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玄幻小说 > 神忌妖逆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各有命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各有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一头奔雷猛兽在矿洞内奔袭而过,二人还未反应过来,刺目的雷光已是照耀眼前。

    噗!

    一人遮蔽眼睛,却是突感一抹温热淋漓在身上,待视线恢复…

    “别动。”

    淡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男子当即不敢乱动,视线恢复的他终于知道淋在头上的那抹温热是什么了,那是他同伴的血!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两股颤颤间,淡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我说…别杀我!”男子颤声道。

    然,背后没有回应,男子越发慌了,结巴道:“抓…抓人。”

    “抓什么人,为什么抓?”

    “你,你保证不杀我,我…在说。”男子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天真的为自己争取生的机会。

    “唉…”

    叹息声响起,男子纳闷中感觉后颈一痛,随即陷入黑暗中。

    “一点自觉都没有。”看了眼脚下的尸体,袁逆心向深处潜去。

    既然已经遇见两个人了,想必金鳞他们也不会远。

    ……

    “让我好找啊,这回…我看你们还能往哪逃?”王阎嗜血的盯着跑进死胡同的二人,眼神就像是再看待宰的羔羊。

    金鳞的心沉了下来,偏头看了眼背后已是昏迷过去的凌,眼中闪过愧疚的神色,是她连累了大家。

    幽光照耀下,此时的金鳞模样可谓大变,原本柔顺的黑发变成了暗金色,散落脸颊,其中一缕花白甚是刺眼,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也是变了样,在瞳孔周围多了一圈暗金的纹路。

    皮肤依旧白皙,但在脸颊与额首间却是覆盖上了一层淡金色的鳞片,若隐若现,不注意甚至根本发现不了。

    不知为何,这样的金鳞反而显得更加自然,兴许这才是她本来的面貌吧。

    挥挥手,示意旁人退下。

    一众人一愣,看着那即使虚弱却依旧不输美态的两女,具是会意的退下。

    “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想必是偷偷跑出来的吧?”待所有人退下,王阎嗜血的面貌稍稍收敛,转而一副玩味的姿态,人找到了,他反而倒是不急了。

    “哼。”

    金鳞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对方的意思。

    “呵呵呵!有趣啊,如果早知道你的身份,我是万万不想与你交恶的,即使你杀了那个家伙,可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你又是自己跑出来的,既然做了,我也只好做绝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王阎的表情越发森冷,丝毫没有贪图美色的样子,眼中只有浓重的杀意。

    抬起手,赤红色的灵蕴弥漫,王阎嘴角勾起冷酷的弧度,边靠前边说道:“想必你的血,能让我的功力更近一步。”

    看着靠近的人,金鳞眼中闪过一抹决绝。

    “呃!啊!啊啊……”

    然就是在这里,洞穴外传来接连的惨叫声,王阎一愣。

    砰!

    一道人影飞进进来,王阎错身躲过,再次一看却是瞧见了那熟悉的黑色装束。

    “大…少爷,,心!”

    黑衣人口中鲜血止不住的流出,勉强一句话说完,便是气绝身亡。

    踏…踏…踏、

    脚步声在转角响起,一根银色的棍身出现,王阎目光一凝,然里面的金鳞瞧得那棍身,却是想到了什么,一抹喜色在眼中浮现,续而却又转为担忧。

    “果然,在这里啊。”

    看着洞内的场景,袁逆稍松了口气,来的正及时。

    “你是谁?”

    瞪视着出现的男子,王阎的脸色一片阴霾与凝重。

    能瞬间击杀他这么多手下和一位家奴,即使是偷袭,对方的实力也不会低于他多少,如果是之前他倒是不会将对方放在眼里,因为他并未在对方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可现在…

    王阎下意识的护住了腹部。

    没有回话,袁逆迈步前进,犹如散步一般。

    王阎眸光一怒。

    “血手印!”

    血色的光芒乍现,一只血色的利爪向袁逆轰去。

    嘭!

    一棍捣向那血色利爪,竟是直接将其敲散了!?

    王阎一懵,不禁是他,连袁逆自己都是愣住了,那只血色利爪一看就知杀伤力不弱,他本来也仅是防御,怎么一下就给打没了?

    外强中干?

    看着那棍尖,缕缕还未消散的血色能量被其吸收,袁逆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

    饕鬄,无论是棍、刀、亦或者其它形态,本体都是饕鬄,无非是变为某种形态附加一个字罢了,能力都是一样的。

    饕鬄对能量攻击有着抗性,但绝对不能吸收敌人的攻击,它吸收的是稀有金属,血液,以及灵魂!

    而且眼下的饕鬄也不是什么金属的都吸收了,袁逆曾将自己在奈落秘境中得到的大量稀有金属给它吞噬,结果其却仅是吞噬了一部分,而那部分无不是品质极高的金属,那些没有吞噬的都是品级较次的。

    在之后袁逆又实验了几次,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饕鬄以后吞噬的金属要求将会越来越高,同时它本身的品质也是在不断的提升。

    目前饕鬄是什么级别的武器袁逆也不清楚,但光是重量,已是达到了近一千斤!而且极为坚韧。

    要知道刚得到它的时候,才只有数斤重而已啊,经过袁逆不断的供给,竟是达到了如此重量,而且这个重量日后必然还会继续增加!

    这个重量是目前袁逆所能适应的,在重就会形成负担了,因而他才没给饕鬄继续吞噬金属。

    而眼下,那血色利爪很明显不是金属,也不会是魂力,但饕鬄却实实在在的将其吞噬了那么只剩下一个答案了,那血色利爪真的是一只血爪。

    完全的由血液组成是不可能的了,袁逆的眼光还能看出那只血爪主要还是由能量组成的,其中只是混合的血液能量,而且这部分能量占据着主导。

    只可惜,只要是血,饕鬄就能多多少少吞噬一些,结果便造成了先前的一幕。

    利爪失去介媒,又没有属性的加持,也不过是一记寻常的能量攻击罢了,轻易的便被他震碎。

    两人同时一愣,却又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具是二话不说冲向彼此。

    数仗不过的距离,对二人来说只是眨眼的工夫。

    砰!

    一记血爪扣向袁逆的面门,却是被其用饕鬄棍拦了下来,这家伙整只手都是血红色的,不是有毒就是暗藏阴招,他可不会轻易的用身体与之触碰,所以…

    砰、砰砰!

    棍影与血影连城一片,缩在死胡同的金鳞看的目瞪口呆,发生了什么?差点让自己命丧于此的家伙,竟然与袁逆打的旗鼓相当?

    不,不对,不是袁逆变强了,而是那个家伙变弱了。

    想到此处,金鳞心中一凛,莫非对方是示敌以弱,要偷袭袁逆!当即忍不住,便是喊道:“心,那个家伙的双手有问题,被打到会侵蚀你的灵力!”

    听到金鳞的警告,袁逆心道果然有问题,但…对我没用。

    与袁逆对招的王阎自然也是听见了金鳞的话,心中简直郁闷的要死,他的一双血手,即使是凝丹六重的实力,他也敢跟凝丹七重甚至八重的人叫板,结果今日却是被这子克制死死的。

    他不傻,自然发现了自己的血侵蚀是被对方的武器泯灭的,如果没有这武器他早就拿下这子了,哪怕被他打中一下。

    可问题是这子的体术之强悍让他心惊,每次都能拦下他的攻击不说,甚至还能频频还手。

    砰!

    长棍横于胸前挡住对方一脚,下一刻毫不犹豫的脖子往后一仰躲过对方一记勾爪,顺势长棍拄地,袁逆一脚踹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袁逆踹中了对方的胸膛,但却也被对方死死的抓住了左腿。

    王阎露出冷笑,盯向袁逆,那眼神分明再说你完了。

    然后者却是不曾理会,面上没有忍受痛苦的狰狞,下一刻周身猛然爆发出蓝紫色的电弧,身体悬空,拄地的长棍势大力沉的一个回援,中途半截长棍已是转为雷刃。

    瞧得那此目的寒芒,王阎心寒之余松开双手紧忙后退。

    唰!

    “噗呲!”

    两人分开,却已是交换了位置,袁逆长棍拄地站在金鳞二人身前,而王阎则在先前袁逆出现的转角处,左手捂着右臂。

    两人中间地上…是一截血色的断臂。

    忍着痛楚,王阎一个前扑要抢回自己的手臂,然有人却比他动作更快,一道雷霆劈过,地上的那截断臂已是变得焦黑,王阎前扑的动作戛然而止。

    空气突然安静。

    袁逆手拄长棍,目光冷静的盯视着对方,没有妄动。

    “呵呵…”

    轻笑声响起,在幽暗的矿洞中显得诡异阴森。

    王阎猛然抬头,让得几人瞧见了那疯狂的表情。

    “去…死…吧。”

    无声的几个字,袁逆却是读懂了对方的口型,下一刻只见王阎左手一抹腰间的储物袋,拿出三颗黑不溜秋的铁蛋扔向几人。

    在对方动作的一刻,袁逆已是心中警惕,瞧见对方的行为更是二话不说一记掌心雷打了出去…

    “轰!”

    地动山摇,整条矿洞好似都塌陷了一般。

    砰。

    哗啦…

    扎堆的乱石自内部被推开,一道狼狈的身影出现,手中还拎着两个人。

    看着手中生死不知的两人,袁逆目光已是森寒到了极致,对方出手的刹那他便走出了回应,结果哪料想对方扔出的竟然是三颗霹雳弹!

    掌心雷没有劈中对方,反而是劈在了霹雳弹上,将之引爆,在那一瞬间袁逆只能紧急的开始金刚蟒身,全力爆发灵力挡在金鳞与凌的身前,下一刻人便是被火焰和冲击力掀飞了出去。

    在睁开眼,来时的洞窟已经被乱石堵住,而在他身旁不远则是生死不知的金鳞与凌。

    要知当时真的是凶险万分,他虽然提前引爆了霹雳弹,但反而是救了自己一命,因为那堆乱石已是到了他的脚边,如果真让那霹雳弹在身边引爆,不被炸死也会被活埋。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袁逆才是带着两人活生生从碎石中挤了出来,也幸亏这是岩坑,如果是土坑的话说不得真的就被困死了。

    浑身鲜血淋漓,将如破布娃娃的二人心放下,袁逆顾不着自己的伤势,率先查探起二人的伤势。

    身形一颤,水滴溅落。

    ……

    痛,正具身体无处不痛,伴随而来的,是缺乏安全感而来到的恐惧。

    “别怕,你安全了。”

    然就在这里,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脆弱的意识安抚下来,沉沉睡去。

    睁开眼,陌生的棚顶,微微侧头,是房间,但很陌生。

    “吱呀…”开门声响起。

    少女偏头看去,却是被门外的阳光刺的眯起眼睛,反而看不清了。

    “你醒了。”

    沉稳的声音响起,心头一颤,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少女痛苦的皱紧了好看的眉头。

    袁逆没有开口,他知道这是重伤苏醒后的正常现象,就等着对方慢慢恢复。

    半响后…

    “凌…她怎么样?”声音颤抖而又带着几分期盼,可是。

    没有回话,袁逆沉默的上前将少女身上的绷带拆开,换上药,在绑好,转身离开。

    泪水…悄然滑过。

    门口,听闻房间内微弱的抽泣声,袁逆微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一旁的房间。

    一个月后,一对青年男女来到了苍城。

    男子皮肤白皙而不过,面貌不说俊逸却也很出彩,一头剪短的碎花显得很是干练,几近完美的体型更是衬托出男性独有的魅力气息。

    而女子则是比男子稍矮半头,一身明黄色的特制裙装,暗金色的头发自然的垂至腰间,前方两缕顺过脸颊垂过胸前,面上带着一层淡黄色的薄纱,依稀能窥见那姣好的轮廓。

    美丽的暗金色明眸却是没有丝毫掩饰,在淡金色的眼影衬托下更是别具魅力,但仔细观察却能发现这哪是什么画上去的眼影,分明是一层细密近透明的淡黄色鳞片!

    这一男一女,便是再次归来的袁逆与金鳞了,时隔一个多月,再次回到了这里。

    袁逆凭借强悍的体质,伤势早早的就养好了,而金鳞则是拖到了一个月,才勉强痊愈。

    “你先回去吧。”

    清冷的声音响起,不复往日的活泼。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变化,比如说改变一个人。

    看着略显清冷的少女,袁逆点点头:“你自己心。”

    “你…也是。”

    袁逆转身离去。

    看着难道远去的背影,少女眼中闪过迷茫的色彩。

    人各有命

    上天注定

    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

    脚下的路如果不是自己选的,那终点在哪方没有人知道。

    我选了,但现在我觉得它可能是错的,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样。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