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权臣闲妻 > 番外32:浮云归(三十二)

番外32:浮云归(三十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苏园原本是当初高阳郡王送给苏梦寒的别院,苏梦寒对住的地方并不挑剔,即便是之后发生了种种事情,到了如今西西已经登基,商家的仇也报了。苏梦寒算得上是名正言顺的国舅了,他也没有想着换一处大宅子。甚至连曾经住过了十几年的商家旧宅都没有要。每次回到京城,落脚的依然是这个园子。

    苏园难得在正常的时候这么热闹,刚刚新婚燕尔的高裴夫妇带着高胖和高绫儿来了,百里胤没有带夫人只带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百里家的大姐百里微。孔聿之倒是孤家寡人一个人来显得有几分可怜兮兮,不过有林珏跟他作伴倒也不算孤单了。另外穆翎也来了,还带来了骆念幽。虽然知道两人定亲的人并不多,但是看到两人一起过来,心里还是有几分数的。

    “娘亲,娘亲!”阿狸娇嫩地嗓音老远就传进了花厅里,透着一股让人想要会心一笑的愉悦。

    “阿狸,慢点。”跟在阿狸身后的是西西和御风随风。看着前面跑的不见人影的阿狸,三个男孩子都有些无奈。睿王妃夫妇都是端方优雅的人物,也不知道这位郡主到底哪儿来的那么旺盛的精力。

    玉玲珑有些好奇地看着从外面跑进来扑到谢安澜腿边的孩子,“娘亲,阿狸想娘亲。”

    谢安澜一把将她拎起来,笑道:“想我?我还以为你忘了家门往那边开呢?在你师父家里玩的开心吧?”

    “不开心。”阿狸撅着嘴道:“师父父要阿狸学规矩。”

    “哦?”谢安澜有些惊讶,她们将阿狸交给柳浮云教导,却没有管柳浮云教导阿狸什么。毕竟阿狸现在还,其实也学不了什么东西,多半是玩耍罢了。至少要等到六岁以后才会正式开蒙。

    阿狸一脸肃然,学着她师父父的模样道:“不可胡闹滋事,不可粗言秽语,不可行止不端……”

    谢安澜忍不住笑道:“既然这样,就回来吧。别去你师父家了。”

    “不…不要。”阿狸纠结地道。

    “这是为何?”谢安澜不解。阿狸一脸认真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阿狸是个好孩子,阿狸不能抛弃师父父。”

    “……”想当浮云公子学生的人多得是,哪儿轮得到你个东西抛弃啊?

    看来还是挺喜欢柳浮云,要是换个不相干的人不让她做这做那,这鬼说不定都能扑上去咬人了。谢安澜觉得把阿狸交给柳浮云教导没什么不好,反正陆离是指望不上了。真让陆离教,说不定真的能教出来一个混世魔王。

    陆离绝不会教导阿狸欺负人胡闹做坏事是不对的,他只会教阿狸做了坏事之后怎么善后不让人发现,就算被人发现了也要让别人不敢动她之类的。

    “娘亲。”

    “王妃。”

    西西和御风兄弟俩走了进来,恭敬地见礼。西西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玉玲珑,苏梦寒和玉玲珑的事情陆离也没有瞒着他,他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今天才跟着陆离一起来了苏园。

    谢安澜笑道:“这位是沂南无双楼的玉楼主。玲珑,这是…苏公子的外甥,东方景曦。这两个是浮云公子家的两位公子,御风随风。这个…是我们家的丫头阿狸。”

    不等玉玲珑说什么,西西已经对着玉玲珑拱手道:“晚辈见过…玉楼主。”

    谢安澜觉得,西西好像想直接叫舅妈。

    玉玲珑连忙侧身避过,淡笑道:“江湖野人,不敢受陛下的礼。玉玲珑见过陛下。”

    跟娘亲撒娇的阿狸这才发现坐在一边的美人阿姨,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叫道:“玲珑姨姨。”

    这么嫩嫩软软的宝贝,即便是玉玲珑也对她冷不起脸,不由笑道:“阿狸真可爱,姨姨送你给礼物好不好?”

    阿狸眨眼,抬头去看谢安澜。谢安澜含笑点头,阿狸立刻好奇地望着玉玲珑。玉玲珑从手腕上解下一个手链递给了阿狸。大人的手链阿狸自然是用不了的,但是阿狸却十分喜欢这份礼物。因为这手链上坠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狐狸。狐狸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全身半透明。但是一双眼睛却镶嵌着绿色的宝石。手链上还坠着五颗五色宝石,每一刻形状大品质都一模一样。不算那不知材质的狐狸,就这五色宝石手链也是价值不菲了。

    “谢谢姨姨,姨姨真好。”阿狸凑过去,在玉玲珑脸颊上吧唧亲了一下。

    玉玲珑呆了呆,自从她做了无双楼主,还从来没有人如此亲近过她。

    得了礼物,阿狸还想撒娇,“姨姨抱抱阿狸。”

    见玉玲珑要伸手,谢安澜连忙抓住阿狸道:“玲珑姨姨身上有伤,不能抱你。”

    阿狸有些失望,眨巴着眼睛道:“等姨姨伤好了再抱抱阿狸。”

    玉玲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含笑道:“两位有这样的宝贝儿,真是好福气。”

    谢安澜揉着宝贝儿的脑袋也觉得很是满足。

    门外,苏远的管事来请众人去前院。谢安澜扭头看向玉玲珑,玉玲珑道:“你们快去吧,我也该休息一会儿了。”

    阿狸眼珠子一转,从娘亲怀里滑下来,搂着玉玲珑地腿道:“玲珑姨姨,一起,一起!”

    玉玲珑摸摸她的脸蛋道:“姨姨不去,阿狸快去吧。”

    阿狸撅着嘴,“前面热闹,姨姨一个人不好,一起玩!”

    玉玲珑依然摇头,阿狸抱着她的腿不撒手,“阿狸陪姨姨。”

    谢安澜掩唇笑道:“这丫头会缠人的很,你若是不想被她跟前跟后的缠着不放,还是出去坐一会儿吧。”西西也劝道:“如何能让玉楼主独自一人留在后院用膳,若是怠慢了楼主,舅舅也会不悦的。”

    西西毕竟是皇帝,玉玲珑虽然不怕皇帝但是也并不像去得罪他。虽然西西如今还没有实际掌权,但是江湖中人或许有些狂傲不羁,却也没有故意给自己找事儿的道理。

    犹豫了一下,玉玲珑还是点头应了。

    阿狸欢呼一声,高兴地拉着西西和随风御风一起先走了。

    她要去向苏伯伯讨赏!

    “阿狸好像很喜欢玉楼主?”随风好奇的问道。

    阿狸被西西抱在怀中走,一边高兴地道:“玲珑姨姨好漂亮啊。”

    “漂亮?”

    “嗯,比朱姨还好看。要是玲珑姨姨嫁给苏伯伯,就可以留在京城了。阿狸就可以天天抱抱玲珑姨姨了。”阿狸欢快地畅想着未来。

    西西无奈地拍拍她道:“这话别在你朱姨面前说。”另外,就算真的成婚了玉楼主和舅舅也未必会留在京城。西西在心中暗暗补上一句。

    “苏公子今天有些心不在焉?”楼上,柳浮云落下一子,侧首看向不远处的花园入口处。两个同样美丽的女子正并肩朝这边走过来。其中那白衣女子脸色有些苍白,脚步虚浮,明显是身体有些不好。

    苏梦寒的目光同样也落在了那边,淡淡道:“浮云公子棋艺高深,在下不如。”当下便投子认输。

    柳浮云也看出来他无心下棋,随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抹去,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旁边的棋盒。一边道:“玉楼主也算的是一代奇女子了,既然有缘,苏公子当自珍惜。”

    “有缘?”苏梦寒微微挑眉。

    柳浮云笑道:“若非有缘,时隔多年又怎么会再相遇?若非有缘,苏公子又怎么会再起情丝?”

    “相遇就是有缘么?有情便能长久么?”苏梦寒问道。

    柳浮云整了整,淡淡笑道:“也可能…有缘无份。不过,苏公子和玉楼主之间,想必也不是有缘无缘的事情了。”

    苏梦寒眉宇间露出一丝苦涩,“若是有缘,当初又为何那么巧……”

    “这可不像苏公子会说的话。”柳浮云道,“当年的事情固然不巧,但是以在下之见未必没有苏公子的疏失。如果换成是现在的苏公子,公子又当如何应对?”

    苏梦寒一怔,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良久方才拱手道:“多谢浮云公子提点。”柳浮云说得不错,当年的事情确实是事出突然赶巧了。但是说到底依然是那时候的他想的还不够周全。那时候的苏梦寒固然是爱着玉思久的,但是在他心中复仇和西西依然是远在玉思久之上的。如果他有陆离对谢安澜的深情,即便是要远赴北方耽误下聘,也不可能只是派人送一封信就以为可以了。就算最后无双楼依然没有收到信,他回来之后也不会只看了一眼玉思久便转身离去,甚至心神震荡,百般痛处以致于失忆,连最后了解真相的机会都失去了。

    所有的疏忽,说到底也是情深不够。若是将一个人爱如骨髓,又怎么能容忍任何疏忽?

    柳浮云微微点头,站起身来道:“我看玉楼主眉宇间神色淡漠,想必心性坚定,不是轻易能动摇的人。如今时隔多年,苏公子不妨再仔细想想以后的事。”

    “想想?”苏梦寒一怔。

    “苏公子深情如故想要破镜重圆,还是干脆相忘江湖?”留下这句话,柳浮云转身离去。

    苏梦寒默然,从记起当年的事情以及知道了那些年玉玲珑的经历,苏梦寒就没有想过其他事情。虽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却依然一心想要挽回。他曾经深爱玉思久,也爱过如今的玉思久,或许没有陆离对谢安澜那样的深情,但玉思久确实是他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子。柳浮云这一番话却让他想起,不管他承不承认,这八年来活在这世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玉玲珑——玉楼主。他不知道玉玲珑的状况会不会好,但即便好了除非失去这八年的记忆,否则玉思久还会是从前的玉思久么?如果好不了,他……爱现在的无双楼主吗?

    抬头看着柳浮云的背影,苏梦寒忍不住道:“无论我和阿久如何,总归还有个盼头。终有一天…会解决的。但是浮云公子…不觉得苦么?”

    柳浮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众生有情,谁人不苦?”

    苏梦寒道:“浮云公子疏阔高远,即便是遭逢剧变,也从未有过落魄狼狈之时。若能想开一些,必然比这世间绝大多数更加肆意圆满。何况,我观你和…并未有过如何深厚交情。”

    苏梦寒觉得有些好笑,他竟然在跟曾经的仇敌讨论情爱之事。但是他也着实不明白,柳浮云对谢安澜到底哪儿来的如此深情?

    两人并未有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交情和经历,谢安澜的性格也绝不可能与爱慕自己的男人有什么暧昧情丝。若非柳浮云的演技绝佳,只怕早就被谢安澜敬而远之了。如此一来,若说柳浮云对谢安澜有心思倒是正常,男人总会对美丽而优秀的女子有更多好感的。但是这一般在知道对方无意的时候就会渐渐消失。柳浮云对谢安澜更应该如此,因为从一开始柳浮云就知道谢安澜已经成婚。最多也就是生出两分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叹,然后转身该干嘛干嘛去了。

    柳浮云却不同,他既不追求,也不干扰,甚至都不会去刻意靠近。不知内情的人,绝不可能会认为他对谢安澜有什么想法。浮云公子俨然便是世间最好的臣子,好友,同僚。霁月光风,不带半点暧昧。有时候,苏梦寒甚至都分不清这位浮云公子到底是痴情还是无情了。

    柳浮云回头淡淡一笑,并不奇怪苏梦寒竟然会知道自己的心思。苏公子虽然把自己的感情路走的一盘乱,但是对别人的事情还是相当敏锐的。道:“或许就是因为我太顺遂了?即便家破人亡,柳浮云依然是柳浮云。所以……”

    “何必如此自苦,以公子之能,看破也不过转念之间。或者…浮云公子难道就没有想过……”倒不是苏梦寒想要挑拨是非,不过如果柳浮云和陆离斗起来,只怕着实要精彩绝伦。

    柳浮云淡然一笑,“原来苏公子想问这个?在下从不自苦,既然缘浅,又何必情深?只不过…人心里总要装点什么,空荡荡的感觉并不太好。”

    言下之意,却是承认了他确实对谢安澜有意。但是他并不打算去争取,也从没想过会要什么结果。浮云公子这样的人,从来都清楚自己脚下的路,自然更不可能存在求而不得,久爱生恨的事情了。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霸道如陆离,才会允许柳浮云的存在而不心存芥蒂。

    此情不关风与月。

    说完这些,柳浮云当真不再理会苏梦寒,转身下楼去了。

    苏梦寒微微蹙眉。

    既然缘浅,何必情深?浮云公子果然豁达,果然深情,也果然无情。

    可惜,苏梦寒却做不到如此。

    ------题外话------

    抱歉亲们今天晚了,总是会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卡顿。写文其实一直都还算挺顺的,卡文也都是卡剧情。不过今天这一章前半段写了一个多时,后面半段却写了两个多时。而且,还完全不敢确定自己到底表达清楚没有,已经尽力泪奔

    算是对浮云公子的感情做一个交代吧。浮云公子从头到尾都没有表达过对澜澜的深情,比如替她做什么啊,保护啊,或者什么什么的,连个礼物都没送过。这固然是因为澜澜够强,浮云公子也是君子。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浮云公子是个非常理智的人——既然缘浅,何必情深,痴情成障,累人累己。

    艾玛,害我想写给浮云公子的心路了。还是算了,hld不住!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