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他有毒 > 第 26 章

第 26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夜里,梁潇在床上辗转反侧。  一看书

    在吗?手机输入两个字又删掉。

    在干嘛?又再删掉。她索性扔开手机,拉被子蒙住脸,他会来找我吗?他真来了,怎么办?脸蒙得红红,受不了从被子伸出来,找到手机,编辑,“我回家了。”发送。

    等回复的过程莫名心咚咚乱跳,大概隔了两分钟,她收到了个“嗯。”字。

    梁潇看着手机屏幕,眨眨眼睛,这样就完了?起码也该问一句,怎么回事?你家在哪儿?梁潇决定不理他,睡觉!

    其实她只要走到窗边稍稍探一下头就能看见楼下茂密的梧桐树下,一点猩红闪烁。战川在树下站了许久,月光的冷辉铺了他半壁。

    第二天一大早陈易就来了。梁潇装睡不下楼,房门被敲得咚咚响,梁启国在门口喊,“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梁潇蒙着被子,“马上起。”

    “十分钟之内给我下楼。”梁潇掀开被子望着天花板发呆,这才回来第一天,以后可怎么办。

    她磨磨蹭蹭终于是下了楼,陈易今天穿得很休闲,暖灰色的开米司薄衫,黑色休闲裤,很有英伦风的味道。他上班绝对不会这样穿,所以他今天是不准备去上班了?

    “早,潇潇,昨晚睡得好吗?”陈易笑起来眼角略微上翘,桃花眼怎么看都是含情脉脉的样子。

    梁潇看了眼父亲脸色,“好。”

    梁启国板着脸,“你今天和陈易一起去送请柬,都是你爷爷老战友,你们俩要亲自登门不能失礼。”

    陈易当然乐意。

    梁潇皱眉,“我爷爷做大寿,为什么要他跟我一起去送请柬。”

    “你刚回国没多久,很多地方不熟,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陈易是真不放心。

    梁启国瞪梁潇一眼,“有人帮忙你还挑三拣四?还不快去吃早饭,吃完赶紧走。”

    “知道了。”

    一出院子,“潇潇,我想跟你谈谈。”陈易难得表情严肃。

    梁潇一直都想好好跟他谈,是他一直回避。

    “好。”

    车上,陈易放了音乐,可能他不想气氛太尴尬。

    “你能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吗?”他顿了顿又补充,“你放心,我不是要找他麻烦。  要看书即使我们做不成恋人,我们还是朋友,你还能把我当哥哥不是吗?你当是哥哥关心妹妹。”

    梁潇纠结,“我……”

    “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都有。”

    她这么回答,陈易心里有底了,那个男人是她不能带回家的或是梁家不能接受的。

    陈易笑着看他,“那我就不问了。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当然。”梁潇点头。

    陈易平视前方,那就从朋友开始,守了十六年的姑娘,怎么能让她再跑了。

    多亏有陈易,老爷子的战友大多住在偏远的地方,有好多都不在了。要不是陈易带着,梁潇真的会迷路。

    两人返回的时候,陈易特地弯去了老裁缝铺,这老裁缝店从清朝时就有,专门订制中式服装旗袍,颇有名气。

    “爷爷的衣服做好了,今天出来正好带回去试试,不合身还有时间改。”陈易停好车。

    “嗯。”梁潇跟着下去。

    “陈先生来了。”裁缝迎出来,“师傅在里间。”

    陈易点点头,“有客人?”

    “是的,取衣服的,很快就好。”

    “那我们等一会儿,不要紧。”陈易转头看梁潇,“要不要看看旗袍?爷爷寿宴那天你穿旗袍一定很漂亮。”

    梁潇手指滑过丝滑布料,旗袍领口精致的绾结,含蓄中透着性感,手工刺秀令人叹为观止。

    陈易见她爱不释手,“去试试,反正是等。”

    “好。”梁潇还从没穿过旗袍,以前看《花样年华》时被张曼玉的旗袍秀深深折服,一直都觉得自己穿不出那种韵味。

    裁缝替她选了件墨绿龟裂纹香云纱旗袍,凤尾盘扣一直扣到腰间。

    梁潇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陈易好半天才回过神。她生得白,一身墨绿旗袍在阳光缱绻中滋生出别样的妩媚。她站在镜子前将长发拢到一边,“第一次穿,是不是不好看?”

    陈易忍住想要拥抱她的冲动,喝一口茶,“很好看。”

    师傅从内屋出来,“陈先生来了。”

    陈易点头,师傅目光落到梁潇身上,“陈太太很适合这件旗袍。”

    “我不是……”梁潇还没开口解释。

    陈易已经接下话,“这件旗袍我也要了。”

    “这不梁医生吗。”跟着师傅后面从里屋出来的人竟然是武捷。

    梁潇怔了一下,还真是冤家路窄。

    武捷手里捧着个漂亮的丝绸盒,送给战美龄的旗袍,她是到了黄河还不死心。

    她笑着看陈易,“这位是万城的陈总吧。”目光转到梁潇身上,“陈太太?川哥知道吗?”

    陈易一下变了脸色,“川哥是谁?”

    武捷脸上笑意更大,盯着梁潇,“你未婚夫还不知道啊?”

    梁潇太阳穴突突的跳,“武捷你不用白费心机,这样的挑拨一点意义都没有。”

    “是吗。”她走近,陈易大概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的危险气息,上前挡在梁潇身前,“你要干什么!”

    武捷停下脚步,勾一勾唇,似嘲笑又似讽刺,“三个。三个男人都为你挺身而出,你好本事。”

    “你什么意思?”陈易拳头已经硬起来,他虽比不上战川野,武捷在他这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武捷笑一笑,“什么意思陈总回家,好好问问陈太太。”

    武捷这一闹,梁潇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拿了爷爷的中山装就回家。

    一路上,陈易一直跟她讲爷爷寿宴的流程,关于武捷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问。

    “陈易。”她想了许久才开口。

    “你说。”陈易转过头看她。

    “既然是朋友,我不希望别人误会,哪怕只是一个陌生人。”她这样是对自己也是对陈易负责。

    陈易浅浅笑,“因为别人一句‘陈太太’你怕那个男人误会?”他平视前方,“这么容易就误会,毫无信任的感情能走多远?”

    梁潇一时竟无从反驳,她真的不知道她和战川能走多远。

    她落寞神情全落在陈易眼里,心疼又欣喜,他们的感情还没到此生不渝生死相许地步,那他还没输。

    “好了,我以后会注意,你也别多想。回家好好休息,寿宴那天会很累。”

    梁潇闷闷的,不痛快。

    晚上的时候,林菀瑶终于来看她。

    林菀瑶一进院子,她就在二楼挥手,“菀瑶,快上来。”

    林菀瑶自然要先跟梁启国打过招呼,又说了几句话才上去。

    梁潇着急,“你怎么才来!”

    林菀瑶:“我是接到爸爸电话才知道你被‘抓’回来,还以为医院太忙你连续加班呢。”

    “你能不能让林叔跟我爸说说,让我回医院上班。”

    林菀瑶为难,“这个,我可没把握。”

    “试试吧,我现在连这个院子都出不了。”

    “你今天不还跟陈易出去了一整天。”

    梁潇就是烦恼这个,“一定要和陈易一起我爸才放我出去,你能想像吗?!”

    林菀瑶张大嘴看她,“那你和川哥,不是,那你和战川怎么办?”

    梁潇一脸泄气,“我给他发过短信告诉他我回家了,他什么也没说。”

    “啊?他可能还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况。”

    “可能吧。”梁潇确实没跟他说过家里的事,就是因为没有跟他说过,她才担心今天被武捷撞见的事,战川会误会。

    “那怎么办,我帮你去找他?”林菀瑶皱眉,“虽然我们住对门,你没去之前,我一般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遇到他。”

    “算了。”梁潇回来两天,他一个电话都没有,如果真在乎她怎么都会想办法联系她。

    “我现在就想快点回医院,不能待在家里,我爸是铁了心要把我和陈易凑成一对。”

    林菀瑶也替她苦恼,“爱你的和你爱的,要是换个别的男人,一百个都不如陈易。战川的话……我大概也会选我爱的。”

    又一夜翻来覆去,再这样下去梁潇一定会神经衰弱。

    电话响得毫无预兆,她烦躁得没看就接起来,“喂!”

    “到阳台来。”战川的声音就那样毫无预兆地传过来。

    梁潇楞了半天才反应,问了一句,“什么?”

    “想你了。”战川低沉的声线在静夜里一字一字敲进她心里。

    她赤脚下床,推门到阳台,战川站在楼下,月光从他身后的梧桐树零落浅浅一层柔柔反着光,隔着暗夜,她好似能看见他深邃的眼悠远如清风明月。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