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星光灿烂 > 第52章 第三个人

第52章 第三个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林潇离开秦宅之后,开着车窗在高速路上飚了一段,被冷风吹得脸皮生疼,才冷静了下来。一看手表,跟梁宇智约好的排练的时间快到了,便驱车直接去了梁宇智的工作室。

    梁宇智作为东京唱片的当家台柱,却不喜欢用公司的设施,而是自己出去开了一间工作室,他也肯砸钱,工作室用的都是进口的顶级设备,林潇去试过一次后,就觉得十分喜欢。

    他们这次演唱会合唱的曲目选了一首动感舞曲,自从sark组合解散后,林潇已多年没练过舞了,狠狠练了一下午下来,汗流浃背,两条腿酸的几乎不能动弹,不过这种自虐式的练习倒是有助于发泄不良情绪,林潇练完累得像条死狗一样,瘫倒在练舞房的木地板上。

    梁宇智陪着他练了一下午,虽然他体力比林潇好一些,但也是挥汗如雨,身上衣衫都被汗湿透了,他蹭过来,挨着林潇并排躺倒在地板上。

    林潇额上脸上全是湿漉漉,胸口剧烈起伏,失神的望着天板,只听到砰砰的心跳声。他闭上眼,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夏日,青春未艾年少轻狂的他们,也是这般挥汗如雨,不知疲倦的练舞。那时候没有现在这样好的场地,他们经常在露天的草坪上练习,不停不停的练,一直到累得动不了,就这么仰面躺着,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漫天四海的随意畅谈人生理想。

    “林潇哥……”梁宇智显然也回忆起同样的场景,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这样练舞,让我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真好……”

    “嗯……”林潇微笑着点头,眼前却闪过另一张锐气逼人神采飞扬的脸,心中不禁一痛。

    那是属于三人的青春记忆,可惜如今并排躺着的,却少了一人。罗欢,sark组合里面第三位成员,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梁宇智转过脸,望着林潇,迟疑的说道:“下礼拜一就是阿欢的忌日,可是第二天却恰好是我的演唱会,你看……”

    林潇沉默了半晌,轻声道:“那我们就晚一天再去吧,我想阿欢不会怪我们的。”

    “嗯,听你的。”梁宇智见林潇神色黯然,不禁握住了他的手,“林潇哥,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们都要好好的,阿欢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嗯,我知道……”林潇点头,心绪却不受控制的飘扬起来。

    十八岁的林潇十七岁的罗欢和十六岁的梁宇智,组成红极一时的青春组合sark,他们三人各有特长,林潇歌喉惊艳,梁宇智舞艺超群,但是要说才华横溢,组合的灵魂,却还是要数罗欢。sark大部分的词曲,都出自罗欢之手,只有他才能写出最适合林潇的歌。

    如果说对梁宇智,林潇是视作需要照顾的弟弟,那么罗欢,就是林潇心有灵犀的知己,他们的配合如此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够知晓对方的心意。

    可惜,天妒英才,在sark大红大紫的第三个年头,罗欢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年轻的生命,他去世的时候还不满二十岁。

    噩耗传来的时候,林潇正在上一档综艺节目,他在主持人担忧的目光中,脸色平静的接过话筒,完美的唱完了那首罗欢写的歌曲。一直到录完节目,林潇的神色都没有任何的异常,只是看人的眼神却空洞洞的。

    当时林潇的经纪人还是个年轻不大的女生,被他的样子吓得直哭,抱着他求道,林潇哥,你哭出来吧,求求你,哭出来会心里好过一点!他却只是轻轻的推开了她,拒绝了旁人的陪同,独自一人,面无表情的走出门去。

    浑浑噩噩的走出电视台,头顶上明晃晃的日光兜头兜脑照下来,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林潇漫无目的的走着,耳朵里轰隆隆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当经过那高耸如钢铁怪物的高架桥时,突然之间,一阵撕裂般的心痛席卷而来。

    浑身的力气都似乎被抽干,他狼狈的弯着腰,扶着那冰冷的水泥桥墩,张大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无声的哽咽,眼泪如洪流般奔涌出来,怎么也停不了,大颗大颗的泪滴坠落下来,砸在焦黑的路面上,渐渐汇出一条溪流……

    罗欢车祸去世后,林潇便陷入了低潮,沉浸在悲恸中迟迟恢复不过来。在极度不稳定的情绪中,他又得知了母亲投资失败欠下巨额债款的噩耗,跟黑社会发生冲突,被灌下哑药毁了嗓子。至此sark组合成员一死一伤,只剩下年纪最的梁宇智,独木难支,不得不在无数歌迷惋惜的泪水中宣布解散。

    林潇一直认为,是罗欢的存在,成就了sark,也因为罗欢的逝去,sark辉煌不再。一切的一切,冥冥中似有天意注定。

    有一度他甚至觉得嗓子毁了也罢,这世上既已没有了钟子期,俞伯牙也不必再操琴,弦断无人听,人生寂寞,便是如此了。

    正如歌迷为罗欢写的挽歌:

    “天上万千星辰,你却是最亮的那一颗。

    在你短暂的生命里,创造了如许的辉煌。

    你的存在,犹如流星划过天空,虽转瞬即逝,却绚烂无比。

    这世上再无人能如你,你便是不朽的传奇,给我永恒的感动。”

    这么多年以来,林潇和梁宇智都不约而同的避免在对方面前提起罗欢的名字,但是每年罗欢的忌日,不管有多远,不管有多忙,他们都会默契的约好,一起去他的墓上送上一捧鲜。

    “林潇哥……”没有错过林潇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情绪,梁宇智有些心疼又有些担忧的唤道。

    林潇淡然笑了笑,“我没事,你放心,当初我既然能过得去,如今自然不会看不开。只要我们心里还念着他,阿欢就永远活着。我们要连着他的份一起加油呢!”

    “嗯!”梁宇智握紧林潇的手,用力的点了点头。

    *******************************************

    梁宇智的个人巡回演唱会虽然跟苏桓撞了档期,被迫移到了一处较的室内场地,但却是出人意料的火爆。黄牛将票价炒到了面值的三四倍,却依然一票难求。

    作为受邀嘉宾,林潇的出现引发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要知道一般演唱会,所谓嘉宾往往只是在歌星唱累了中场休息时过来串个场的,歌迷钱是来看偶像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对嘉宾都不太感冒,甚至被嘘的都有。

    然而林潇一出场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这当然跟他曾经跟梁宇智是同一组合有关,有些年纪大一些的歌迷甚至感动到热泪盈眶,泣不成声。林潇自己都有些意外,又不禁唏嘘感慨,没想到过去了那么多年,还有那么多人记得sark,这让他也感动不已。

    林潇先是演唱了一首自己的歌曲,然后又跟梁宇智共同演绎了那首新编舞曲,现场歌迷大饱眼福,直呼过瘾,尖叫声响彻天地,差点把演唱会馆的屋顶都给掀了。

    歌迷如此热烈的反应让梁宇智激动得不行,当众给了林潇一个熊抱,得意忘形之下甚至忘情的亲了他一下。好在当场的气氛太热烈,又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轻碰触,林潇怔了一下之后,便没有太在意,更没有放在心上,只当他是人来疯。

    于是,第二天的娱乐周刊和八卦论坛的头版头条都成了他们俩“基情四射”拥吻的这一幕。这照片一登出来,多少人跌碎了眼镜,多少人尖叫痴,寰亚大楼的顶层更差点爆发了大地震。

    不过,林潇和梁宇智这一对二货,一个high过了头,一个迟钝过度,浑然不知已经引发的轩然大波,第二天清早就一道搭乘航班,奔赴台北,给罗欢扫墓去了。

    罗欢的墓坐落在台北市郊一处宁静的墓园。台北的深秋,潮湿中透着丝丝凉意,天空中飘起淅淅沥沥的雨。

    林潇和梁宇智手捧着篮,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沿着静谧的径,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处僻静的墓地。

    汉白玉的石碑上镶嵌着黑白的相片,那个神采飞扬的英俊少年嘴角微微扬起,笑得一脸恣意明灿,仿佛世间的愁绪都无法感染他分毫。

    林潇注视着那张永远不满二十岁的脸容,低声念道:“阿欢,抱歉,我们来晚了一天,请你不要怪我们……”

    梁宇智则默默鞠了一躬,将手中的篮轻轻放下,突然他惊奇的咦了一声:“林潇哥,你看,竟然有人早我们一步来过了呢!”

    林潇这才注意到,在墓碑前竟然躺着一大束白日菊,瓣有一点发蔫,看样子似乎是前一天就摆过来的。

    林潇心头一跳,口中已经不经意的念出来:“白日菊的语,永失吾爱。”

    梁宇智惊疑的看了林潇一眼,两人对视一眼,都大惑不解,罗欢是个孤儿,生前就没有什么亲友,更没听说他有过恋人,这儿突兀的出现在他墓前,实在蹊跷得很。

    作者有话要说:跟大家预告一下:本文写到这里,已经接近尾声了,虽然貌似还有迷雾重重,但是很快就会完结了。为了把结尾写好,我需要多点时间去写作,所以接下来一周恢复隔日更,预计下下周应该能把正文全部完结。

    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写文很任性又很倔的人,心里打定了主意就不会因为外物而有所改变,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我情愿搁笔不写。所以亲们的很多意见很好,奈何我有自己的设想,这是我想呈现的故事,得到鲜也罢臭鸡蛋也罢,我都要坚持把她完整的写出来,如果能得到你们的喜欢,则幸甚,如不能,我也无憾。

    嗯,就是这样子,谢谢一路追文的朋友们,希望你们能够继续支持,让我把心中的故事写到完美的结局。

    谢谢亲的地雷:

    114991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09:5/>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