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科幻小说 > 双世谋妃 > 第22章悟善大师是自杀身亡

第22章悟善大师是自杀身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吕婆婆老泪纵横道:“小姐,老奴不怕死,只要您以后可怎么办?”

    钟妍妍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她拍拍奶妈的手,坚定道:“奶妈不用担心,谁也不能把您从我身边夺走!”

    钟妍妍拭干眼泪,慢慢转过身来,眼神地坚定刚毅环视着众人,哪里还有半点柔弱之态!

    德王爷起身走到主仆二人面前,对钟妍妍语重心长道:“钟小姐,本王能明白你的心情。只是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凭什么他就能一封休书,就绝了娘亲的生路!若他心中没有居住着恶魔,又怎能沉溺幻境自杀谢罪?”钟妍妍怒极反笑,咬牙切齿道,“奶妈是受我指使的,你们要杀要剐冲着我来!”

    此话掷地有声,不容人质疑!

    吕氏动容道:“小姐,有你这句话,老奴死也甘心了!”

    她反把钟妍妍拉到身边,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冷声道:“此事全是老身一人所为,与我们小姐没有一点儿关系。老身愿意认罪,接受任何惩罚!”

    “好骨气!本王就成全了你的忠心!”德王爷虎目一瞪道,“来人!”

    几个守在门外的衙役听见疾步奔了进来,躬身道:“国公爷,有何吩咐?”

    德王爷指了指吕氏:“把这老妪关进天牢!”

    “不行!你们不能带走奶妈!”钟妍妍慌忙之下,拔出发髻间的玉簪,当作武器向着衙役胡乱刺去。

    “小姐,不可!”吕氏夺下她手中玉簪,嘶声道。

    一阵无力绝望感袭来,忆起娘亲离世后,主仆两人相依为命的情景,钟妍妍失声痛哭:“奶妈,妍妍错了,是我害了你!娘已死去多年,那人是人是鬼与否又有何干系?为何要为他,舍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吕氏替她擦拭不断涌出的泪水,宽慰道:“小姐,老奴不后悔,您千万不要伤心自责!那人害夫人凄惨孤苦一生,最后死在夫人最喜欢的观音刺上,也算受到应有的惩罚了!老奴很快就能见到夫人了,这心里头啊高兴的很!倒是您,日后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德王爷暗叹一声,向衙役摆摆手,几人心领神会悄悄退了出去。

    且说,这主仆二人以为即将生离死别,直哭得个昏天暗地!

    把在场的人个个看得于心不忍,生出悲戚恻隐之情!

    德王爷把“公家”几人招呼到角落,悄声道:“招远,你看此事怎样处理才能善了?”

    眼见强行处置了吕氏,这钟妍妍十有八九会自寻短见追随而去。

    贺招远不动声色把地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他人:“蓓儿贤侄,你看怎么办才好?”

    臻蓓想也不想,便道:“此事简单的很,吕氏虽设计伤人有罪,但罪不至死,只要她活着,钟小姐便不会有轻生的念头。”

    古场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这混小子,净说些胡话!吕氏自己都承认杀人了,什么叫罪不至死?眼下证据确凿,若不秉公处理,岂不徇私枉法落人口舌?”

    方才儿子的一番推理,让他激动地心血澎湃,自豪不已,怎地转眼间,又变得傻里傻气了起来。

    臻蓓摇头道:“吕氏害悟善大师自残不假,但这些伤不足以使他毙命,最后,真正了结了悟善大师性命的,是大师自己!”

    “你说悟善大师是自杀身亡?”几人齐声惊呼道。

    就连抱头痛哭的主仆二人,也止了哭声,错愕看了过来。

    臻蓓慢条斯理解释道:“对极!这是我曾在案发现场,发现悬挂转移佛像的,是一截缠绕着丝线的竹丁。它被随意插在墙缝之中,上面犹带着浓重的彩墨味道,应是有人在案发当夜留下的无疑。且此物绝不可能是,目不识丁的王顺和吕婆婆会随身携带的东西!

    我曾听人说过,为追求色彩的张弛,当下很多人会在作画时,借住一些外物辅助。其中这纤细易清洗的松香脂线,便是其中之一!而梅中院里,恰好有那么一位以绘画为生的人!”

    “你是说张书生当晚也去过案发现场!”贺招远失声道。

    他神色大变,高挑的弯眉,用扩大数倍生生变成了杏仁形的丹凤眼,震惊地看着臻蓓。

    向来自负取证时查无遗漏的他,竟然大意忽略掉这么重要的线索!

    臻蓓沉声道:“张书生已经交代过了,他是在吕婆婆离开以后,悟善大师流血过多休克之时,恰巧闯进厢房里的!”

    原来,这张书生垂涎钟妍妍美貌已久,那晚,他自遥望阁作画归来时,途经钟小姐门前,见门虚掩着没有关。

    透过门缝借着月光,能清楚看清房中情景,长椅上空无一人,唯有钟小姐在塌上睡得正沉。

    张书生一时色心大起,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不待他接近软榻,只听院中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张书生以为是吕婆婆入厕归来,慌恐逃走之中,额头被立于房门旁的那盆霸王鞭刺伤,他忍着疼痛,夺门而逃。

    此时,吕婆婆因惩罚了悟善大师,在梅林焚香告慰夫人之后,正从对面行来。

    张书生眼尖,在她发现之前,闪身藏进一间无人居住的厢房中。

    直到等吕婆婆走远,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心情一放松,他登时觉察到不对劲地地方,这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看清地上倒在血泊里的悟善大师,他几近昏厥过去。

    张书生年幼时曾当过药童,略微知晓一些医术,等心神定了些,他凑前检查了一下悟善大师的伤口。

    虽伤口颇多,但均未伤及命脉,生命一时半会不会受到威胁!

    张书生因屡次偷登寺院禁区,在当日被院中和尚下了最后通牒,让其立马搬离灵水寺。

    也正是如此,在傍晚时分,张书生才会去其房中,哭求着让他再给自己一次改过机会,最后却被悟善大师断然拒绝了,张书生因此记恨上了他。

    从眼前场景来看,定然是这老和尚不近人情竖敌太多,引得仇人找上门了!

    见悟善大师生命垂危,张生非但没有喊人搭救,反在心中咒骂其一番,只盼着他最好就此死去!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一时兴起,决意多设一些障眼法,帮这位敢于刺伤恶僧的“盟友”一把。

    想起回来路上,听两个守夜的小和尚说什么听到了梵音,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他把房中那幅佛像画取下,略一思考,自怀中掏出一截木丁,随意寻了处裂缝塞进去,再把佛像往上面一挂。

    “大师啊,大师,你就随着佛祖安心西去罢!”

    做完这些,张生拍拍手得意洋洋地回房睡觉了!

    次日,官府的人来了,听闻大家均言,悟善大师是自毁躯体得道升天了,还让他暗笑了好一阵子。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