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他有毒 > 第 35 章

第 35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今晚的梁潇特别热烈,她想让他快乐。壹看

    月光都被挡在厚重的窗帘外,房间没开灯。她坐在他身上,黑暗中他的眼睛亮过星辰,她被他看得有些发烫,捂住他眼睛,俯下身去吻他。他的唇有一点凉,能闻到须后水的味道,像檀香木又有橡苔的绿野气息,令人痴迷又燥动。

    舌与舌的追逐,勾缠,津液濡湿了唇瓣。他大手掐在她腰间,她扭动一下,刚洗过的长发水还没干,缀在发梢将落未落的水珠滴一滴在他大腿,滑进腿内,他全身一阵绷紧,翻身要压倒她。

    “嘘——”她松开他眼睛,隔着食指吻在他唇上说:“今晚,换我‘欺负’你。”她的嗓音染了情欲是上好的迷迭香。

    战川在黑暗里笑,“你确定?”他张嘴含进她食指,舌尖在她指腹打旋。痒,从指尖那一点一直渗进她心里。她有些恼,一直都是他主导她,细一个动作就能让她敏感不已。她也想让他忘我,除了爱她,什么都忘掉。

    “你不许动,嘴也不许!”她抓住他双手学着他对她那样举过头顶,她空出一手在床头柜一顿乱摸,寻到挂在台灯上的内衣,弹性肩带直接把他双手绑了。

    “五十度灰?还敢说你没看过?”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哑。梁潇本来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他这一提醒,她脑子里一下像开了闸的洪水各种见识过的“姿势”全涌现出来。

    她也霸道总裁一回直接堵住他的嘴,双手在他身上摸索,毫无章法。指甲不心刮到他胸前那敏感两点,他闷哼一声。梁潇笑,终于找到了章法了,她亲他下巴,喉结,锁骨……咬住他胸前那一点。他肌肉绷紧,眼晴里火光熊熊。

    “梁潇!”低醇的嗓音性感得不像话。

    他刚洗过澡,气味和口感都令人迷恋,她迷恋摸在他八块腹肌上的手感。

    战川被她摸得熊熊火起,“往下,握住!”字眼一个一个从牙缝里挤出来。

    梁潇很满意他的表现,从他胸口滑下去,给了他额外“奖励”,意外惊喜。

    “嗯——”他叫出声,她不知道原来男人叫也这样性感。

    她嘴巴好酸,完全没法换气。

    “别撤!”他喘着粗气,像是折磨又是最极致的欢愉,一挺身,她被怼出去,嗓子一阵咳嗽。

    战川快被她玩坏了,手腕一绷挣松弹性带就解放双手,她身上睡衣一瞬间离身。

    “战川……说好了的,你不准……动……”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时间,他压着她,她被迫腿张开,手指直入主题,核心强势被占据,她叫都叫不出声,攀着他手臂颤栗。

    细腻与粗糙,柔软与炽热,颤栗与汗液,她已经一塌糊涂。

    “战川,战川,战川……”她吸着气喊他。

    他亲她,从眼睛到鼻子到嘴巴,“叫老公。”

    梁潇叫不出口,咬唇。

    “不愿意叫老公?那叫哥哥,情哥哥,好哥哥。”他手指掌控着她。

    梁潇受不了,摇头,发丝贴在脸上,有种凌乱的妖。

    “哥哥也不愿叫,那叫叔叔。”他总有办法让她臣服。

    “老公——”比起叫哥哥,叔叔,老公突然变成最容易的了。

    “再叫一声。”

    “老公!”

    他一冲到底,要她全部容纳包含。

    湿的长发在空气中摇摇荡荡,一点一点被热烈蒸发掉水分。

    翻滚的热浪,起伏的心,所有的情深与爱恋,快感与灵魂,全都倾注在衔接的那一点。

    最后的时刻,他的眼睛璀璨得像这世上最闪的钻石,她的脸深深嵌在里头。他动了动唇,她听见他说:“我爱你。”

    早上,她感觉下身一阵热流,她突然惊醒,坏了。她掀开被子起身已经来不及,大姨妈准时来报道。

    战川从浴室出来,“醒这么早?”

    她赶紧盖住被子,“你能不能去对面替我跟菀瑶借个东西。”

    “姨妈巾。”战川都已经是老司机了。

    梁潇脸红,“嗯。”

    战川径直去衣柜拿了件外套套上,“我下楼买,好好待着别下床。”

    战川一走,梁潇拉被子蒙住脸,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狼狈,预感战川要替她买一辈子姨妈巾了。

    战川给她做了红糖水鸡蛋,梁潇迟迟在房间不出来。他皱着眉推开房间门,梁潇不在床上,浴室有水声。他过去一看,梁潇正蹲在地上洗床单。

    他进去就把她拎起来,“用热水洗干净手出去吃早饭。”

    梁潇架着沾了泡沫的手,“我洗好就去。”

    “有洗衣机。”

    梁潇难为情,“洗衣机洗不干净。”

    战川板着脸,“我再说一遍,洗干净手出去吃饭。”

    “床单……”

    “我来洗。”

    梁潇睁大眼睛看他,“你洗?!”

    “我洗。”战川太阳穴突突的跳,追个媳妇真他妈什么事都做尽了,要是男人能替女人生孩子,他估计都能替她。

    梁潇喝着红糖水看战川挽起袖子洗床单,特别甜。

    突然听见咝一声,她放下碗,“你不会把床单洗破了吧?”

    战川从床单破洞看她,“这他妈是纸做的吧,一搓就破。”

    梁潇摇头,以后可不敢再让他洗了,床单破了这个四件套就没法再用,这败家老爷们。

    谢天谢地因为大姨妈梁潇今天上班没迟到,不然早上真起不来,全身酸软又疼。战川给支去买床单了。

    她先跟林菀瑶通个电话,还没有消息。想一想也不可能这么快,人海茫茫。

    之后去看战美龄,再见到她,感觉不太舒服,大概因为知道她遗弃过战川的事。

    “药要按时吃,有什么地方不舒服随时按呼叫器,我们4时有人值班。”梁潇声音机械,低头在病历上写了两笔就要走。

    “梁医生。”战美龄喊住她。

    “什么事?”梁潇面无表情。

    “不管有什么消息,请你第一时间告诉我。”战美龄热切期盼的眼神真的是让她非常不舒服。

    “知道。”她转身出去,走了几步,实在忍不住,关上病房的门。

    “你怎么做到的,为了一个男人,一个渣男,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

    战美龄被她的质问怔住了,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僵硬,手指抠进床单,别开脸不敢看她,“是……战川,跟你说的吗?他一定把我说成是这个世上最狠心最恶毒的妈妈吧。他一定很恨我吧。”

    梁潇觉得自己太失态,平复下情绪,“对不起,这本来是你们的私事,我无权置喙,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理解,你是怎么做到的?”

    战美龄眼泪一瞬就掉下来,“因为我害怕,我懦弱,我自私。我害怕过苦日子,害怕因为困苦因为孩子被岁月摧残成又丑又老的女人,我不应该过那样的生活。锦霖说了他要出去赚大钱,他会让我过上豪门少奶奶的生活,他会回来接我。”

    “可是事实是他骗财骗色,说不定还娶了别的女人,子孙满堂。”梁潇压着愤怒。

    “他不是,他不是!他只是……被外面的女人带坏,因为外面的女人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就跟你一样!”战美龄已经泪流满面。

    梁潇看着她,“你真可怜,就这么自欺欺人过一辈子吧。”

    “梁潇!”战美龄赤脚下床对着她背影喊,“你答应过我,会帮我找到锦霖,会让我见他。”

    梁潇背对着她,“你放心,我一定找到那个男人!还有,战川跟我说起孤儿院的时候,非常平静,就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他能像现在这样照顾你,说明他不恨你,也不会爱你,因为你没资格了。”

    梁潇出去,战美龄痴痴跌坐在床上,眼泪肆流,“对不起,川,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她是个自私至极的人,父亲过逝这么多年她都没去上过坟,因为没有脸去。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想找到那个男人,明媒正娶,她才能光明正大去父亲坟前上一炷香。

    梁潇从战美龄病房出来,一路做掌下压,不生气不生气,那不应该是身为医生对病患该有的情绪。

    “师姐。”迎面吴亮匆匆而来,面色有点凝重,“有人找你。”

    梁潇微微蹙眉,“什么人?”

    “陈易。”

    消失了这么多天终于还是来找她了,梁潇淡淡应句,“哦。”

    吴亮倒替她着急,“他不会,又是来逼婚的吧?”

    梁潇双手插兜,“应该是来解释的,我倒是很想听听他会怎么说。人呢?”她问吴亮。

    “在你办公室。”

    梁潇点点头,“我没事,你忙吧。”径直上电梯。

    陈易消失了一周,梁潇再见到他,他左手打着石膏固定,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