种温室里种出来的花朵,哪能经得住风吹雨打,摔倒在地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再上前,顾南菲腾出一只手连着扇了她好几个耳光,然后轻蔑的对她说道,“记好了,姑奶奶姓南,你可以叫我姑奶奶!”

    话落猛的一推儿王诗雅撞到了墙上,搁着了腰,哇哇大哭起来。

    南菲给了她一个白眼,再次死死扣住苏音音的手腕,凑在她耳边声说道,

    “记住了,我不管你和漓有什么冤仇,最好以后别让我发现你在欺负她,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打残你为之!

    还有,你不是喜欢夜暮那个蜀渣渣吗?呵呵,我告诉你,我已经把他给睡烂了!”

    若说南菲的前半句话苏音音能听的懂,但是后半句她就迷糊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所以南菲松开手稍稍一推她就跌倒在了地上,摔的不轻,回过神儿,疼的咬牙切齿。

    南菲拍拍手,“赶紧滚!该滚哪儿管哪儿去,姑奶奶我心情不错,省的我一时兴起拿你们当靶子耍了!”

    王诗雅和苏音音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心里头那叫一个恨,眼睛里都能瞪出火花来。

    南菲蹙眉,“再瞪?眼珠子给你们挖出来!”

    地上的两人同时打了个哆嗦,赶紧移开眼,相互搀扶着就走。

    苏音音知道这会儿多说无益,只是拧着秀眉瞥了顾漓一眼,一个字都没说,恨意满满。

    倒是王诗雅,在这儿丢了人,哭着闹着对南菲和顾漓说,“我们走着瞧!”

    “嗯?!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的舌头剪了?!”南菲威胁的说了一句。

    王诗雅吓的赶紧闭嘴,窝着火气和苏音音一起狼狈不堪的离开。

    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只是南菲和顾漓还不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