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女生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六章 浑水摸鱼

第六章 浑水摸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陆离微微点头,“目前也只有这个线索了。”

    谢安澜蹙眉道:“神仙谷有什么奇特之处么?”

    睿王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他一个常年生活在边关的人,能知道神仙谷这个地方就算是不错了,哪里还能知道这地方到底有什么奇怪的。谢安澜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问道:“那咱们怎么办?”

    睿王道:“好好休息,明天去凑个热闹。”

    “凑热闹?”谢安澜诧异,她以为睿王殿下会说,查不出来,拿不到那五十万两就练死你们!

    睿王道:“你们经历的事情还是太少了,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历练机会。”

    “……”实在不想吐槽,但是睿王师父,你的眼力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之前睿王的震慑,这一晚上自然是一夜安眠了。第二天一早,等到他们起身的时候昨天晚上那五个人都已经离开了。客栈的掌柜还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带着那中年妇人和伙计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将他们送出了门。

    临走前,睿王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们一眼。那掌柜的身子不由得晃了晃,看起来倒像是腿软站不住了的模样。睿王道:“回头自己去衙门自首,嗯…你们也可以试试看逃走。”

    掌柜的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看上去倒是更像是在哭,“不…不敢。”

    睿王满意地点点头翻身上马对身后的谢安澜三人道:“走吧。”

    谢安澜路过那掌柜身边,清楚的看到他分明就是在簌簌发抖。不由抬头看了睿王一眼:师父,你对这倒霉蛋做了什么?

    睿王朝她挑眉一笑,也没说什么直接拉转马头朝着外面的路口走去。

    谢安澜耸耸肩,也连忙跟了上去。

    神仙谷距离他们投宿的店据说有六十里,那里千真万确就是一个风景还不错的山谷而已。等到他们一行四人赶到的时候,已经将近正午了,神仙谷附近果然有不少人,完全感觉不出荒山野岭的安静。

    谢安澜四人并没有急着进神仙谷,毕竟那本就狭的谷口看起来已经有些不堪负荷了。

    站在路口看了二一会儿,陆离才回头对三人道:“我们走吧。”

    睿王扬眉道:“有什么想法?”

    陆离道:“这神仙谷看起来都快要被人踏平了,这时候挤进去只怕也不会有什么线索。还不如,先去别处看看。另外…”陆离抬头看看天色,道:“该吃午饭了。”

    站在他们不远处的人听了这话,都有些无语的看了过来。他们可是为了几十万两银子来的,这几个人居然还只记着吃午饭?

    被人鄙视了但是陆离脸上却丝毫羞愧的神色都没有,淡定地道:“走吧。”

    距离神仙谷三十里外就是一个县城,他们现在已经出了雍州的地界,神仙谷位于雍州西北的金州,而金州府城就在距离神仙谷七八十里外的地方,倒是并不算多远。

    一行四人快马加鞭,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那个名叫松阳的县城。

    刚进城就发现,这县城里的百姓似乎不怎么友善。从踏入城门开始,就有许多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了他们的身上。但是这也不是那种被人暗中监视的目光,也没有什么恶意。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友善。似乎带着几分猜疑和防备。

    睿王慢悠悠的跟在他们身后,仿佛他们才是真正做主的人一般。

    谢安澜一抬头就迎上了街边一个摆摊的老妇人警惕的目光,微微勾唇对她笑了笑。那老妇人似乎夜儿很是惊讶,没想到谢安澜竟然会对她笑,一时间倒是愣住了。等到反应过来,连忙侧首避开了谢安澜的目光。

    很快,他们就知道为什么这些普通百姓的反应这么奇怪了。

    一家不起眼的店门口,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正从里面追出来,店外面有三个像是江湖中人打扮的男子,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那老人。

    “客观,你们…你们还没给钱呢。”那老人颤颤巍巍地道。

    其中一个男子不耐烦的挥开了老人拉着自己衣袖的手道:“我们可是来帮你们抓贼的,你这老头好不识趣,竟然还问我们要钱?”

    “可是…可是…”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愁苦之色,“但是,老儿只是一点本生意,实在是……”

    那人冷哼一声,“吃你一点东西是看得起你,再不滚开,就别怪大爷不客气了。”

    那老人瑟缩的推开了两步,那几个人这才嘲笑的又讽刺了那老人几句才笑着准备离开。

    一个人影挡在了他们的跟前,那几个男子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高大中年男子,不耐烦地道:“滚开!”

    莫七冷冷的看着他们,道:“给钱。”

    那几个男子都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竟然还有多管闲事的。不由得乐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这么多的人,你管得过来吗?”

    莫七并不回话,手中的宝剑寒光一闪,一柄长剑已经架到了说话的那人脖子上,“我说给钱。”

    那人吓了一跳,两个同伴正要上前来帮忙,就见莫七身后又走出了三个人来。谢安澜走过去扶起那因为惊吓而险些跌倒的老人,笑吟吟地道:“三位,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给钱哦。我们这位大侠,脾气可不太好。”

    那三人也算是有些眼力,一看眼前这四个人,至少有两个都不太好对付。只得从怀中掏出碎银子扔给了那老人。那老人手忙脚乱的接在手里,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莫七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一挥,不远处德尔地面上就多了一道深刻的裂痕。冷冷的看着三人道:“若是还想回头再来找场子,不妨掂量掂量到底是你们脖子硬还是这石板硬。”

    那三人这次是真的变了脸色,心里最后那一点算计也抛到了九霄云外。见莫七没有再理会他们的意思,就连忙拔腿朝着外面奔去。

    老人对着四人连连作揖,激动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谢安澜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老人家眼中有些浑浊的泪珠,连连摇头道:“没…没事,多谢各位,若不是你们…若不是…”

    谢安澜笑道:“老人家,我们有点饿了,在你家吃些东西好么?”

    老人连连点头,请四人进去。

    这店真的很,里面也就是几张桌子但是却很干净。店主只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和老婆婆,显然是夫妻俩。见到他们一行人进来,那正在擦桌子的老妇人有些惊惧的抬头看向门口,直到被那老人安慰了一番才放下了戒心对他们露出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谢安澜注意到,那老妇人的耳朵似乎不太好的样子。即便是离的很近也需要很大声音说话她才能听得清楚。

    店里也并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卖的也只有面条罢了。四人也不挑剔,一人点了一碗面便作罢了。那老妇人朝他们点点头就转身去后面煮面,那老人则留下来继续看店和接替老妇之前的工作。

    谢安澜看着老人家仔细的擦着桌子,开口问道:“老人家,最近这城里…是不是来了很多外人?”

    之前那三个人一看就像是不好惹的模样,一般的寻常百姓遇到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多半不会和他们纠缠。但是这老人既然追出来了,想必不会只是为了那区区一钱半钱碎银子的事情。

    老人看了看他们,或许是四人良好的相貌让他放心了一些。轻叹了口气道:“从半个月前,这县城里就来了不少人。据说,是来帮着抓那些抓走了姑娘们的坏人的。这原本也是个好事儿,咱们自然高兴的。但是…有许多人整日在城里晃荡,吃东西买东西都不给钱。我和家里的老太婆就守着这么一个铺子过日子了,这些日子每天都有不少江湖中人来吃面,吃完了就走不说,有时候人多了还驱赶原本的客人。原本一天下来,多少也还能赚个一二百文钱,但是现在…若是再怎么下去,我们就只能先将铺子关上几天了。”

    “咱们家还算好些…左右也不过就是两碗面的事儿。街对面老王头原本开着茶馆,一个月能有三四十两的入账,咱们这些远近街坊谁不羡慕。可那些人来了,不仅将老王头辛苦买回来的好茶糟蹋了个干净,还将人给打伤了。如今只好关了铺子在家里养着。”

    谢安澜蹙眉道:“官府难道不管吗?”

    老人叹着气摇摇头,道:“这县衙里也就那么几个衙役,哪里能管得了那些人?”

    “那还有上面的知州和各地镇守的将军啊。”谢安澜道。

    老人摇摇头道:“老儿也不知道姑娘说得这些。”

    谢安澜沉吟了一下,倒是有些明白了。官府和镇守军都找不到那些失踪的姑娘,又有官府和富商的悬赏,闻风而来的江湖中人自然不少。确实是有一部分是冲着悬赏来的,那些多少都是有些本事的人,也都还知道些分寸,不会做这种不上台面的事情。但是却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凑热闹或者说捡便宜来的。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去查什么案子,只是每天待在城中白吃白喝罢了。

    而各地镇守军除非特殊情况一般是不允许干涉地方事务的。所以,除非是知州请求或者是有叛乱发生,否则金州镇守的将军也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金州知州如今急着找女儿,哪里会管这些事情?

    陆离突然开口问道:“老人家可知道,那些失踪的姑娘是怎么回事?”

    老人家怔了怔,犹豫了一下才道:“这事儿啊,好像几年前就有些风闻了。不过…那时候并不多,所以大家都以为是遇到了人拐子了。除了失踪的姑娘的家里,倒也没有人多在意,只是报了官,乡里乡亲的帮着到处找找。没有找到时间长了也就只能罢了。不过后来好像姑娘失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一个月都能有两三个。县衙的官老爷也专门派了衙役去查,却什么都没有查到。后来官老爷没办法,报给了上官,才知道原来不仅仅是咱们松阳,附近的好几个县都有姑娘失踪。

    这两个月,咱们这儿的姑娘都不教出门了。听说…州城里也有姑娘失踪。前段时间,听人说,州城里的有钱老爷们花大价钱找了厉害的人来查,虽然姑娘还是不见了,不过那些人却说查到了什么线索,好像是在神仙谷附近。”

    陆离挑眉道:“那老人家对神仙谷有什么了解么?”

    老人不在意的摇摇头道:“那地方咱们这附近的人时候谁没有去过?就是个景儿不错罢了。里面也不算大,没有什么怪物,野兽的东西。现在倒是传什么的都有,有人说里面有吃人的怪物,有人说里面藏着什么邪教还是魔教的。那地儿进去也没多大,别说是什么怪物魔教了,进去了若是下大雨连个躲雨的山洞都找不着。”

    陆离微微蹙眉,显然是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难道,就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么?”

    老人摇摇头,“这个倒是没有注意,老儿上次去那地方,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老了啊…”

    说话间,里面那煮面的老妇人叫了一声,似乎是说面好了。老人连忙进去帮着端面了。

    睿王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看着陆离道:“怎么样?”

    陆离道:“如果神仙谷真的有问题,那必定是有别的地方无法代替的好处。不然对方为什么要在明知道会暴露自己的情况下还不肯换位置?总不可能只是因为那地方风水好吧?”

    谢安澜不由得一乐,道:“说不定啊,神仙谷啊,出过神仙风水能不好么?”

    陆离无奈的摇摇头。

    四碗面很快就被端了上来,四人吃完了便付钱离开了。谢安澜还特意多留下了二两银子在面碗旁边,希望能补偿一些两个老人这些日子的损失了。

    出了面馆,四人守在大街上,果然如老人说说看到不少嚣张跋扈的江湖中人。这些人说是江湖中人,在谢安澜看来有一部分只怕就是一些地痞流氓或者是江湖中一些没有什么真本事的败类。真正稍微正常一些的江湖中人也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师父,咱们现在去哪儿?”

    没等睿王回话,陆离就先一步道:“先找个客栈安顿下来,另外,我想看看这附近几个县的县志,特别是跟神仙谷有关的。”

    睿王扬眉道:“那可是县衙才有的。你让我哪儿去给你弄?”

    陆离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师父!”

    睿王轻哼一声,对着莫七点了下头。莫七颔首,后退了两步转身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三人来到县城中央位置的一处客栈门口,这客栈看起来很不过,应该是这地方比较高档的客栈了。进进出出的人倒是不少,看到三人门口迎接的伙计立刻迎了上来,“三位,快请进。不知是住店还是吃饭?”

    谢安澜道:“要三间上房。呃…有么?”看着客栈的生意好像不过的样子。

    伙计满脸堆笑,“姑娘尽管放心,有的有的,三间上房里面请。”

    客栈果然还有上房,而且还是三间连在一起的。被伙计领着看了一遍,谢安澜也觉得十分满意。昨晚住在那荒郊野外的店里,感觉着实是不怎么好。坐在一个房间的厅里喝着茶,那领着他们进来的伙计站在一边替三人倒茶,一边陪着说话,“三位…也是来那个…的吧?”

    谢安澜挑眉淡笑道:“哪个?”

    伙计笑道:“最近咱们这地方外地人来的不少,不过十之八九都是冲着那几十万两的悬赏来的。所以最近这城里着实有些乱,的瞧三位都是气度不凡,若不是为了这个来的,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谢安澜笑道:“你的眼力倒是不错。”

    伙计道:“的迎来送往好些年,总还是有些眼力的。”

    谢安澜道:“既然如此,关于这件事你可有什么消息?”

    “这个……”伙计有些饿犹豫地道。

    谢安澜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那伙计眼睛顿时一亮。他们这地方是城中最好的客栈,来往的客人自然也大方。不过一出手就是五两银子的却也绝对少见的很。那伙计连忙伸手拿过银子,左右看看三人,道:“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听说啊,那些不见的姑娘都是自愿跟人走的。”

    谢安澜微微扬眉,“自愿?”

    伙计点头道:“可不是么?你说这一个两个姑娘被拐了或者被抓了还好说,光是咱们这县城里这两三年不见的姑娘都有二三十个了,还有城外那些个地方,就更不知到有多少了。再厉害的人拐子也不能可着一个地方折腾吧?总是要露出点什么痕迹的吧?还有啊,去年年底不见了的一个姑娘,可是城东镖局镖头的闺女,那彪悍的,寻常两三个男人只怕也打不过她。这样的姑娘,能乖乖的让你绑了?自从城里不见的姑娘多了,城里几个大门的出入口,马车都是有人盯着的。想要把人弄晕了运出去,只怕也不容易呢。”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不过,这也不能证明是自愿的吧?”

    伙计压低了声音道:“有人看见过,听说有一个姑娘就在神仙谷附近,当时附近就她一人,一会儿就不见了。原本人家还以为看错了,谁知道回到城里就听说那姑娘不见了。”

    谢安澜与陆离对视了一眼问道:“伙计可知道这人是谁?”

    那伙计摇了摇头,“这个倒是不知道,不过传出这个消息好像是六七月份的时候。那两个月咱们城里丢了三个姑娘。那人既然认识那姑娘,想来是跟这三家中的有一家认识的吧?这消息也不是那姑娘失踪当天传出来的,好像是之后才传的。不过那人好像不见了,衙门的衙役上门去找,好像也没找到人。”

    谢安澜叹了口气道:“你在这里熟人多,能否帮我们问问这个人是谁,他看到他是哪个失踪的姑娘?只要有消息,我们自然也不会让你白做的。”

    那伙计盘算了一下,点头道:“姑娘是大方人,我自然是愿意帮忙。只是能不能问到就不好说了。”

    谢安澜浅笑道:“没关系,尽力就好。”

    伙计应了下来,捧着刚入手的五两银子恭敬的退了出去。

    谢安澜看向陆离和睿王道:“如果那二说得是真的,有什么办法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消失?”

    睿王摸着下巴道:“用药?”

    谢安澜摇头道:“没有什么药能完全控制一个人的神志,若说是中了毒或者别的什么被威胁的话。不可能所有人都不留下一点线索。总会有人暗中留下点什么的。”

    陆离道:“摄魂术?”

    谢安澜道:“摄魂术,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催眠术。但是,想要用催眠术控制人长距离的复杂行动,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催眠?”睿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谢安澜,似乎对这个词很有兴趣。

    谢安澜只当没看见他的眼神,继续道:“另外,无论是摄魂术还是催眠术,对意志坚定或心思单纯的人来说,作用不大。比如说,你和师父这种人,即便是最厉害的催眠大师失败的几率也远大于成功。”

    陆离皱眉,“若是如此,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们心甘情愿的离家出走?”

    谢安澜道:“几乎没有,东陵国礼教森严,即便是发生什么事情绝大多数女子也不会选择离家出走。除非…有她们绝对信任的人带着她们一起。”

    “嗯?”睿王挑眉。

    谢安澜道:“比如说我最好的闺蜜跟我说,一起去逛街啊。或者师父你跟我说,今天傍晚去城外训练啊。但是,事实上我也并不知道闺蜜和师父到底有没有可能是坏人。”

    睿王微微点头,道:“有点道理,但是…最开始或许可以这样,但是在失踪了这么多的姑娘之后这一招还有用么?而且,照你这么说,哪儿有那么多认识受害人的坏人?”

    谢安澜沉吟了片刻,道:“这个问题么…我还没想到。”

    “……”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