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他有毒 > 第 19 章

第 1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战……”根本不给她张嘴的机会。一看书  要·开始他还耐着性子慢慢吻细细揉,她突然嗯~~一声,碰到了她敏感点,简直**噬骨。

    “操!”战川粗骂一声,这才一个吻感觉就要i了,从酒吧一直忍到现在简直是奇迹。他手下稍用力,她的衬衫已经裂开,她痛呼。她哪儿哪儿都嫩汪汪,他敞开了性子只怕真要在床上弄死她。

    梁潇上身动不了,拿腿蹬他,哪里有什么力道。

    “战川,你……我说了你再侵犯我就不止一巴掌那么便宜。”

    “我把命给你,死在你身上好不好?”他的声音喑哑又粗暴。

    梁潇觉得身体好热,他的声音让她热,他的手让她热,他的唇让她濒临疯狂。

    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被他咬开,露出黑白相间的蕾丝,裹住两个粉团儿,娇滴滴颤巍巍。他狠嘬一口,她疼得躬起身子,送到他嘴里,他感觉要爆炸了,“穿这种内衣,是不是想给我看?”

    “……不是。”她感觉身体在火上煎熬似的,却不害怕,跟那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想不想我像隔壁那样弄你?”

    她刚张嘴,他探进去,堵得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说话就是想。”他吻得她喘不过气,自说自话,“马上就满足你。”

    衣服裤子从她身上分离,能听到布料开裂的响声。他握住她脚踝,秀气剔透的白,他都怕捏重一点给弄断了。

    梁潇迷迷离离中感觉不对,身体不对劲。

    “战川……战……我,不行,我,亲戚来了。”

    战川扯她黑色蕾丝,嘴还有空回应她,“天王老子来了,我今天也要。”

    梁潇越来越清醒,双手撑着他胸膛,“大姨妈……我大姨妈来了。”

    战川脑中出现五个字——老子想杀人!

    这他妈真能要人命。

    “确定?”他还心存侥幸。

    梁潇突然觉得他的表情很可乐,咬着指尖非常确定地点头。

    “操!”战川翻身就下来,捡地上的长裤衬衫穿。

    梁潇差点儿没笑出声。

    战川扣子没扣就往外走,梁潇扒着被子问他:“你去哪儿?”

    “夜跑!”

    梁潇噗哧一声没忍住,奔跑吧,荷尔蒙。

    战川出去没多久,老板就送东西上来,说是战川嘱咐的。梁潇看着粉粉的少女风方块,什么气都消了。

    战川这夜跑跑了一个多时,回来,梁潇已经睡着。她倒是睡舒坦了,战川那火还没消下去,五百个俯卧撑,地上的杂志都湿透。冲完凉,倒床上就睡。

    早上六点半,梁潇的手机闹钟唱起来,她迷迷糊糊伸手摸手机,摸到某个凸起抓一抓,还挺硬。她惊醒,要撤手,大手按住她,“你是不是吃定了老子不会弄你!”战川按着她的手抓紧。

    好大!梁潇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脸红。

    战川翻身,梁潇着急推他,“不行!”

    “什么时候行?”战川辗压她那两朵粉团儿,搓圆按扁。梁潇吃痛,平时这个时候就是碰一下都疼,战川那力道……梁潇受不了,“七天。”

    战川抬头,“七天?”

    梁潇护住胸前,“七天一个周期。”

    “就七天,先盖个章!”战川在她锁骨咬一口,落下一枚新鲜艳红吻痕。

    梁潇边穿衣服边骂他流氓,无赖,混蛋!她的衬衫扣子全都绷掉,这要怎么穿。

    战川把自己外套往她身上一套,可以当连衣裙穿。

    幸好他们回去的时候林菀瑶已经上班。

    梁潇洗完澡看着衣篓里只穿了一次就报废的衣服,“禽兽。”

    打电话让吴亮帮她请假,现在去上班都中午了。她挑了件领口系蝴蝶结的衬衫,整个脖子都遮严实,配一件黑色百折中裙,气质又不失俏皮。平底鞋,还是战川送她的那双,太舒服,换不过来了。

    她一开门,战川靠在门口抽烟。

    “你干什么?”梁潇赶着去医院。

    战川按灭烟,“等你。”

    “我去上班。”

    战川站直身子,“送你上班。”他直接去按电梯。

    梁潇狐疑望着他背影,这么好心?

    梁潇靠着电梯看战川,他正经的时候一个站姿都迷人。

    他大概是感受到她狐疑的目光,转头看她,“第一天。”

    “什么?”

    “今天是第一天,还有六天。一看书    ”战川说得一本正经,数着日子等睡她。

    梁潇刚才对他生出的一丝温暖全都被震碎了。

    “无赖!”

    战川一大早去把车取回来,他那车太过张扬,梁潇还是选择挤公交。

    近中午公交车还是人多,梁潇皱着眉,“怎么还这么多人。”

    战川贴着她站着,“今天双休,情侣都睡到这个点出门。”倒是句正经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那么正经了。

    梁潇够头顶的扶手,手臂酸得厉害。战川拉她一把,转个个儿,“抱住我。”拉她的手缠到自己腰间,“靠着我眯会儿,到了我叫你。”

    “站着怎么睡?”梁潇很自然抱着他,整个人被属于他的气息稳稳罩住。

    “我抱你睡?”

    发情期的男人,三句离不开“睡”,梁潇靠着他胸口闭上眼睛,不理他。

    中途陆续有人下车,座位空出好几个,战川就那样一直让她抱着。

    下车的时候,梁潇让他等她进去了,他再进医院,两人一前一后走。

    “梁潇。”他喊她,梁潇回头,他说:“我给你发短信三分钟之内不回试试。”

    梁潇瞪他一眼,说句软话会死啊!

    梁潇还是除了写手术病历就是跑腿打杂,吴亮一上午已经跟着胡主任做了两台手术。

    一失足啊!

    手机放在桌上,她一抬头就能看见,怕放衣兜里听不到。

    说给她发短信的人,这会儿正在还人情。

    吴亮来急诊科必经过安全通道。

    “白斩鸡。”除了战川也没人这样喊他。吴亮推推眼镜进去楼梯间,战川手上拿着个盒子,推到吴亮面前,“给你的。”

    “是什么?”吴亮那一瞬间脑子冒出“不会是炸弹吧”的念头。难道昨晚不顺利?心情有点儿复杂,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战川面无表情,“这个,当是还你帮忙的人情。”

    原来是谢礼,吴亮松口气接过,又问了句,“是什么?”

    “一定是你喜欢又很缺的东西。”战川很有自信。

    吴亮兴奋又好奇拆开盒子,《罗马艳*情史》《highrr》……各种“大场面动作大片”满满一盒。吴亮赶紧盖上盒子,脸都黑了,“这,这些……”

    战川磕磕烟,点然,烟雾弥散中听到他说:“这些都是绝版原版碟,我特地托朋友帮你找的。”

    “你,不用这么客气。”吴亮干笑两声。

    战川灭烟,“强撸灰飞烟灭,注意身体,走了。”

    吴亮真的很想一盒子拍他脸上……不敢。

    战川推开门的时候,背对他说了声,“昨晚,谢了。”

    吴亮抱着满满一盒子大片,简直就是抱的个□□,要是被人撞见一定会把他当成死变态。战川这哪里是谢他,明明是害他。

    梁潇桌上的手机终于响了,她点开。

    战川:“晚上吃什么?”

    梁潇:“不知道。”

    战川:“几点下班?”

    梁潇:“不知道。”

    战川:“你再说个不知道试试。”

    梁潇:“……”

    战川:“还有七个时就是第二天。”

    这人!脑子里还能不能想点别的。梁潇丢开手机,不理他。他俩现在这样,倒像是谈恋爱。

    三分钟又三分钟没回消息……战川捏着手机,当他的话是耳边风?

    梁潇看眼时间,快下班,战川下午没再发消息来。

    她还有两份手术病历写完就能走了,难得不用值夜班可以早点回去睡个好觉。她起身拿了咖啡去茶水间,走廊静悄悄,这个点不是交班就是去吃饭了。

    梁潇在茶水间看见战川有那么一瞬恍惚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她站在门口感觉茶水间气压很低,调转脚尖要走,战川一伸手就把她拽进去,嘭一声关上门。

    “我会吃了你吗,跑什么?”梁潇整个人被他按趴在门板上,双手扭到背后,手里的咖啡被他扔垃圾桶里。

    梁潇动不了着急,“这里是茶水间随时有人来!”

    战川压着她,“为什么不回我短信?”

    “忙!”

    “又不进手术室忙什么?”

    梁潇紧张得心咚咚乱跳,生怕这个时候有人推门。

    “多的是要忙的事。”

    战川手从她裙摆探进去。

    梁潇慌了,想去捉他大手,手动不了,“战川,你,别……”

    他摸到她腰间,手指勾着蕾丝松紧弹一记,“还敢说谎?”

    梁潇脸红得透透,“变态,流氓,手拿出来!”她不敢大声,压抑的嗓音很撩人。

    战川挤紧她,“还敢不敢不回我短信?”

    “不敢。”这种时候只有认怂,因为他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战川满意了,放开她,拿起案台上冲好的红枣糖水递给她,“咖啡全扔了。”

    梁潇捧在手里,掌心暖暖,他来,是给她送这个的?

    ……

    下班的时候,梁潇跟战川隔着远远,他现在是“危险人物”。

    战川好笑,出了医院,她还跑得掉?

    公交车上,战川将梁潇堵在里边座位,“晚上吃什么?”

    “好累,不想吃,想睡觉。”梁潇是真想睡觉。

    “天天就想着睡觉的事,臊不臊。”战川真是倒打一耙。

    梁潇鼓起腮帮,大庭广众,忍了,不理他。

    前座的姑娘看上去绝对没有十八,旁边的社会青年流里流气。

    男:“今晚别回家,就说去同学家温习功课。”

    女孩:“不行,我爸妈管得很紧。”

    男:“你不喜欢我吗,不想跟我待在一起?”

    女孩害羞低下头:“喜欢。”

    男:“我也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女孩还低着头:“不行,我怕疼。”

    男:“别怕,我会轻一点。”

    梁潇听着听着就皱起眉头,心里着急,姑娘千万不要相信这男人。

    战川伸手拎起前面青年衣领,“子,毛长齐了吗就学大人做坏事?”

    青年有点儿怂,但是初出牛犊不怕虎,青年梗着脖子喊:“你谁啊,管得着吗,神经病!”

    战川一起身,强大气场瞬间把青年秒成渣。

    “我他爸,我现在就是把你打成半身不遂也不用负责任,还要告你诱奸。”战川瞪一眼姑娘,“还不回家!”

    姑娘满脸通红,起身就叫司机停车,都快哭出来了。青年要追,被战川押在座位上。过了好几站,战川才放青年下车。

    “你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大的女儿?”梁潇忍不住调侃他,“姑娘这么漂亮,一看就是像妈妈。”

    “我们以后生了女儿一定要看紧,三米之内雄性生物全灭。”战川最会的就是占梁潇便宜。

    “不要脸。”梁潇看车窗外。

    区门口,碰到林菀瑶下班,她从车里探出头,“你俩怎么一起回?”

    “我们……”梁潇有点儿慌一时竟找不到说辞。

    “哦,我知道。你俩是一起从医院回来。”林菀瑶对他俩丝毫没有怀疑,“我先去停车。”

    梁潇松口气,战川睨她,“你不准备把我介绍一下?”

    梁潇抬脚就走和他拉开距离,“介绍什么?”

    “你说呢?”战川跟在后面。

    “菀瑶她,一直以为你有女朋友,是我误导了她。”梁潇想一想就觉得好复杂,她能跟菀瑶解释清楚吗?

    战川看她纠结的模样笑起来,“你误导她以为我有女朋友了,其实是自己想霸占我?”

    梁潇很想缝上他的嘴,“你不要胡说八道!”可是,菀瑶可能真会像战川那么想怎么办?

    “潇潇——快,搭把手。”林菀瑶停好车拎着大包包过来。

    梁潇帮她接了两包,“这些是什么?”

    “有肉,有鱼,青菜,还有酒。”林菀瑶呼口气。

    梁潇打开袋子看看,“你买这么多菜干什么?”

    电梯到了,三人进去。

    “当然是吃了,难道看啊。”林菀瑶按下最顶一层。

    “你会做吗?我可帮不了你。”梁潇把装鱼的袋子伸得远远。

    “不会可以学嘛,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说明做饭好吃很重要啊。”林菀瑶突然扭头看战川,“川哥的女朋友一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战川目光淡淡看梁潇,“不用她下厨房,等着吃就好。”

    林菀瑶的少女心一下就炸了,长得这么有型还会做饭,最重要的是对女朋友绝宠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次学做饭,川哥有没有时间指导下?”

    “别人很忙,不要麻烦别人。”梁潇抢过话。

    然后听见战川说:“我有时间。”

    “太好了。”林菀瑶兴奋。

    电梯门开,林菀瑶先出去,梁潇出去的时候瞪战川,警告他不要做出让人误会的动作。

    林菀瑶跟着战川在厨房,梁潇回房间换了套家居服,虾粉色运动风前后v领宽松长恤,黑色短裤。

    “啊!着火了!”林菀瑶大叫,厨房一阵叮当哐啷,林菀瑶直接被赶出厨房,手还烫了个泡。

    “你没事吧?”梁潇给她找烫伤膏。

    “没事,你别管我,去帮川哥。本来是请别人来做客,现在变成人家做饭给我们吃了。”林菀瑶推梁潇去厨房,自己去找药膏。

    战川把烧糊的菜全倒掉,肉洒上盐调料酒,开始收拾鱼。

    “需要我帮忙吗?”梁潇站在门口没进去。

    战川背对着她,“把西红柿洗干净。”他背脊笔挺,宽肩窄臀,拿刀的姿式很a,特别做事时专注的神情,简直帅到人心悸。他皱眉回一回头,“还傻站着?”

    梁潇回神,“哦。”她从袋里倒出西红柿,打开水流,肩膀稍稍一塌,那v领就往一边滑,露出圆滑香肩。她还在回味刚才心悸的感觉,完全没意识到露香肩有多诱人。

    背后贴上个紧实的热源,她拿手肘顶他,声,“战川!”

    “动什么,我洗手。”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细细水流冲干净他手上鱼鳞。梁潇怕弄出动静,就老实在他怀里待着。他低一低头在她肩膀咬一口,梁潇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战川腰用力抵住她,“真想一口吃了你。以后在厨房试试?”

    梁潇扭头瞪他,他在她唇上咬一口,“用热水,别碰凉水。”。

    梁潇从厨房跑出来,林菀瑶刚处理好手上的水泡,“怎么,你去打下手也被赶出来啦,还挨骂了?看你脸红的。”

    “厨房太热,我去洗个脸。”梁潇去浴室,她觉得这样下去菀瑶迟早会发现,她到底该怎么跟菀瑶解释?

    战川做的菜真的不要太好吃,把林菀瑶都吃哭了,梁潇尝着倒有栗家菜的味道。

    “不好吃?”战川看梁潇。

    梁潇咽下鱼肉,“好吃,就是为什么好像有栗家菜的味道。”

    “你去吃过栗家菜?”林菀瑶问她,“我怎么不知道。”

    “嗯……跟一个朋友去过。”梁潇吱唔。

    “栗老板欠我个人情,我开玩笑让他教我几个菜哄女人,没想到他答应了。”战川简单解释。

    要知道那种传统私房菜谱绝对不会外传,那得是过命的人情才可能教战川吧。梁潇一直好奇战川是做什么的,很明显不是快递。

    吃过晚饭,又喝了茶,战川还不走。

    梁潇起身,“我,下去扔垃圾,你不走吗?”直接对战川说。

    “潇潇。”林菀瑶拉她,“你太失礼了。”

    战川搁下茶杯,对林菀瑶说:“以后要学做菜,随时可以来找我。”

    “那我真不跟你客气了。”战川在林菀瑶那里的好男人形象又高大上了。她欣赏他,但不会有非份之想,因为他已经有女朋友,这一点林菀瑶的觉悟还是挺高。

    梁潇拎着垃圾袋,一出门战川就接过,“回去。”看眼她白晃晃大长腿,“你怎么当医生,不知道这些天要保暖?”

    这人!不知道关心的话要好好说?

    半夜十二点,梁潇又收到战川短信。

    “第二天。”

    梁潇好不容易睡着,闭着眼睛回了个,“嗯。”

    战川:“你的名字,是哪两个字。”

    “梁潇。”

    “五行缺水?”

    梁潇:“是。”

    战川:“你还信迷信?”

    梁潇:“爷爷。”老梁家就她这一根独苗苗,那是老爷子从宝贝大的,取名这种大事当然是慎之又慎,排八字,算命给挑了这个名字。

    战川:“那我以后叫你水当当。”

    梁潇:“嗯……嗯?!你能不能不流氓!”

    战川:“你倒是说说水当当怎么流氓了?”

    梁潇:“滚!”

    战川:“床上滚?”

    梁潇说不过他,要抓狂,又不能不回他消息。

    “我明早要上早班,现在十二点多了。”

    战川:“我一闭眼睛,全是你半祼的样子,你要负责。”

    梁潇:“你滚!”

    战川:“要不用口?”

    梁潇:“你敢!滚滚滚!”

    战川捏着手机笑,想像手机那头梁潇鼓着腮帮红脸的样子,操,又硬了。

    长夜漫漫,无心眠。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