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其他小说 > 玄清记 > 第454章 重逢亦是初遇 完

第454章 重逢亦是初遇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混沌之末,上古伊始,天地不分万众之界,仙,魔,佛同立沧古之巅。

    魔族有一至宝,乃九砻昱鉴,有开天辟地之威,毁灭万物之能,仙佛二主同来求借,仙主用齐开辟一千八百大界,六千界;

    佛主用其开辟一千二百浮屠大界,三千界。

    九砻昱鉴归至魔主手中,魔主见万界同立,杂乱不堪,是以将沧古之巅一分为二,顶左向上炼成天,唤作大苍,踏右向下炼成地,唤作大嶙,并将万界分割秩序,按照大轻重排列。

    仙佛二主见大苍之内太过空旷,便创造了日月风云,霞光霓彩,并居住在此;魔主见大嶙荒凉无人管理,便创造了无数的魔使,如此,使得苍嶙之间有了一丝生机。

    一日,仙主自大苍中落下,见魔使大多身形庞大,样子模糊而丑陋,心生厌恶,寻到魔主后道:“你所造之物为何如此丑陋”

    魔主道:“苍嶙之间,当有生机现,可九砻昱鉴法力已尽,是以,本主只能依照自己相貌所化”

    仙主笑道:“原来如此,可看本仙尊所化之灵,如何?”仙主言罢,翻掌而立,显出一赤身之灵,身长不过拇指般大,上身短下身长,有头颈四肢,赤身裸体,分阴阳双交之别。

    魔主叹道:“美则美矣,只是太过弱,如何治理这万界”

    “此灵名唤人,祭奠曾经的沧古之巅,他们虽然身形微笑,却被赋予了本仙尊的法力,颇有慧根,命其去建设万界,开荒破始,自由一番美妙”

    “如此正好,那尼迦耶可有意见?”魔主问道。

    “万界自有你我等三主的功劳,如此分而治之,不若这样,万界同分,我与尼迦耶同以人为创界之主宰,而你,便用魔使”仙尊道。

    “善好”魔等三主皆同意见,平分万界,仙尊缔造九层天界,凡界,鬼界,六道界;尼迦耶缔造西方界,普罗界,婆娑界,阿修罗界;魔主缔造地伦魔界,释戮界,幽冥界,万界互通灵门,三主誓称永不隔阂。

    不料,万界之内,人族太过弱,魔使形巨,多残暴,久而久之,万界均衡之势便倒向魔主一方,魔使渐现恶性,常一人族为食,杀戮大开,仙佛二尊心生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暗自传授法圣道果,以加强人族的生存之能。

    渐渐,人族开始强大,他们虽然矮,但却精通术法,团结一致反扑好无智慧的魔族,直到一日,一界稍有慧根的魔使告到了魔主那里,魔主才发觉,自己所统辖的魔界已所剩无几,心中震怒,寻到了仙魔二尊。

    三主大战在苍嶙之间,魔主因复原九砻昱鉴之威耗尽必生法力,被二主击败,杀死在大苍之端,怒怨之息转入万界之内,化成混沌魔息,衍人堕魔,一时间,万界之内,人不成人,魔不成魔。

    仙,佛二主见此,心中焦急,恐万界皆沦为魔主之统,故,离开大苍之巅,暂弃仙佛圣体,魂魄化入万界之中,附与人身,传授天道术法,用以抗魔。

    如此,过了亿万年,九砻昱鉴复原,自知魔主被杀,怨怒复生,趁其二主下界之际,毁去其圣体之身,堕下凡尘,寻找魔主之魂。

    祝艺菲轻轻睁开双眼,一瞬间所有记忆恢复如初,是她,可又不是她,魔主已死,魂化太虚,而她的真身竟是那开天辟地的九砻昱鉴,如此,魔主之残魂被吸纳入体,方才有了如此一幕。

    西陵墨和东皇霸天跪在云中,心中之震撼不言而喻,原来,她竟是魔界千方百计想要复生的魔主,地伦魔界内的至尊。

    “菲儿”紫阳抬起头喃喃唤道,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掀起一股酸涩。

    “仙尊,许久不见,别来无恙”祝艺菲一身白衣刹那染红,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的飘荡在混沌魔息之中,巴掌大的脸,苍白的毫无血色,额间那朵昙花鲜艳若点血而描,十分艳丽邪肆。

    “你在说什么,菲儿,快控制住自己,你是仙,若是堕了魔会遭天罚”紫阳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拉住那如梦似幻般的女子。

    “想不到过了这么久,世事无常,面目皆非,当年你与尼迦耶联手除掉魔主,却不成想,自己也会有堕入万界中的一日,我不是你的菲儿,我是九砻昱鉴”祝艺菲淡淡说道。

    “他失去记忆了,不会想起来了”天外突然传来一声叹息,一道火莲倏然飞来,落在她的面前,其上端坐一红发邪僧,正是那渡化十二魔燮,收归西方界的和尚尼迦耶。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趁此机会给魔主报仇呢?”

    “九砻昱鉴,我们三若是再次打起来,这万界都要毁于一旦,百亿年了,当初可是透支了你所有的生命方才创造出的万界,你如何舍得?”尼迦耶一副慈悲之相道。

    “确实舍不得,魔主将我皆给你二主开创万界之境,这也是她最大的一个错误”祝艺菲低下头望着脚下的西陵墨和东皇霸天突然笑道;“你们两个魔也敢吞噬魔主的力量,真是好大的胆子”

    “请魔主饶命,我们,我们只是想给魔主报仇,上古时仙魔大战,魔界之主被仙神所杀,这许多年来,我们群龙无首,实在是需要强大的法力”西陵墨没有言语,东皇霸天却急忙辩解道。

    “罢了,若不是你们,我也不可能复生,今日,你们二人将九重天杀了个干净,也算是解了些仇怨,至此,与我回走吧”祝艺菲长叹一声,幽幽说道。

    “菲儿,你要去哪里”紫阳挣开狐老祖的束缚,飞身上前,拉住她的袖子,眸中隐隐显出一丝泪光。

    祝艺菲知道,有那么几世,她与他曾是这万界之中独一无二的侠侣,度过许多欢愉的岁月,也许,他只是后悔当年失手杀了魔主,想要与她弥补罢了,这自然也是她今日不想动手的原因。

    “去我该去的地方”祝艺菲淡淡一笑,翻掌而立,显出数朵墨色的昙花,飞升而上,将天界的塌陷之处尽数补上,而后淡淡道:“九重天毁,万界浩劫之中,我会带着魔族回地伦之内,从此,仙魔佛三界休止干戈”

    话音渐渐淡去,祝艺菲长袖一挥,所有的魔族顷刻间消失无踪,九重天上霞光万丈,彩雾弥漫,只是一片片废墟,依旧颓败不堪。

    万年时光,转瞬即逝。

    天界恢复了以往的生机勃勃,众仙林立,星斗顺行,紫阳登基成了九天帝尊,其余四帝也陆续飞升,仰占天枢,万界也恢复了以往的秩序。

    这一夜,玉飞宫外星斗之光交相辉映,落在紫阳的脸上,狐老祖端着酒壶,看着他郁郁寡欢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若是想她,为何不去找她?”

    “茫茫世间,我要去何处寻,况且,她走的干净利落,也没有丝毫恋恋不舍,我又以什么名义去寻呢?”紫阳叹息道。

    “老祖我可听尼迦耶圣主说,魔主去凡间转世游玩了,魔界现在被治理的井井有条,她也很放心”狐老祖饮了一口酒笑道。

    “她要去凡间直接去便是,为何还要走六道转世?”紫阳心念微动,问道。

    “她是九砻昱鉴之身,随便下凡,那凡间岂能承受住她降落时的威压?届时不毁的一塌糊涂才怪。

    说起来,她也不算孤独,那条大黑蛇,啊,不,大黑龙始终陪着她,帝尊,您可不知道,那条大黑龙竟是古龙之主,先前的品相实则是砻身,古龙族见到它都要叩拜稽首,避让三丈之外,

    那丫头跟我说,当年,还以为自己不龙身而耿耿于怀,就连她自己都以为自己化错了灵,哈哈哈,笑死老儿我了”狐老祖有些醉意上头,喋喋不休起来。

    “她跟你说?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紫阳眉目大开,转身来到狐老祖身前,抓住他的肩膀问道。

    “呃,就是下凡之前啊?”狐老祖言罢急忙摇摇头,继续道:“不对,好像就是前日”

    “她去了哪界凡间,我去找她”紫阳言罢,急匆匆向外行去。

    “帝尊,你这样可不行,你若是这样下来风云台,那凡间也得崩毁,生灵涂炭”狐老祖一把拉住他的袖子,酒也醒了大半。

    “那,我就走六道”

    “你一界九重天的帝尊,走六道下凡?只能出生在皇亲贵族之家,怕是也不好见她,况且,要忘掉所有,万一迷失了,这一世岂不是浪费了?”狐老祖笑呵呵的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啊”紫阳有些急了,不知为何,先前那些失落绝望突然通通消失。

    “找个替身就好了”狐老祖言罢,将腰间的酒葫芦拿出,随手一变,化作一清秀的男子,他便笑道“你将自己的法力抽去九层后,附在这酒壶上,就可以了”

    紫阳苦笑了声,一甩袖子,嫌弃的道:“本尊还是去六道吧”

    苍天白日,万里山河青葱翠玉,壁立千仞之间,一条河蜿蜒而下,祝艺菲坐在河边的草地之上,闲来垂钓,昏昏欲睡。

    不远处,一个身着红肚兜的孩,仰面躺在碧绿的草地上,看着不远处那道左摇右晃的身影,对着身边的男子道:“鹿骞大仙,咱们魔主是不是有病,放着那么尊贵的位置不坐,跑到这里来钓鱼,鱼有什么好钓的,本爷一个巴掌下去,就死一片,实在无聊”

    “你啊,不懂了吧,这叫情趣”鹿骞眯着眼打着盹敷衍道。

    “咱们从天界,到魔界,打来打去的,多有情趣,自从上次过后,爷我的戮魔戟都要生锈了,宫殿之中,看着就十分厌恶”章耀叹了口气,无奈道。

    “好了,魔界尊主给你钓鱼池,还这么多废话,带着就好了”沵颜含着草棍,含糊不清的道。

    “哎,爷,我不好,那有个人”章耀正坐起身来,只见高崖之上,正有一青衣男子步步后退,一道巨大的蟒蛇张口吐信,獠牙暴涨,正缓缓逼近。

    青衣男子已经到了悬崖边,他似乎被逼的没有办法,拾起一块石头朝着蟒蛇打去。

    “真是蠢”章耀嗤笑一声,继续躺下,没有搭理。

    悬崖之上,蟒蛇轻松避开,迅速探头袭击,青衣男子躲闪之间,足下一滑,自高上衰落。

    一道红影飞升而上,瞬间将青衣男子接在怀中,四目相对,心神骤颤,竟有似曾相识之感。

    二人双双落地,青衣男子面色羞红,对着红衣女子道:“多谢娘子相救”

    祝艺菲皱了皱眉道:“不要乱说话,我怎么就成了你娘子”

    青衣男子展开灿烂的笑颜,从袖中拿出一只金色的铃铛递上去笑道:“一个老头告诉我,若是有一天被红衣女子所救,将这只金铃送出,并要娶她为妻”

    祝艺菲接过那金玲,微微一笑,清风吹落了河岸边的柳絮,落在她如蝶翅般的长睫上,不舍不弃。

    青衣男子情不自禁抬手将那柳絮摘去,指若丹青之笔,转瞬画出一暖春光色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