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图书馆 > 历史军事 > 三国技能系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防我攻(五)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防我攻(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图书馆(www.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却说黄忠夺了长安城西门,回身引领众将,招起大军,杀入城中。

    李儒得知魏续兵败,三军溃乱,长安易主已成定局,径直招引亲信手下,自望东面逃去。

    秦帆领起大队军马,分开五路,杀入城中,争捉敌将。不想早已不见李儒踪迹,亦不见传国玉玺的影子。秦帆只得大纵军将,全城搜寻。

    将及天明,诸将都回。

    秦帆传令教生擒活捉之众或斩首寻获者,各自献功。

    黄忠献张辽;庄夏献臧霸;吕蒙献魏续;徐荣献吕布家眷;庞统献张辽臧霸等将家眷……

    典韦献成廉首级,其余诸将献裨将中郎将校尉等首级,不计其数。

    又有斥候上报,李儒带三百余兵丁往商县方向逃窜,郝萌引七百骑兵向郑县奔去。

    郭嘉留镇眉县,不在城中。秦帆心系传国玉玺,见诸将皆未寻到,急忙找来贾诩,商议对策。

    “文和(贾诩表字),我欲令黄忠徐荣各引骑兵前去追寻,可否?”

    “主公,是担心传国玉玺落入他人之手?”贾诩试探着问道。

    “正是,切不能落入袁绍手中。”

    贾诩点头,道:“主公是担心晋国势大,非鲁(曹操)蜀(秦帆)二国可抗衡?”

    “袁绍四世三公,新近又剿灭朔方侯李傕,击败蓟国公孙瓒,风头一时无二。若此时再得传国玉玺,只怕威望日隆,各方归附,北方再无势力匹敌。至于让曹操得到,嘿嘿,正好加深袁绍忌惮之心,令二虎相斗。至于袁术刘表之辈,不足惧也。”

    “那么,主公且放心。诩担保传国玉玺不会落入袁绍手中。”

    “文和,何以如此肯定。”

    “因为诩料定,传国玉玺在吕布手中,而非李儒郝萌之辈手里。”贾诩微微一笑,接着道,“而吕布,决不会投降袁绍!”

    “好!”

    秦帆深信不疑,因为这贾诩从来少作承诺,而他一旦承诺过的事情,必然会实现。

    贾诩又道:“主公,诩还是那句话。建议主公‘引而不发’。”

    引而不发?

    贾诩三番两次建议自己引而不发。难道自己很高调么?

    秦帆仔细回想,确实是。先是伐蜀灭刘焉,又北征讨吕布,同时分兵袭扰荆州交州,还念念不忘雍凉二州。

    此时在西部,自己势力最大,自然是想打谁打谁,四处开战又何妨。可将周边诸侯逼得急了,联合起来起兵进犯,到时后悔可就晚了。

    贾诩这是建议自己闷声发大财。

    “多谢文和提醒,帆受教了。”秦帆起身,朝着贾诩郑重一拜,又想起前世朱重八起家壮大的诀窍,有心借用,先抛出来听听毒士的意见。

    “帆思得九字,欲作为蜀国今后数年方略,先请文和品鉴。”

    贾诩正色道:“请主公言之。”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啊?”贾诩一怔,不可思议的望着秦帆,似乎是不相信这会儿秦帆独自想出的战略规划。不过,为君上者,善断则可,出谋划策自有谋士代劳。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贾诩再一次逐字品味,又沉思半响,终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主公的想法是,近几年,巩固地盘防守,储备充足的粮草,不先出头称王,避开群雄的矛头,蓄积力量,后发制人,争霸天下。诩深以为然,却认为此刻不宜,还应一鼓作气拿下——”

    “潼关!”

    “正是!”贾诩介绍道,“自秦以来,有几处兵家必争的险关要隘。分别是,“潼关固则全秦固”的潼关,“四州水陆中枢地”的襄阳,“南国重镇北门锁钥”的徐州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汉中。”

    “主公已有襄阳,进可俯视中原,退可自保三巴;又有汉中,进可作攻雍司的跳板,退可为据守巴蜀的屏障。唯缺潼关。”

    “潼关,是雒阳长安间的重要关口,北濒黄河,南倚华山,既是出入关中平原的通道,又是长安东面的屏障,还控制着陕晋之间最重要的黄河渡口---风陵渡,可谓潼关固则全秦固。”

    “主公若想‘高筑墙’,成就故秦之势,非有此关不可。此时,关中郧军四散,主力受制于雒阳,正是全取京兆尹左冯翊的大好时机。主公,切莫迟疑——”

    “文和之言甚善。”秦帆赞叹一声,朝着侍立一旁的卢毓吩咐,“传令——”

    “令黄忠严洪领兵一万全取左冯翊。”

    “令庄夏方杰领兵一万全取京兆尹。”

    “令徐荣吕蒙黄叙领兵二万直取潼关。”

    “令魏延总督陇县陈仓眉县等地,庞统出任参军,换回郭嘉。”

    “传令蜀中,调派精干文武官吏往司州任职。”

    “各处奉令即行,延误军机者——斩!”

    “文和,可愿与我比试一番。”秦帆下令完,又饶有兴致的要和贾诩比试。

    贾诩心知肚明秦帆所指,却不点破,问道:“请主公明言,如何比试。”

    “现有张辽臧霸魏续三将,你我各择其一,看谁先劝降成功。”

    “也好。只是主公作何赌注呢?”

    “先生长子贾穆,吏部多次推荐为官,似闻是文和推辞不就。帆若侥幸赢了,便让他出仕,如何?”

    贾诩对长子贾穆知之颇深,学识才干是有,可这心性性格,说得好听些是为人直率热忱,难听点就是没城府没心机。故而,自己一直推辞,只让他在家管理秦帆赏赐的庄园田地。

    没想到,秦帆这个时候又亲自重新提起此事,这次是无法再推脱了,贾诩只得点头答应。

    “若是帆输了……”秦帆停顿了一下,又问道,“便许文和一事。只要文和说得出,帆能办得到,定然满足!”

    秦帆知道以贾诩“低调自保”的个性,绝对不会求官求财,就是猜不到这毒士究竟会要求什么。

    贾诩沉吟一阵,终是开口,道:“志才(戏忠表字)继子吕蒙,亦是诩之弟子,现已年方十六,正是婚嫁之龄。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当为此劳心。听闻赵大将军妻妹温婉贤淑,愿替子明(吕蒙表字)求之,望主公允准。”

    这贾诩,也真是会挑。既避开重臣大将之女,减结党串联嫌疑,又不至于普通之家,失掉身份不被允许。

    蜀国还真没比赵大妻妹更适合的了。

    赵大娶妻是秦帆受封梁州牧之时,娶的是沔阳令长女。家世官爵等皆恰如其分。

    这沔阳令出身汉中末等士族,原为安阳县丞,秦帆诛杀苏固后,经考察认可,迁沔阳令。膝下仅有二女,视若珍宝。女年方十四,待字闺中,正是吕蒙良配。

    再者,又有了吕蒙和赵家(赵大)这层关系,贾家(贾诩)在蜀国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好,就依文和之言。”秦帆想透这些关节,自然无所不允。

    “多谢主公!”贾诩行礼致谢,又道,“主公若将魏续及其家眷与诩,诩可选这‘臧霸’。”

    臧霸?这贾诩是故意让着自己吧。不过,既然他如此有把握,自己也乐得如此,反正自己有把握招降张辽。

    至于臧霸魏续,秦帆有些猜到贾诩的劝降方法。不过,这两人相比,可谓野狗与良驹,如何取舍自然毋庸置疑。

    “好,由文和全权处置。”

    “如此,诩即刻行事。”

    “山君(典韦表字)带张辽前来。”秦帆收回心思,专心劝降张辽之事。

    “诺!”

    ******************************

    大厅。

    五花大绑地张辽被人押进大厅,秦帆亲自上前替其松绑,并连连向张辽致歉道:“张辽将军,将士们多有得罪。帆在这里替他们向将军赔罪了。”

    张辽心中难免感慨。低头汗颜道:“败军之将。何敢当蜀公如此厚礼相待?”

    秦帆也不矫情,直接就进入主题道:“帆甚爱将军之才。将军可愿随我一道荡平乱世,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张辽目露复杂之色,低声道:“末将愿降。只是有一桩心事未了。”

    秦帆道:“愿闻。”

    张辽道:“奉先将军待末将甚厚,今其家眷俱在长安。末将恳请蜀公送还家眷,也算末将还奉先一个人情。若蜀公见允。从此末将自当倾心追随。”

    “我允了!”秦帆欣然道,“少顷,置酒宴为文远(张辽表字)洗尘,明日便由魏续护送吕布家眷前往雒阳——”

    “多谢!”张辽心里也明白,秦帆这是让魏续见证自己投降事实,可想到扶风以来的境遇,还有现在郧国的处境,除此之外,别无良方啊。

    ******************************

    翌日。

    某处宅院,贾诩一人走了进去。

    “先生好胆!”臧霸作色道,“一文弱书生,竟敢独自登门。莫以为我没有兵器,便无所作为么?”

    “哈哈哈……”贾诩长笑道。“吕布弑君杀父,宣告(臧霸表字)也要步其后尘?”

    “啊……”臧霸浓眉轻蹙,一时语塞。

    贾诩道:“在下有一言。不知将军愿不愿听?”

    臧霸道:“洗耳恭听。”

    贾诩道:“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将军智勇兼备世所罕有,奈何屈身事贼助纣为虐?”

    臧霸喟然长叹道:“吾岂不知吕布为人,本欲弃之而去,奈何来遇明主。”

    贾诩道:“将军何不顺势归顺蜀公?”

    “秦帆?”臧霸不以为然道,“擅杀宗室,与吕布何异?”

    “将军此言差矣。”贾诩正了正衣冠,肃容道。“蜀公上忧朝廷下忧黎民,实乃大仁大义之士,胜过沽名钓誉之辈百倍。今闻将军武勇,不忍加害,特谴在下诚心相邀。”

    臧霸默然,半晌才说道:“昨夜军中欢宴,可是因为文远(张辽表字)?”

    贾诩道:“文远将军弃暗投明,蜀公以为偏将军,独掌一军,劳军三日庆贺。”

    臧霸不信,道:“文远绝非贪生怕死之人,定是你等使用手段逼迫。”

    “主公承诺送还吕布家眷,除此之外,别无逼迫。”贾诩微微一笑,又道,“且由魏续将军一路护送。魏续将军答应转告吕布,‘送还一事即作断恩之界,从此陌路天涯,生死各安天命。’魏续亲见文远归顺,焉能不信宣高还会固执。”

    “你……”臧霸气急,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贾诩肃容道:“诩言尽于此,将军意下如何?”

    臧霸沉思半晌,始喟然长叹道:“先生高才。愿降。”

    “如此,你我一起面见主公!”

    “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图书馆(m.tushuguan.cc),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