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他有毒 > 第 51 章

第 5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机场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视觉死角,战川只有两只眼睛,他找不到梁潇,连人影都找不到。壹看书她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还是固执一遍一遍的拨。

    梁潇,梁潇,千万不要出事,我真的会杀人!

    战川找到机场警务室,值班的警察明确告诉他并没有见到梁潇。他不敢冒然说出“绑架”的字眼,失踪也要4时才能立案。他只说和家人走散了电话也打不通想看一下机场的监控录像。

    警察热心让地勤在广播里帮助找人,还亲自带战川去看监控录像。

    画面上梁潇确实出现在机场,她特地戴了条红色围巾为了醒目让他第一眼就看见她。她才到没多久就接了个电话,那是他打给她的,她专心讲电话,背后,突然伸出一双手,那是双男人的手,捂住她眼睛。她有些惊慌,她身后的男人很高只看得到侧面,脸上戴着口罩根本看不清,故作亲昵在梁潇耳边说什么。然后,梁潇手里的手机被抽走,男人拉开大外套将她裹进怀里就往机场外走俨然一对相熟情侣。他们身边的人群都没有发现异样。仔细看可以看出梁潇的脚步虚浮,根本是被男人胁迫着走路,到机场出口的时候梁潇已经站不稳,男人一把抱起她塞进一辆车里,没有牌照的新车。

    画面到这里就中断了,警察问战川,“监控里看到你家人了吗?”

    战川唇色苍白,好半天才发出声音,“……没有,可能,是我记错了,她没有来接我。”他都听不见警察跟他说了什么,冲出监控室,恐惧像无边的黑暗追赶着他,包围着他,他无处可逃。

    刚才那个男人,监控里的那个男人遮得那样严实他也认得出是武胜的人,武胜最信任的心腹。

    胸口,快喘不过气来,他像置身茫茫荒野的冰天雪地,失了方向,被恐惧的密密罩住。

    手机震动,又是个陌生号码,他接电话的手指都在颤抖,“喂。”

    “战川,武胜已经放出来了,你说他第一个是不是得找你去拼命?你聪明的话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陈易的声音威胁中夹着得意,他根本不知道武胜这种人有多可怕。他只单纯的以为武胜会直接去找战川报复,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战川的手腕都在颤抖,声音干涩,“你知不知道,武胜是条疯狗,他掳走了梁潇,就在刚才。如果……如果……梁潇有什么事,陈易,我要你的命!”

    “不会的,不可能!”陈易也慌了,他真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可能,武胜不是这样跟我说的,他要找的人是你,怎么可能是潇潇,你骗我,你骗我。壹看  书看”

    “你最好祈祷梁潇,平安无事。”最后四个字战川牙齿几乎咬碎,隔着千里陈易都能感觉到他要杀人的戾气,他不敢相信,怎么会是潇潇。武胜,武胜的电话,他要什么都可以,不要伤害潇潇,不要!

    战川早已经打过无数遍武胜的电话,停机。武胜在享受报复的乐趣,一下把敌人咬死比折磨他的心志攻溃他的意志更有趣。

    战川直接去了梁家,不管等待他的是什么,那都是他该承受的。

    梁启国还在家等梁潇回来吃饭,吩咐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梁潇喜欢的。听老爷子说她这次回来特别乖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他断定闺女是在外头吃了苦,心里还是心疼的。今天说是去机场接个朋友,这个点还没回。

    门铃一响,梁启国从二楼书房下来开门,站在门口的却是战川。梁启国脸一板,“你来干什么?”

    战川身子站得很直,抿紧的唇线一点一点松开,“梁潇被绑架了,我想求您借我点人手。”

    梁启国抡起拳头就砸在他脸上,他不躲,这一拳不轻,战川左边脸颊立刻肿起来。梁启国到底是六十岁的人,喘着气脱掉外套,解扣挽起袖子,脸黑沉得像天边密布的乌云,“我就怕,就怕潇潇跟你在一起会出事,她不听,不听!”又一拳,打在战川胸口,他尝到喉咙里的血腥味,他固执站在原地任梁启国出气。

    梁启国喘气越来越粗重,只两拳已经筋疲力尽,“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说着他的眼眶就红了,一辈子硬气,再苦再难都不曾红过眼睛,此时的梁启国只是一个脆弱的父亲,他抓住战川衣领,“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只是看着她幸福我都觉得时间不够。你既然保护不了她,就该离她远远的,为什么要害她!”

    战川脸上挂彩,嘴角渗血,直直望着梁启国眼睛,“我一定平安把她带回来,求您借我点人手。”

    “梁潇的事以后都不用你插手,我们会报警,滚!”梁启国推开战川,他的身体撞倒院子里的花架,噼里啪啦的声音惊动了老爷子。

    “这又是出什么事了?”老爷子出来看见院子一片狼藉像是打斗现场,再看看战川脸上的伤,敲敲拐棍对梁启国说:“你就由着他们吧,年轻人的事做家长的可以给建议不能这样独裁。况且……”老爷子顿了顿,叹口气,“况且潇潇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原来老爷子知道。

    “你说什么?!”梁启国脸色惨白,嘴唇发抖,“潇潇她,她……”他一把抓回战川,“是不是真的,潇潇她……”

    战川目光坚定,“我一定会平安把她带回来,求您借我点人手。报警没有用。”

    梁启国像是瞬间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双手从战川领口滑下去踉跄了几步才站稳,“我给你人……一定,一定不要让她受到伤害……拜托你。”

    老爷子感觉不对,“潇潇是不是出事了?你们告诉我,你们快告诉我!”

    ……

    梁潇感觉意识渐渐在回笼,手腕,好痛,像是绳子勒进肉里,鼻间有朽木的腐烂气味夹杂着泥土味。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夕阳的霞光从破败的屋顶漏下来,空荡荡的破木屋,恐惧的陌生。她试着动一动,背抵着墙壁,手腕痛得钻心,双手双脚都被粗麻绳捆住。她惊恐睁大眼睛,这里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她逼自己努力回想发生什么事。

    她去机场接战川,刚到就接到战川的电话,然后……有个人从背后捂住她眼睛让她猜猜是谁,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她感觉后颈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细微的疼,她想说话,舌头开始发麻她发不出声音。陌生男人将她裹进怀里,旁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注意到她,没有一个人救她。她想跑,想喊救命,全身酸软没有力气只能任由男人带她走。之后,之后的事她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在车上,路很颠簸,她睡了很久很久。

    屋外突然一声鸟惊叫,有人来了,破木门吱呀被推开,天色暗她看不清来人的脸只闻到一股浓烈酒精味。魁梧身影靠近,打火机咔咔打燃,武胜的脸凑近,“弟妹,我们又见面了。”

    火光中武胜的脸狰狞凶残,梁潇害怕,以前她还有精力故作镇定,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她有宝宝,她是真的害怕。

    “你,绑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目的?我想想。”武胜灌一口酒,浓烈的酒精味熏得梁潇作呕。武胜捏住她下巴强迫她张开嘴,“我让你恶心吗?”他将酒瓶插到她嘴里猛灌一口酒,梁潇呛得剧烈咳嗽,眼泪直流。武胜哈哈大笑,将她丢地上,“你问我有什么目的,我告诉你。我的目的就是,今晚,玩烂战川的女人。”

    梁潇被那口烈酒呛得好难受,拼命挣动身体后退,嗓子咳伤了,声音抖得厉害,装傻道:“我不知道你跟战川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句话我知道,祸不及妻儿,你交兄弟也应该讲道义就不怕别人笑话?”

    “笑话?”武胜又是一阵大笑房子好似都要震塌,“我现在就是个笑话!战川把我变成笑话。老子已经一无所有,还怕别人笑话?”他一把抓住梁潇长发,感觉头皮要被撕裂,“战川现在很得意吧?老子就是个s<b竟然会相信他,竟然会相信战川。好,他不让我好过,我一定让他痛不欲生!”

    武胜松手起身,开始解自己衣服,梁潇挣扎后退想逃,手脚动不了。武胜将衣服扔在地上,狰狞望着她笑,“知道我会怎么对你吗?我会先把你干烂,然后找只发春的公狗回,放心我会拔了它的狗牙和爪子把你们关在一起。”

    梁潇恐惧盯着他,全身都在颤栗,“你是疯子,变态!”

    “是啊,我就是疯子变态!”武胜一伸手抓住她脚踝将她拉到身下,锋利的刀割断她脚上的绳子,她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已经被他分开腿压住。武胜开始解皮带,梁潇痛得叫出声,“我的腿,好痛,要被压断了,求求你,先放开。我保证不会跑,我这样也跑不了,求求你。”

    武胜不但不放开她故意加重力道辗压她的腿,她痛得额上的汗都出来。武胜满意了,确定她没力气跑了,放开她双腿伸手解她裤扣,冬天衣服穿得厚,裤子也不那么容易脱,他恼火撕开她羽绒服凑近到她腰间拉扯裤扣。

    就是这个时候,梁潇抬腿狠狠夹住他颈脖。

    “这叫三角绞,夹腿要快准狠,使对方大脑瞬间缺氧昏迷。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一招不能把暴徒夹晕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她想着战川的话,使尽全身力气死死绞住武胜脖子。感觉武胜的身子在发软,她不敢轻易放开他,大腿拼命绞紧,直到确定他真的晕过去。她一下推开瘫软的武胜连爬带跑逃出木屋。

    天已经全黑下来,天空连一丝星光都没有,黑漆漆的树林根本分不清方向。她没有时间思考,只拼命的往前跑,腹一阵痉挛绞痛,她贴着腹部,“宝宝,再坚持一下,求求你,为了妈妈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她加快脚步,腹越来越痛,可是她不敢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

    “<ba<by——”树林里突然响起武胜的声音,像是阴森的野鬼,他舔一舔手里锋利的尖刀,“宝贝儿,你已经惹怒我了,乖乖出来,你是跑不掉的,叔叔好好疼你。”

    梁潇怕得被脚下的枯枝绊倒,腹好痛,痛得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