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漠雪之痕 > 二、华山论剑 上

二、华山论剑 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圆月悬挂在空中,因是盛夏,晚上坐在庭院里不免周围都是蝉鸣蛙叫之声。燕凌雪独自坐在四角亭内,举起一杯酒正酌着,她的金丝长鞭则是放在了一旁。

    华山后殿内,知徽坐在正厅之上的位置上,他的手中端着茶盏,正欲品一品刚刚泡好的茶。

    莫子殊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他气喘吁吁的说道:“师父,那燕凌雪今日白天在华阴城中的来福酒楼现身了,还将卢知县的侄儿手筋给挑断了。”

    听到莫子殊的话,知徽放下手中的茶,他抬眼问道:“此话当真?”

    “当真,师父,整个华阴城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说那妖女实在是狠毒。”莫子殊抬起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

    “她是为何要断卢知县侄子的手筋呢?”知徽好奇的问道。

    “据说那卢知县的侄儿也是不知好歹,当众调戏那妖女,让妖女回去给他做妾。”

    知徽捋了捋胡须,他平静的说道:“你大师兄在比武之前应该是可以回来了。”

    知徽心里想着:既然燕凌雪在华山脚下如此明目张胆的现身,那么她就是不怕我华山派去找她报仇,她到底是为了挑起华山和独孤城之间的战争而来的,还是之齐之死另有隐情?

    “子殊静待大师兄手刃那妖女的消息。”莫子殊握紧了他手中的佩剑,眸子里带着一股他这个年纪本不应该有的杀气。

    一所气派的私宅内,穿过两个庭院才能到后厢的正屋。屋子里面的人都站在一名男子的床前,床上躺着的男子正是今日的黄衣男子,此时的他躺在床上,像是奄奄一息的样子。一名孕妇拿着手帕坐在床边哭哭啼啼。旁边的一位妇人也是哭哭啼啼的。

    “华儿今日之事,叔一定要为他报仇啊。”老妇人哭哭啼啼的说道。

    “本官也想为华儿报仇,可是那独孤城可不是好惹的,如若不是嫂嫂你平时管教不严,怎会酿此大祸。”卢知县带着几分痛心疾首的神态说道,他虽也心痛,可是却无能为力。

    “华儿他爹走的早,我才加倍的疼爱他,你可是他唯一的叔父,你一定要为华儿做主呀!”妇人说道情急处,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芙儿听说那燕凌雪杀了华山派的二弟子,叔父可以去华山派寻求华山掌门的帮助,我们可以联合在一起为夫君报仇。”床边的女子擦了擦眼泪,柔声说道。

    “芙儿说的有理,还请叔明日前往华山派去找华山的掌门相助。”妇人连忙的请求着卢知县。

    “好吧,本官明日去华山派试一试。”卢知县捋了一下鬓角,答应了妇人的要求。

    “嫂嫂谢过叔了。”妇人正欲跪在卢知县的面前,却被被卢知县一把给扶住了。

    卢知县连忙说道:“嫂嫂这可使不得啊,你快快请起。”

    月色朦胧,庭院里好似都蒙上了一层薄纱,酌几杯后的燕凌雪起身准备离开亭内,察觉到有人向她走来后,她又倒了一杯酒,她嘴角微微一笑,等待着那个人慢慢的走过来。

    刘仁青身着一身黑衣,仿佛融入了这夜色之中,他朝着燕凌雪坐着的亭子走去,眼神中带着一股冷意。

    “这么晚了,少城主您还不睡吗?”刘仁青走进亭子内,站在了燕凌雪的身旁。

    “你不也没睡吗?坐吧。”燕凌雪拿起酒杯浅尝了一下,又放下了酒杯。

    刘仁青挪步坐在了燕凌雪的对面,而后将手中的佩剑放在了一旁。

    “少城主今日现身未免也太过招摇了吧。”刘仁青拿过一个酒杯,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

    “招摇吗,本姐若不招摇的话那华山派的人怎么能够找到本姐来找我报仇呢?”燕凌雪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也就是说那华山派的二弟子确实是少城主您所杀?”刘仁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尽量的压低了自己的语气,使燕凌雪洞察不出他的情绪。

    “不是本姐还能有谁可以把我的毒镖用的那么好?上面的毒可是我爹亲自萃取的。”燕凌雪放下酒杯,饶有兴致的看着刘亚青。

    “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刘仁青迅速起身拔剑对准了燕凌雪。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寻常人,这几日本姐派人去打听了真正的刘仁青是何模样,结果打听不到,你顶替别人做的也太好了吧。如果本姐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楚之珩吧?”燕凌雪淡然一笑,面对眼前之人拿剑指着她,她毫不在意。

    “没错,我就是华山派大弟子楚之珩,今日我就要为我的师弟杀了你报仇。”楚之珩凝视着燕凌雪,眼中怒气与杀气却没有几分。

    燕凌雪快速的拿起她的金丝长鞭,她轻踏了一下石凳飞出了四角亭,楚之珩也紧追其后,两人在月色之下打斗了起来,燕凌雪挥舞着长鞭,使楚之珩不能近身,而楚之珩的剑法太快,一招踏马飞燕使燕凌雪处于被动,庭院内的花草在楚之珩的剑气之中在空中飘舞着,没过几个回合,燕凌雪便有一点招架不住了,阿福在房间内听到了外面打斗的声音,他连忙起身冲出了房间。

    “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阿福皱着眉不解的问道。

    “你不要管。”燕凌雪大声说道。

    阿福看了一下楚之珩的剑法招式,他恍然大悟的说道:“这是华山剑法,这个刘仁青竟是华山派的人。”看到燕凌雪有些不敌楚之珩,阿福迅速的抽出腰间的胡刀,准备帮助燕凌雪。

    看到阿福准备来给她帮忙,燕凌雪突然对着阿福挥舞了一下长鞭,将阿福拦在一旁,她厉声道:“退下!”

    “可是姐,你明明没有……”阿福在一旁站着十分的焦急。

    “闭嘴!”燕凌雪瞪了一眼阿福,又继续的回击着楚之珩的招式。

    楚之珩有些诧异,眼前的燕凌雪竟然仅靠着鞭法和他打斗,他还以为燕凌雪不到三招便会使出她的独门暗器来偷袭他。就在他准备一剑刺向燕凌雪的时候,燕凌雪竟然突然收鞭没有反抗,任由他的长剑想她刺去,楚之珩猛的收住了剑,一个回旋站在了地上。此时燕凌雪的一股青丝飘落在了地上。一旁的阿福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你不是要杀了本姐的吗,怎么收手了?”燕凌雪收住手中的长鞭,笑着问道。

    “我觉得你不是杀我师弟之人,所以我没有必要杀了你。”楚之珩说罢便低下头将剑插入剑鞘之中,月光下他的脸庞显得十分冷峻。

    “你还算聪明。”燕凌雪说罢便俯身捡起了被楚之珩一剑划落的那一束青丝。

    阿福算是反应过来了,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楚之珩。

    “本姐此次前来中原就是为了查清是谁顶着我的名号为非作歹,既然你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么我们合作吧。”燕凌雪低着头将断了的青丝打了几个结,编出了一个简易的花结。

    “不了,我们还是各查各的吧。”楚之珩直截了当的拒绝了燕凌雪。

    燕凌雪慢慢的走近了楚之珩,然后将手上用青丝打的花结递给了楚之珩,她轻声对着楚之珩说道:“这个送给你了,希望你不要随手给扔了。”

    “我不收。”楚之珩楞了一下,拒绝了燕凌雪。

    燕凌雪上前一步而后踮起脚尖在楚之珩的耳旁轻语道:“如若你不收的话,本姐就杀了你的三师妹和四师弟。”

    “你敢!”楚之珩略带着一丝怒气,竟没有反应过来燕凌雪离她的距离这么的近。

    “如若你不收,你看本姐敢不敢。”说罢燕凌雪便将头发塞进了楚之珩的衣襟之中。

    “你这妖女……”楚之珩皱着眉头从他的衣襟中拿出了燕凌雪的头青丝,而后便攒在了手中。

    燕凌雪转过身背对着楚之珩大步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她大声的说道:“后会有期。”

    阿福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也能对燕凌雪的心思猜到了几分,他默默地看了一眼燕凌雪又看了一眼已经一跃消失在了屋顶上的楚之珩,他摇了摇头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华山大殿内,卢知县一早便备着厚礼来到了华山派,华山派的人也都心知肚明,他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

    “知徽掌门,本官的侄儿现如今躺在床上如同一个废人,本官听说你们华山派也在找那妖女报仇,如若知徽掌门您不嫌弃,我们两家可以联起手来。”卢知县站在殿下,一派恭敬的模样。

    “老夫的大弟子已经下山去调查事情的真相了,老夫已让华山派的弟子传密信给他,让他华山论剑之时务必要赶回来,等老夫那大徒弟回来,我们再商讨。”知徽无动于衷的说道。

    “师父,徒儿觉得卢知县的提议可行。”莫子衿上前一步说道。

    “徒儿也觉得可行。”莫子殊也上前一步。

    卢知县看了看身旁的二人,又看了看不说话的知徽,正准备说话时知徽率先开了口。

    “不必了,我华山派自古不与官场来往,卢知县还是请回吧。”说罢知徽便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卢知县听到知徽的话,愤然的甩了一下衣袖离开了华山派的大殿。

    “师父,虽说卢知县的侄儿调戏燕凌雪双手被废是活该,可是卢知县能成为我们报仇的好帮手啊。”莫子衿继续劝说着说道。

    “还有几日便是各大门派来我华山比武论剑的时候了,之珩不在,你们各项东西都准备好了?后山巡查的怎么样了?”知徽端起手边的茶盏,轻刮了一下。

    “徒儿这就前去巡查。”莫子衿拱手道。

    莫子殊也拱了拱手,与莫子衿一起走出了大殿。两人知道留在大殿也多说无益。

    华山脚下的客栈内,此时已经是集齐了各大门派的掌门和得意弟子,少林,峨眉、衡山、崆峒、昆仑等各大门派齐聚一堂。各大门派互相叫嚣着,似乎未到明日的论剑之时,他们就要迫不及待的一争高下了。

    而此时的燕凌雪则是坐在楼上的房间内,听着楼下的各大门派互相叫嚣。想想明日的华山之巅,燕凌雪就有些期待。

    刚过卯时,旭日东升,云海翻腾,恍若仙境。华山四峰,南峰最高,也最是孤,环身四顾,再无他峰之影,极目远望,始觉天地之浩大,宇宙之瀚然,人之渺。俯瞰之间,有松立于悬崖峭壁之上,崖壁光滑,仅有此种奇物才能生长其间,绝非人力能攀也,今日能来此赴约者,绝非等闲之辈。

    华山之巅处,四周悬崖峭壁,一不留神仿佛就会坠入那万丈深渊,莫子衿和莫子殊二人站在山顶的两边,迎接着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知徽坐在后厅内,似乎是在等待着谁。

    “师父,徒儿回来了。”楚之珩一身黑衣走进了后厅,他一早便骑马走了一条近道,在各大门派都还没有前来之时赶了回来。

    知徽连忙问道:“之齐之事,有何进展?”

    “事情果然有蹊跷,徒儿潜伏在燕凌雪身旁,发现她不是凶手,近几日徒儿去往各地查看,都未能发现其他线索。”楚之珩向他的师傅如实禀告着他的发现。

    “是有谁故意想挑起我华山派和独孤城的战争?恐怕此事不简单。”知徽捋了捋胡须,喝了一口茶。

    “师父,我们华山派怕是有一劫难了。”楚之珩严肃的说道。

    “之珩,你先去换一身衣裳,然后与为师一同前往南峰之上。”

    “是,师父。”楚之珩点了点头便快步的离开了后厅。

    各大派的掌门和弟子陆陆续续的登上了南峰之上,他们坐在了华山派弟子为他们安排的座椅上,等待着知徽的现身。

    “这知徽老头怎么还不出现?”说话的是昆仑派的掌门人玉镜。

    “人家刚死了徒儿,玉镜掌门总得给知徽掌门一个哀悼的时间吧。”崆峒派掌门之子白奇焕笑着说道。

    “白奇焕,你怎么在说话?你爹是不是没有好好教你怎么做人?”颜思卿瞪了一眼白奇焕。

    白奇焕看了一眼方才说话的颜思卿,他轻笑着说道:“哟,昨日去客栈去的晚,竟不知颜大姐已经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无耻之徒。”颜思卿白了一眼白奇焕,而后她将目光到处的瞟了瞟,寻找着楚之珩的踪迹。

    片刻过后,知徽便带着楚之珩和几名弟子朝着众人走了过来。看到楚之珩的莫子衿和莫子殊两人眼前一亮。颜思卿也朝楚之珩看了过来,此时她的双眸里面就像有着星星。这让在她身旁的石云飞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

    “让大家久等了,老夫来晚了一步。”知徽拱了拱手,客气的说道。

    “无碍,华山论剑就现在开始吧。”颜群奕作为发起者,宣布了比武论剑就此开始。

    “今日比武,点到为止,勿伤及性命。”知徽大声的说道,说完他便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楚之珩、莫子衿、莫子殊三人紧跟在他的身后。

    就在众人摩拳擦掌准备上台一战之时,一名女子飞到了擂台的正中央,女子身着淡蓝色纱裙,纱裙的薄纱上面绣有白色的海棠花,衣襟和衣襟为白色的花边,女子梳着中原发髻,头戴一支简单的飞燕朱钗,腰间别着一条金丝长鞭。

    楚之珩看到燕凌雪站在了擂台的中央,不免觉得惊讶,这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明目张胆的私自上了华山。楚之珩向四周瞟了瞟,也没有看到阿福的踪迹,楚之珩不免心生疑虑,她不会是一个人来的吧?头一次看到燕凌雪身穿如此秀气的女装,而且还梳妆打扮一番,这让楚之珩的眼前一亮,在这华山之巅上,论姿色也是无人能及燕凌雪了。

    “今日华山论剑之时,怎能少得了我独孤城燕凌雪?”燕凌雪瞟了一眼台下的众人,轻笑了一下。

    “传闻独孤城少城主艳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白奇焕盯着燕凌雪,他轻扇了两下手中的白色折扇笑着说道。

    燕凌雪瞥了一眼楚之珩,今日的他身着华山派的白色长衫,领口与袖口皆是淡蓝色的连襟,楚之珩手提着银白色镶着白玉石的宝剑,站在人群之中十分的醒目。

    “魔教之人也敢前来华山?你好大的胆子!”颜群奕拍案而起。

    众人看着燕凌雪,皆对她冷嘲热讽,面带恨意。

    “本姐有什么不敢的?谁要杀了本姐,就来呀。”燕凌雪一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模样说道。

    说罢,莫子殊便着趁楚之珩不注意,运用轻功飞到了擂台上。

    “妖女,就是你杀了我二师兄,今日我要为他报仇,你这个妖女今日休想活着离开华山。”莫子殊拿起手中的剑,将剑拔开用剑锋对准了燕凌雪。

    “楚之珩没有跟你说吗?我可没有杀你的二师兄。”燕凌雪回头看了一眼楚之珩,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个比她几岁的莫子殊。

    莫子殊生气的说道:“我不信,江湖上都说是你杀了我二师兄,你狡辩也没有用。”

    “江湖上如若说本姐是你的娘亲,你是不是还要唤本姐一声娘亲?”燕凌雪戏谑的说道。

    台下的众人一下子笑了出来,此时气急败坏的莫子殊对着燕凌雪就是一剑刺了过去,燕凌雪快速的躲开了莫子殊的剑,她敏捷的将长鞭从腰间拿下一把朝莫子殊挥了过去。

    “师父,子殊怕是有危险。”莫子衿紧张的声说道。

    “无碍,我们就看着吧。”知徽淡然一笑。

    莫子衿又看了一眼楚之珩,而楚之珩却不吭声。

    三个回合下来,明眼的人都看出来了燕凌雪只是一直在防御并未出招,一旦燕凌雪出招,那么莫子殊就必输无疑。

    “为什么那个妖女一直在让着子殊?”颜思卿对着石云飞一脸疑惑的问道。

    “师兄猜不到。”石云飞也有些诧异,可是也看不出什么。

    就在众人不解之时,燕凌雪突然出招一鞭将莫子殊的剑从他的手上给打了下来。剑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然后掉落插到了擂台上。

    莫子殊虽心有不甘,但是已经被打败,自己也确实不是燕凌雪的对手,他带着几丝怨气的说道:“我打不过你,你杀了我吧,我大师兄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本姐可不会杀了你,让楚之珩怨恨本姐。”燕凌雪说罢又看了一眼楚之珩,她心想着,不知那日晚上送给他的头发他是否还保存着。

    燕凌雪用长鞭将插在地上的剑一把卷起,然后拿在了自己的手上。她的眸子里突然有着一股狠劲,她严肃的说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如若被本姐知道了是谁冒充本姐杀了华山派二弟子,他的下场,犹如此剑。”燕凌雪运用内力,一刹那便将手中的剑震的粉碎。

    莫子殊见状只有心疼一下自己的佩剑,而后他便一个翻身下台走向了知徽。

    “掌门,不好了,我们华山派留在派中的弟子都中毒了。”华山派的一个弟子急匆匆的跑向知徽。

    燕凌雪偷偷的抿嘴一笑,这一笑自然是被楚之珩给看在了眼里。

    “是不是你下的毒?”楚之珩对着燕凌雪问道,语气之中带着责怪之意。

    燕凌雪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呀,不过也不算是毒,就是他们都会昏睡一个时辰罢了。”

    “你这妖女,竟敢在我华山派为非作歹。”莫子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燕凌雪,欲拔剑上台。

    “楚之珩,本姐要么就把他们都杀了进华山之巅,要么把他们都迷晕进华山之巅,不然本姐怎么进得来?本姐这么做已经是看在你的份上了。”燕凌雪直接略过莫子衿,对着楚之珩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说道。

    知徽依旧只是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一言不发,而楚之珩也认为燕凌雪说的话不无道理,只是刚刚燕凌雪一副乖巧的模样还真让他不习惯。

    “世人都说独孤城少城主心如蛇蝎,本少爷倒觉得挺好的嘛,不知姐有无婚约?”白奇焕扇了扇手中的白色折扇,略带调戏的问了问燕凌雪。

    “怎么今日的崆峒派白掌门没有来,是不是十年前被我爹打的残废了至今不敢出门了呀?怎么,你也想和你爹一样,被打到残废吗?”燕凌雪冷眼看了一眼白奇焕,与刚刚看着楚之珩的眼神全然不同。

    “你这个女人别不识抬举,我爹好的很,正在闭关修炼呢,你这么恶毒肯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白奇焕愤怒的说道。

    燕凌雪一个箭步翻身下台,她拿出手中的长鞭,朝白奇焕甩了过去,此时的她一身的杀气。

    白奇焕侧身躲过了燕凌雪的长鞭,在燕凌雪正准备挥舞第二下长鞭的时候,楚之珩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抓住了燕凌雪的手。

    “燕姑娘,你一个人在此凶多吉少,快走吧。”楚之珩一脸认真的看着燕凌雪说道。

    “你这是在关心本姐吗?”燕凌雪笑看着此时正握住了她的手的楚之珩。

    “我没有。”楚之珩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赶紧的松开了燕凌雪的手。

    “好,本姐这就走。”燕凌雪收起长鞭,又对着楚之珩说道:“三日之后,你来找本姐,本姐便告诉你线索。”

    “当真?”楚之珩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不知道这燕凌雪是否真的知道有关于冒充她之人的线索。

    “本姐怎么会骗你呢。”燕凌雪莞尔一笑,转身离开了华山之巅。

    白奇焕看着燕凌雪离开的背影,他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这丫头果然不同于寻常女子。

    莫子衿在楚之珩的身后看着两人的对话不免心生醋意,师兄还从未抓过任何女人的手,刚刚对燕凌雪也确实是在关心她为她好。不知这妖女是如何迷惑住了大师兄。

    站在一旁看着的颜思卿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本来她就只是想远远的看一眼楚之珩罢了,没想到这次竟然让她看到了楚之珩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而且这个人还是魔教的妖女。

    “好了好了,妖女已经走了,今日的比武论剑正式开始。”颜群奕看着大家都看着热闹,赶紧的大声将所有人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