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穿书之成为男主师尊的日子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石门“吱呀”一声开了,左右两扇门上各浮现一句金光闪闪的字。右边是:“入我生死棺,生死由我。接我六合令,遵行我命。”左边是:“上碧落,下黄泉。荡四海,平八荒。九死无悔。”

    这行字奔放纵逸,遒劲癫狂,有骤风急雨之势,又如醉龙盘旋,宋溪看得心头急跳,如一记重锤敲在识海,全身一震,脑中发晕,忙移开目光,向李寒觉道:“别看!”李寒觉正从左右石壁中找角度欲看清这行金光,闻言半分也不迟疑,立刻垂眸。宋溪定一定神,才和李寒觉入内。

    方一入内,一片刀光削来,宋溪侧身避至墙角,李寒觉已迎了上去。宋溪这番躲避,毒素更加蔓延,胸口闷痛,扶着墙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情景。这屋子十分宽大,有书案桌椅,更有铜镜梳钗。似有女子生活过一段时间。

    同李寒觉围斗的是十八个玄衣人,个个都是身材高大面貌英俊的男人,手中刀枪剑戟各不相同,魔气深厚,进退之间组成一套阵法。这些玄衣人虽魔气纵横,出手倒并不邪佞,身法招式俊逸潇洒,且不畏痛,不怕死。

    这十八“人”自然也不是真人,但与门上的幻术不同,他们是傀儡。这里竟有这般厉害的傀儡!宋溪见李寒觉身处围攻,处处受制,握着尺素簪想去帮他,谁知一提气,眼前发黑,“哇”地吐出一口黑血,若非左手及时撑住墙壁,恐怕要摔倒在地。李寒觉百忙之中还分神留意着宋溪,立时问:“仙尊,你怎么了?”

    宋溪:“无碍。”心道:“这毒素不声不响侵入我心脉,倒是厉害极了。还好这里四壁都是天墟石打造,李寒觉这子能从石壁瞧见这些玄衣傀儡,否则情形更加糟糕。”念头一转,忽觉掌下有异,侧头一看,本该光滑如镜的天墟石壁上密密麻麻刻了篇字,字体甚,仿佛刻意不想让人瞧见。

    宋溪眼睛几乎贴了上去,见那字迹同门上的金字棺材室的笔记都相似,不过没有笔记中蕴含的魔气,也无门上金字的凌厉攻心,端正秀雅许多,先是几首诗词,有咏志,咏剑,咏史,更多的是闺怨。宋溪挨着看下来,得知这位屋主本是世俗界的凡人,十几岁上机缘巧合开始修道,自己取别号乐闲散人。是个女子。

    后面则记下了几个时间,日期之间却相隔了少则数百年,多则上千年。宋溪有些疑惑,莫非这个乐闲散人独自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她目光一掠,在一处停下,见这女子得意地写道:“余昔年尝佛修十八罗汉之威,今造此一十八傀儡,当不逊之!”

    十八罗汉!宋溪灵光一闪,再看那一十八个玄衣傀儡,虽然身法招式大相径庭,但仔细寻找,排列进退依稀可见罗汉阵的影子。

    傀儡人不但不怕伤痛,而且不知疲倦。随着时间流动,李寒觉身上挂彩增多。宋溪以八卦方位指点,李寒觉如今对她信任备至,听到她的声音,即使后面一刀向脖颈劈来,也照退不误,竟连连避过三下杀招,退到了她的身边。

    李寒觉步出包围圈,神色却不松反紧,急声道:“仙尊,你快走……”孰料那一十八个玄衣人却只是朝二人张了张目,并不追杀。

    宋溪道:“此处有屋主的旧物,屋主爱惜备至,怎容毁损。”

    李寒觉对女子梳妆台不感兴趣,走到桌边,从天墟石倒影中见那上面放着一幅画,凝目一瞧,不由“啊”了一声。宋溪循声望去,见那画上有一男一女,男的青衫落拓,站在桃花树下,举箫在唇,眉目温润。女的一袭黑裙,盘膝坐在山石上,膝上架着把琴,纤纤素手拨动琴弦。二人琴箫合奏,眼睛却都望着对方,即使透过画纸,也能看见目光交汇间的脉脉情意。

    这幅画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画中人的相貌。宋溪惊疑地和李寒觉对视一眼,后者又看了看那十八个玄衣人。这画中的女子光艳照人,容貌身段和门口幻术中的五女一模一样。而这男子的长相和那十八个傀儡亦有几分相似。但傀儡人面无表情,目光呆板,虽也英俊得紧,却无画中人半分的风华。

    宋溪道:“这棺材幻境的主人是个女子,且在这儿生活过一段时日。莫非便是画中这个黑衣女郎?”李寒觉道:“不会罢。”宋溪问:“为何不会?”李寒觉脸一红:“那……那门口五女,衣不蔽体,媚态横生。若……若真是屋主,她有道侣在侧,怎会用自己的容貌来……来……”

    宋溪笑道:“魔道女子,所思所想与我们仙道截然不同。若是女仙,自然自珍自爱,若要造几个果体自己出来,恐怕羞也羞死了。但魔女嘛,说不定还觉得这是自己魅力所在呢。”见李寒觉耳根都红了,心中好笑。她看了眼桌上的画,又道:“倒是天造地设,赏心悦目。不过听闻魔修之中露水姻缘甚多,双修成礼的少。”虽然魔修不像仙修这样重礼教规矩,但正式和合双修要向天地行礼结式,也须慎重对待。

    二人闲聊之间,李寒觉恢复了一些功力,道:“仙尊,我再去试试。”宋溪道了声“心”。

    这次李寒觉比之前撑得久了些,宋溪见他又开始落在下风,正要指点他退出,他青锋一掠,脚下倏然急转,如流星飘絮,退了出来,向宋溪道:“弟子无能,请仙尊容弟子再试一次。”

    宋溪赞道:“你能自行退出,已是举一反三,谈何无能。不过再试也是无用,容我想想。”

    通过两次闯阵,再结合罗汉阵的规律,宋溪对这十八傀儡阵已了解了七七八八,稍一沉吟,对李寒觉道:“这个阵法是从十八罗汉阵脱胎而来,你知道么?”李寒觉道:“佛修的阵法?倒瞧不出来。这些傀儡身上带着魔气,招式却像我们仙道的。”宋溪道:“不错,此间主人所学甚杂。十八罗汉乃是佛祖座下的十八位尊者,修为极高,此阵法的威力也极大。不过咱们这一界佛修式微,大家没怎么见过。”她说着说着,又是一阵晕眩,索性扶着墙坐下,侧靠着书桌。李寒觉道了声“得罪”,伸手拿她脉门,宋溪下意识地手腕一翻一推,还是给他拿住。李寒觉脸色微沉:“这毒好生厉害!仙尊,你决不可再动真气!”

    宋溪笑了笑,将手缩回:“不用担心,我还撑得住。”将李寒觉拦住:“你再去闯阵也不过浪费时间。”李寒觉急道:“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带你闯过去!”

    宋溪道:“那倒不用拼命。这些傀儡人虽然厉害,但也和我们一样被幻境压制,只是法术奇诡,阵型精妙,让人防不胜防。他们身法极快,阵中又千变万化,我指点你过阵是来不及。但好在你举一反三,悟性极佳,我教你这阵法的变化精要,再教你一套功法来化解他们的法术招式。你快留心学了,把这十八颗傀儡头颅都给我砍下来!”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