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零一章 大乱将起

第一百零一章 大乱将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陆夫人。”

    谢安澜从宇文静的院子里出来,就听到身后传来宇文纯的声音。谢安澜扭头看向他,微笑道:“三皇子,有事么?”宇文纯看上去似乎有些迟疑,犹豫了片刻方才道:“不知,在下能否与夫人谈谈?”

    谢安澜笑道:“谈谈?这不太方便吧?男女有别。”

    宇文纯眼神微黯,笑道:“夫人竟然在意这个么?”

    谢安澜摊手,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道:“好吧,那么三皇子想要谈什么?”宇文纯做了个请的手势,谢安澜点点头跟在宇文纯身后往另一边走去。两人走到另一间院里,在院中的石桌边坐下,谢安澜才开口道:“三皇子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宇文纯沉吟了片刻,方才道:“也没什么,只是想要问问陆夫人,之前陆大人所说的,是否还作数?”谢安澜当然知道他说得是什么,并不急着回答,反倒是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宇文纯,看得宇文纯有些不自在了方才慢慢道:“作数?胤安毁约在先,三皇子竟然还好意思问出这种问题?”

    宇文纯道:“夫人,在下可是冤枉的很。我们何时毁约了?”

    谢安澜轻哼一声,道:“胤安已经找到了新的合作者,难道还不算毁约?”

    宇文纯自然不能认下这回事,道:“陆大人当初可没有说胤安不能与两位以外的人合作。”

    谢安澜笑道:“如果恰好,那个人又是我们的对手呢?三皇子打算选哪边?三皇子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百里修和睿王府的关系。”宇文纯轻叹了口气,道:“果然瞒不了两位,但是两位当初似乎也没有说实话,两位与睿王殿下的关系也并未如实相告吧?”

    谢安澜道:“我们的约定是对付宇文策,睿王府与宇文策总不会化敌为友罢?如此,又怎么能算我们毁约?”

    确实是不能算。

    谢安澜淡然道:“胤安皇室的立场,我已经明白了。那么三皇子叫住我,又是为了什么?”

    宇文纯一时间倒是有些为难了,他若是问苏绛云的事情岂不是不打自招,但是不问他又不放心。方才谢安澜跟宇文静说的话他自然知道,虽然还算隐晦,但是宇文纯还是明白其中的暗示。这确实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一旦宇文策知道了这件事,那必将是整个胤安皇室的灾难。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莫罗王城,他几乎都想要直接杀人灭口了。

    正想的出神,忽然察觉一道幽冷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宇文纯抬头才看到谢安澜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不由得一紧。他竟然在谢安澜面前出神

    最后宇文纯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就将谢安澜送走了。因为他突然想到,谢安澜突然拜访他们又跟宇文静和兰阳郡主单独说话,分明就是为了挑拨离间以及试探他的反应。如果他真的问出口了,那才真的是坐实了谢安澜的猜测。

    但是同样的,他心中也开始盘算起来。谢安澜不可能无的放矢的随便乱来。她既然来了,就说明睿王府至少已经掌握了一点蛛丝马迹了。至于到底有多少,目前去不好说。但是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定了定神,宇文纯沉声吩咐道:“立刻去告诉明先生,我有要事要见他!”

    “是,殿下。”暗处有人恭声应道。

    另一边院子里,兰阳郡主正坐在椅子里脸色阴沉,宇文静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心情焦躁的在花厅里来回踱步。旁边站着的苍三开口道:“郡主,是否立刻派人传信给王爷?”

    宇文静沉声道:“如果真的如谢安澜所说的那般,只怕是来不及了。”

    兰阳郡主咬牙切齿道:“宇文纯竟敢背叛舅舅,我去杀了他!”

    宇文静和苍三对视了一眼,看着愤怒地兰阳郡主摇了摇头。宇文纯无论做什么对宇文策来说都称不上是背叛,因为他们的立场从来就没有一致过的。只是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苏绛云竟然会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跟胤安帝一家子暗通款曲。至于谢安澜所说的苏绛云的身份问题,还没有查到此时也只能猜测了。

    苍三沉声道:“我们带来的人只怕是不够。”

    苍三并不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只是担心如果他们在莫罗出了什么事情消息却传不回去的话。王爷那边

    宇文静定了定神,沉声道:“不管是真是假,先让人将消息传回去再说。就算是假的也比父王毫无提防的好。”

    话音未落,外面有人匆匆进来,低声道:“郡主,三皇子派人暗地里出门了。”

    宇文静心中一沉,沉声道:“派人跟上去!表妹,苍统领,咱们只怕要心了。”

    苍三道:“若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位郡主可前往莫罗王宫求助。”

    宇文静道:“到时候再说吧。”莫罗女王自然可以庇佑他们,但是如此一来摄政王府就要欠下莫罗人情了。还有就是,莫罗女王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也还不好说。如果莫罗女王是站在胤安帝那边的,她们去了就是自投罗。

    监视着宇文纯的也并不只是宇文静等人,陆离和苏洛琳同样也派了监视各方人马。虽然用意并不太一样却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苏洛琳带着人急匆匆的闯到别馆中,不等谢安澜开口就问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谢安澜不解地道:“王女觉得我们搞了什么?”苏洛琳轻哼一声道:“你没做什么?你刚去拜访了胤安人,胤安那对堂兄妹就要闹起来了?”

    谢安澜微微挑眉,“哦?他们怎么了?”

    苏洛琳给了她一个你明知故问的眼神,没好气地道:“宇文纯不知怎么的跟明洄风搞得一起去了,想要弄死自己的堂妹呢。宇文静见机快,被苍龙营的人护着逃了出来,已经入宫觐见我母亲了。不过明洄风也去了。”

    陆离道:“明洄风想要让女王陛下不插手此事?”

    苏洛琳轻哼一声,“他想的未免太过简单了,两位郡主都入了宫了若是由我母亲的手交给了西戎人,以后胤安和莫罗两国还能有好日子么?“陆离摩挲着指腹,一边沉思道:”若是宇文策出事了呢?“

    “宇文策?”不仅是苏洛琳,谢安澜也跟着看向了陆离。

    苏洛琳道:“宇文策那个疯子能有什么事儿?他要是那么容易出事,胤安皇室这些年还能被他压得大气都不敢出?”

    陆离道:“不然,明洄风入宫去做什么?西戎就算拿出的筹码再大,有宇文策在女王陛下只怕也不会动心的吧?”

    闻言,苏洛琳没好气地瞪了陆离一眼,这话听起来好像她们莫罗怕了宇文策似得。

    谢安澜道:“如果西戎愿意割让国土给莫罗呢?”

    苏洛琳笑道:“如果够大的话,当然要答应。我莫罗也不怕胤安。”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仇恨和友谊,有的只是利益。如果西戎真的能拿出让莫罗女王不能拒绝的利益,当然没有理由不答应。

    陆离摇头道:“不可能,西戎帝绝不可能为了苏绛云或者明洄风答应如此荒谬的条件。这种条件,只怕六皇子和明洄风连提都不敢提。更何况,现在他们也来不及了啊。”

    谢安澜想了想。“这么说若是明洄风当真是信心十足的话百里修!”谢安澜突然一顿,侧首看向陆离道:“你不觉得,莫罗这么大的热闹百里修不来掺一脚很奇怪么?”

    坐在旁边的朱颜道:“女王祭本来就都是女子参加有什么奇怪的?”

    谢安澜摇摇头道:“但是今年不一样。我们来了,胤安也派人来了,就连西戎都来了。百里修消息灵通,他不可能不知道。”

    陆离凝眉道:“我们并没有收到百里修离开上雍的消息。”

    谢安澜叹气道:“事实上,很多时间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百里修的消息。更何况,我们现在在莫罗,想要收到消息也要不少时间吧?我更想知道的是,宇文策到底为什么要让宇文静和宇文纯走这一趟?”

    陆离垂眸,只是摸索着指腹的手指动得更快了一些。苏洛琳也秀眉深锁,“今年的女王祭,并没有与往期有什么特殊之处啊。”

    大厅里一时间都是沉默不语。

    派宇文静和宇文纯特意将苏绛云带到莫罗来,虽然宇文静也表现出他们就是想要祸水东引的意思。但是这还是有些太过牵强也太过麻烦了。想要祸水东引,直接将人丢到肃州就完全可以办到了。为什么一定要千里迢迢的跑到莫罗来,还将宇文纯也派了过来?

    良久之后,陆离和谢安澜方才抬头看了一眼对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肯定的光芒,“看来宇文策也想要搞事啊。”

    “嗯?”朱颜和苏洛琳双双看向谢安澜。

    谢安澜道:“宇文策只派了兰阳郡主和宇文静以及少数的苍龙营侍卫,就将宇文纯给调离了胤安。要知道,胤安皇室虽然无能,但是这些年宇文策为了安抚胤安贵族,还是给了宇文纯一些权利的。而且宇文纯是胤安帝的嫡长子,母家在胤安同样的根基深厚。这样的一个皇子,有时候还是不太好处理的。”

    “宇文策想要篡位?”苏洛琳蹙眉道,站在莫罗的立场,她并不希望宇文策登上皇位。宇文策这人野心太大了,若是他登上了胤安皇位,只怕下一步就是征战各国了。

    谢安澜耸耸肩,“谁知道呢?”

    陆离道:“若是如此,那就要看谁更胜一筹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众人看向门口,只见苏洛琳的侍卫匆匆而来道:“启禀王女,女王陛下命王女立刻回宫。”又看了一眼谢安澜和陆离,道:“女王陛下请谢姐和陆大人一同入宫,有要事相商。”

    谢安澜看向陆离,陆离微微点头。两人一起站了起来,苏洛琳也知道母亲急招必定是有要事,二话不说的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一行人刚走到门外,府中的管事从外面飞奔进来,看到陆离和谢安澜连忙道:“陆大人,姐,洛西急信!”

    陆离伸手接过信打开,扫了一眼便收了起来沉声道:“先进宫!”

    上了入宫的马车,只有两个人在了谢安澜方才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陆离将手中的信函递到谢安澜手中,谢安澜打开一看也忍不住变了脸色。信是睿王亲笔写的,不过内容倒是暂时跟他们关系不算大。

    昭平帝派定远侯率兵四十万,出兵胤安。同时,西戎也出兵准备绕过西戎与莫罗的边界出兵西戎。这次明洄风不仅仅是为了来救苏绛云的,他是来游说莫罗女王跟他们联手一起出兵的。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糕的是,胤安周边原本臣服与胤安的几个国和部落也跟着起兵了。哦,他们起兵的理由比较有趣——勤王。因为摄政王长期把持朝政,欺凌皇室,这是他们出兵的理由,十分的光明正大忠肝义胆。

    谢安澜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百里胤的第一个目标,是胤安。”

    “选的不错。”陆离淡淡道。

    “嗯?”谢安澜挑眉。

    陆离道:“如果百里修选择先对付睿王府的话,东陵的文臣武将和百姓未必会乐意。文人清流更要将他当成是祸国的佞幸。而且,到时候宇文策势必会插手。至于是帮昭平帝还是帮睿王府或者趁火打劫渔翁得利谁都说不准。但是,如果是出兵胤安的话,睿王府是绝对不能阻挠的,必要时候甚至是必须帮忙。一旦拿下了胤安,昭平帝或者说百里修的声望,将会一飞冲天,无人能比。到时候他再携百里家的威望和昭平帝与睿王府分庭抗礼。睿王府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谢安澜点头道:“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且即便是昭平帝后悔了,在睿王和百里修之间,他依然会选百里修。”昭平帝那种人,人心性,典型的宁与友邦,不予家臣的。固然百里修算不得什么友邦,但是昭平帝绝对会将他的所有遭遇到算到睿王的身上。如果不是你威胁皇权,我怎么会启用百里修?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谢安澜叹了口气,道:“如此,莫罗女王的立场就不好说。”

    莫罗女王毕竟是一国之主,不可能依靠交情处理国事。更何况,他们还没有多少交情呢。

    陆离轻轻拍拍她的手道:“不用担心,没事。”

    谢安澜含笑点点头,靠在他肩膀上闭目养神。

    进了宫中,莫罗女王已经在大殿上等着他们了。与她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洄风。明洄风这次却跟上次不一样,今天他穿着一身十分郑重的华服,应当是西戎国师的朝服。以表示他是以西戎国师的身份来觐见女王的。

    看到谢安澜和陆离,明洄风眼神微沉,坐在他身边的那白衣女子也狠狠地瞪了三人一眼。

    “母亲。”

    “陛下。”

    女王挥手示意三人起身,苏洛琳看了一眼明洄风道:“不知母亲急召孩儿回宫,所为何事?”

    女王朝着谢安澜和陆离笑道:“想必陆大人和谢姐也有此疑惑?”

    谢安澜笑道:“请陛下解惑。”

    女王含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西戎国师告诉朕西戎六王妃曾经得罪了睿王府,想要请朕做个调解。”闻言,谢安澜心中微沉,莫罗女王似乎是打算偏向西戎了?

    女王自然将谢安澜的神色看在眼中,含笑道:“本王年轻时候与睿王也是旧识,所以谢姐尽管放心,虽然东方明烈不是个东西,但是本王也断不会与辈计较。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本王保证你们在莫罗的安危。”

    “陛下!”闻言,明洄风有些坐不住了。

    女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国师,此事本王自有定论。”

    人在屋檐下,即便是再不满明洄风也只能忍了。更何况如今女王根本还没答应下来出兵的事,不能轻易得罪了她。

    谢安澜含笑道:“陛下既然与家师是旧识,想来也明白那苏绛云曾经的身份?陛下可当真是打算从中调解么?”

    女王一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国师,本王早说了,此事只怕无能为力。”

    明洄风站起身来,盯着谢安澜道:“睿王府要什么条件,尽管说便是!”

    谢安澜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淡淡道:“叛睿王府者,死!我劝国师少在此人身上费心思,虽然我想将她带回东陵血祭安德郡主,但是我也不介意立刻宰了她带个头颅回去。“

    “大胆!”

    “辈放肆!”

    明洄风和那白衣女子齐声怒道。

    谢安澜淡定地看着两人并不多说什么。女王朗声道:“好了,国师。既然谢姐不愿谈,此事就此作罢。想来谢姐也没有打算立刻伤了六王妃的性命,国师若是有意,不如亲自去寻睿王再谈吧。你若是逼急了”显然,女王对苏绛云的死活并不在意。

    明洄风轻哼了一声,阴测测地看着谢安澜和陆离一眼,起身带着人走了出去。

    大殿里一时间有些安静下来,好一会儿苏洛琳才开口道:“母亲?”

    女王摇摇头,对谢安澜和陆离道:“本王知道明绯之死与苏绛云有莫大的关系,本王从中说和,两位心中想必不悦。”谢安澜拱手道:“不敢,陛下自然有陛下的打算。”

    女王道:“那苏绛云能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也算是个人物了。她死不足惜,但是你们听我一句,离开莫罗之前,且不可伤她性命。只要她在你们手中一日,就是你们的护身符。明洄风此人,阴险卑鄙不择手段,但是对苏绛云却是真心。”

    谢安澜点头,“多谢陛下提点。”

    女王笑道:“两位可知道本王为何请两位入宫?”

    谢安澜犹豫了一下道:“陛下可是为了出兵西戎的事?”

    女王扬眉,“你们果然已经得到消息了。”

    “所以陛下真的打算”谢安澜道。

    女王道:“我莫罗虽然都是女子主事,却不惧怕于谁。但是,莫罗面积人口都于胤安和西戎,却偏偏夹在两国之间。这两国无论是谁想要一争天下,都要从我莫罗过去。这数百年来,两国边境相争,时常令我莫罗边境也动乱不堪。如今天下乱象早生,但是昭平帝多疑平庸,睿王虽然有雄才伟略,却受制于君臣身份。西戎年事已高,暗地里诸子夺嫡,眼看着只怕也是一场打乱。本王看来,唯有宇文策,有枭雄之相。若有一日让宇文策当国,第一个要灭的,便是我莫罗。”

    陆离突然开口,道:“陛下可想过此事太过巧合?”

    莫罗女王莞尔一笑,道:“陆大人说的是百里修?”

    陆离没有说话,女王笑道:“这个年轻人确实是有些意思,只可惜野心太大。否则做我儿的王夫倒也合适。有他辅佐我儿,我莫罗必定百年昌盛。“

    “母亲!”苏洛琳一脸黑线,方才还在讨论正事,怎么一歪话题就说起风月来了?

    女王笑道:“本王倒是不知道,你也会害羞不成?”

    苏洛琳翻了个白眼,她哪里害羞了?

    “陆大人,你若是本王,当如何选择?”女王突然问道。

    陆离沉默了片刻,道:“联合东陵,西戎,先灭胤安。然后以莫罗以东水云关以外的土地,与东陵和西戎交换胤安西南之地和西戎西北与胤安接壤之地。届时莫罗的国土将会扩大四成不说。以云水关为界一路向北连成一线,皆是群山峻岭,雄关险阻。只要莫罗国内不自乱阵脚,可保莫罗百年之内无边患之忧。如今女王尚未同意,应当是条件还没有谈拢吧?西戎和东陵百里修既然有逐鹿天下之心,想来不会愿意给自己再造一个难以攻克的敌人。”

    苏洛琳愣了愣,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陆离,眼中跟多了几分谨慎。

    女王定定地望着陆离良久,方才惋惜地道:“本王只当那百里修年纪轻轻已经是十分惊人,如今看来,陆大人竟然也不遑多让。旁的不说,陆大人能如此了解我莫罗与胤安的地形,就让本王有些惊诧了。陆大人可愿留在莫罗,本王愿以相国之位以待?”

    陆离垂眸道:“陛下说笑了。”

    女王倒也不失望,“陆大人既然是谢姐的夫婿,想来也是睿王心腹之人了。”

    谢安澜开口道:“所以,陛下已经决定要出兵了?”

    女王笑道:“虽未定,只怕也不远了。本王看谢姐似乎不以为然?”

    谢安澜摇头道:“陛下为一国之主,所思所想岂是我等能够明白的?只是一时感叹,天下将乱罢了。”

    女王道:“大乱之后方有大治,莫罗虽不愿先行挑起战事,但是若已经不可避免,那就只能迎头而上了。”

    谢安澜点头,“陛下教训得是。”

    女王笑道:“今年的女王祭只怕无法如期举行了,谢姐可愿提前参加试炼?”

    谢安澜一愣,有些不解地看向女王。苏洛琳解释道:“来参加试炼的大多是我莫罗的将门之后或者军中将士。如今她们自然是要随时待命的。其实,战时同样也是一种试炼,所以她们也当不会感到失望。”

    女王点头道:“我儿说得不错,不过王女的试炼却还是不能免的。如果真的战事起了,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我儿还是完成试炼的好。”三人都明白女王的意思,万一女王出了什么事情,苏洛琳作为王女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直接登基。

    谢安澜拱手道:“如此,多谢陛下。”

    女王莞尔一笑,道:“那东西我也不知道放在哪儿了,能不能找到,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闻言,谢安澜和陆离眼中都有一丝惊愕:女王竟然真的知道的?竟然还没有阻拦甚至给她们开了方便之门。

    女王有些怅然地浅笑道:“我曾与明绯说,希望莫罗与睿王府永世交好。只盼,不要毁了诺言才好。”

    今年停办女王祭试炼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试炼不办了但是女王祭典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停的。不过若是敏锐的人就会发现,王城中那些武功高强之人隐约的少了一些。谢安澜明白,这是女王和明洄风依然还没有谈妥条件,所以才压住了消息不发。另一方面,这也算是一种掩饰。即便是要出兵,也还是出其不意的好。但是莫罗军中的将领和士兵却已经开始暗中准备了。而此事西戎和东陵的大军只怕只早已经兵临胤安边境了。

    谢安澜坐在别院的院中,望着湛蓝的天空秀眉微蹙。

    一只手轻轻覆上了她的额头,抚开了微蹙的眉心。

    谢安澜抬头看他,笑道:“忙完了?”

    陆离摇头,“本就没什么事。”他们毕竟远在莫罗,再多的消息送过来也之后看看,鞭长莫及。就算有什么事,等他看到了再做了决定送回去,黄花菜都凉了。

    “心情不好么?”

    谢安澜无奈地苦笑道:“之前咱俩还在猜测宇文策是不是想干什么,没想到现在被算计的原来是他自己。”或者是都想要算计人,只看最后谁胜谁负。

    “木秀于林。宇文策这些年太嚣张了。”陆离淡淡道,“在世人眼中,对他的忌惮是远大于睿王的。”睿王再厉害,忠臣二字就将他束缚的动弹不得,宇文策却没有这个顾虑。

    谢安澜叹息道:“乱世啊,是什么样子呢?”

    陆离道:“不喜欢。”

    谢安澜靠在他怀中苦笑,“喜欢不起来。”

    陆离轻抚着她的发丝,道:“抱歉。”

    谢安澜笑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其实跟我又有多少关系呢?”即便是被迫卷入这乱世,她毕竟不是那些寻常百姓。那些战乱飘零之苦,那些朝夕不保的日子其实都到不了她身上。或许这才是自古那些上位者能够毫不在乎发动一场一场战争的原因。即便是烽火连天,生灵涂炭,他们依然是锦衣玉食,歌舞升平。

    战士军前半生死,美人帐下犹歌舞。

    陆离道:“你不喜欢。”

    谢安澜道:“我就是一时感叹罢了,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喜不喜欢的事情?”

    陆离抬起她的脸与自己对视,轻声道:“很快就会结束的。”

    “嗯。”

    “明天就要去莫罗禁地了,千万心。”陆离轻声叮嘱道。谢安澜浅笑道:“放心吧。”

    “等从禁地出来,咱们就回肃州。”

    “好。”

    第二天一早,谢安澜和苏洛琳就被女王亲自率领不少文武官员带到了位于莫罗王城外的禁地。因为禁地男子不能靠近,陆离自然也不能跟去了,倒是朱颜跟着一起凑了个热闹。跟她们一起的,还有莫罗女王的另外三位公主。谢安澜跟她们不过是一面之缘并不相熟,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交谈。这三位公主也知道谢安澜跟苏洛琳交情匪浅,对她们虽然不失礼却也并不热情。

    陆离等人被留在了禁地外五里的地方。越往里走,便越能感觉到戒备森严,只怕就是莫罗王宫也不及此处的守卫森严。一行人步行过去,足足走了两刻钟左右才到达禁地外面。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伫立这。门前有十二根大理寺柱子高耸,宫殿前面的广场中央,竖立着一座足足有七八丈高的大理石雕像。是一个容貌美丽,手握着宝剑头戴冠冕的年轻女子。

    女王带着一众人恭敬地在雕像前跪下行礼。殿中有穿着华丽的女官迎出来念着长长的祭词,大约是歌颂这位莫罗先祖的功绩的。谢安澜和朱颜也跟着跪了下来,虽然她们并不是莫罗人,但是这位莫罗的开国女王,还是值得她们尊崇的。

    这一番祭奠并不繁琐却十分的庄重肃穆,即便是如此,也还是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然后她们才被人带着走向了宫殿。

    进了宫殿谢安澜才发现,这并不是一座真正的宫殿,其实只是一扇门而已。进去之后直接穿过后堂出了门,眼前又是一片开阔。这座完全以岩石建成的宏伟宫殿,建在两座山之间,因为极其高大宏伟,让人误以为大殿后面也必然是连绵的宫殿。其实穿过了大殿才是真正走进了莫罗的禁地。

    在大殿后门,女王等人便被女官拦了下来,“陛下请止步。”

    莫罗女王自然是知道规矩的,对女官点点头,看向苏洛琳等人道:“去吧,尽力而为便是。”

    苏洛琳和三位公主恭声道:“是,母亲。”

    谢安澜和朱颜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都有些跃跃欲试之意。

    为首的女官对着六人行了礼,方才道:“今年虽然只有六位女子闯关,但是禁地内的一切却与往常一般无二,并未因此降低难度。还请诸位千万心。诸位可在禁地内停留十五日。这十五内禁地内得到的所有东西,诸位可以选一样带走。自然,若是撑不住也可以提前离开。最后的成绩以在禁地内停留的时间和最后所得到的宝物而定。诸位可还有什么不解之处?”

    有一位公主问道:“这十五日,我们吃什么?”

    女官肃然道:“禁地内样样不缺,只需要你有本事拿到。”

    众人默然,见她们没有问题了女官道:“如此,各位请。”

    并没有人陪着她们,六个女子一起出了大门。大门外是两三里地空旷草地。但是草地的尽头却是茂密的森林。那森林与两边的大山连成一体,看上去仿佛无边无际。

    走到森林边缘,苏洛琳扭头看了一眼谢安澜。谢安澜嫣然一笑道:“王女有何打算?”

    苏洛琳道:“你我各有打算,还是分头行事?”

    谢安澜点头,“如此也好,保重。”

    “保重。”

    说完,苏洛琳便头也不回的踏入了林中,片刻后便消失不见了。三位公主看了谢安澜和朱颜一眼,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也跟着走了进去。谢安澜和朱颜倒是不着急,朱颜蹙眉道:“她们会不会对苏洛琳不利?”

    谢安澜道:“你以为女王不知道么?只是苏洛琳若是连这一点都应付不了,以后凭什么压制满朝文武和一众姐妹兄弟?”朱颜咂舌,“莫罗的王女试炼竟然是鼓励姐妹相残么?”

    谢安澜淡淡道:“否则,女子当国,四周强敌环视,莫罗凭什么屹立数百年不倒呢?

    朱颜想了想点头道:“也是。”

    看着眼前茂密无边的森林,朱颜有些头疼地道:“危险什么的先不提,这禁地只怕是不,你要找的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只有半个月时间,真的能找到么?”

    谢安澜耸耸肩,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你倒是想得开。”朱颜斜了她一眼道。

    谢安澜笑道:“想不开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原本以为这个禁地应该是个迷宫之类的,或者是闯关什么的,谁知道竟然是个森林。”说话间,谢安澜已经取出一张地图展开,朱颜好奇的凑了上来,发现根本就看不懂。

    谢安澜给她讲解道:“这些是莫罗王城方圆百里的地图。这些地方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这里就是陆离他们止步的地方。之后我们往东南方走了五里,所以宫殿的位置在这里。”一边说着,谢安澜一边拿一支炭笔在地图上空白的位置做了标记。又指着一处道:“这里是莫罗过第三大胡泊神女湖。根据莫罗以及各国的史册游记记载,大约有二百里长,但是因为靠近王城的水域禁止行船,周围山脉也都是崇山峻岭又有重兵驻守,所以具体情况很难说。我估算了一下,水域禁区至少有三十里,如此算来,我们从这里一路直行没有阻碍的话,三十里应该就能到神女湖边。对了,我怀疑莫罗开国女王就葬在那湖底。”

    朱颜吓了一跳,“你不会想要去盗墓吧?”

    谢安澜无语,“你想的太多了。”

    朱颜这才松了口气,“你要是真的想不开去冒犯女王的陵墓,我到时候是绝对不会跟你一道走的。”

    “没义气。”

    “呵呵,讲义气的人都死得早。”朱颜翻着白眼道。

    谢安澜轻哼一声,开始在树林边上捡干柴。朱颜不解地道:“你干什么?”

    谢安澜道:“吃饱了再进去啊,谁知道里面有什么能不能找到吃的。你生火,我去打点野味如何?”

    朱颜立刻殷勤地接过了捡柴的活儿,谄媚地道:“辛苦了你。”不是她自己做不来,但是能让别人辛苦为什么要自己辛苦呢?

    谢安澜无语。

    谢安澜回来的很快,不一会儿两人就欢快地坐在林边吃起了烤肉。那缕缕腾起的青烟自然也让守在入口的众人看见了,一时间女王和一众女官们都有些无语。这女王祭都举办多多少次了,还真没见过几个这么悠闲的。

    女王倒是浑不在意,笑道:“当年本王参加试炼的时候,也想着要先吃饱了再说。不过本王那时候不敢生火,只得寻了一些野果对付。”而且,她也还没有连林子都没进去就先想着吃了。

    为首的女官道:“王女殿下只怕也与陛下一般,想来是那两位了。”

    女王点头,显然也认可了她的猜测。

    女官看着女王道:“陛下让王女殿下与三位公主一起参加试炼,若是”

    女王挥手道:“原本就应该如此,如今虽然参加的人少了,却也没有什么区别。”

    区别自然还是有的。每次参加试炼的公主们除了自身,自然还有一些跟她们一起进去的帮手。至于进去的人有多少是自己的帮手,就要看各自的本事和运气了。这次却是将所有人都撇除在外,直接让王女和几位公主进去了。这看似对苏洛琳不公平,不过女王又额外放了谢安澜和朱颜进去。谢安澜和苏洛琳的关系不错,或许会成为她的助力。但是也可能不会,所以这却要看苏洛琳的运气了。

    最后到底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儿,莫要让母亲失望啊。女王心中暗暗叹息道。

    ------题外话------

    亲们,017的最后一天了~提前祝新年快乐~么么哒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